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九十九章 不负

第九十九章 不负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那人气都不喘地吩咐完一溜,诸人纷纷应了离去。那人也没闲着,从厢房里翻出瓷盆,盛了清水,浸湿了苎布帕子给辛夷敷额头上。

    他动作很轻柔,仿佛榻上是价值连城的珠宝,他连拎水的手都贴近水面,让那声音再小些,不要闹到她丝毫。

    辛夷觉得元气慢慢顺了,四肢的知觉也在恢复。可周身却烫得厉害,明明耳畔是浸凉的秋风,却仿佛整个人泡在火炉里,简直是冰火两重天,折磨得她浑身微微发抖起来。

    “没事了。我在这里。”榻旁的那个人温柔言语,好似泉水边的拂过的风儿,让辛夷在梦里坠入了更深的梦里,他似乎犹豫了会儿,便轻轻执起辛夷的手,贴近脸颊,再次温柔低语:“卿卿,有我在,有我。”

    然而辛夷的情况却并没有好转,豆大的冷汗从她额头刷刷滚落,她嘴里低低梦呓,却是不明所以的“不要上花轿……埋伏……不要上轿……”。

    榻边的那人眉头猛蹙,女子这是烧糊涂了。

    宗祠厢房陈旧,只能找到一条苎布帕敷额,而女子的浑身都烫得像要冒出白气儿了。影卫说不准什么回来,但病情眼瞧着就要以一刻千里的速度恶化下去。

    那人看了看屋外凛冽的秋风,又看了看榻上的女子,似乎想打了什么法子,却令他的耳根有片刻的红了。

    他捏了捏辛夷的小手,凑近她的耳畔低语:“卿卿,只是君子之礼,权宜之计,我断不会生有他念。你不用担心。有我在。”

    他不停地重复着最后三个字,只善对弈天下,筹谋算计的他,实在是说不出太多风流灵巧的话儿。

    他不会口吐莲花,也不懂女儿心思,他只能用这种笨拙的方式,一遍遍告诉榻上的辛夷:他在这里。生死相依。

    那人心下一横,终于起身脱掉了自己的外衫,然后走到了院子里,径直坐在房檐下的青石板上。

    深秋十月,西风萧萧。尤其是刚下过场雨,院子里都凝起了白霜,出口呼白气,天寒地冻清气肃。那人脱光了上衣,就赤*裸着线条完美而没有一丝赘*肉的上身,直当当的坐在深夜的秋风里。

    凛冽的秋风刮得他的脸色瞬间苍白,四周无孔不入的寒气侵得他齿关咯咯响,那赤*裸的上身顷刻就没了一丝血色,连隐隐见得的血管都全部发青。

    一刻,两刻,三刻,半个时辰……

    秋风里的那人儿,俊容已是骇人的青白色,上身甚至凝了层冻霜,他双目紧闭,齿关死咬,若不是他鼻端若有若无的白气,瞧着几乎成了个冰雕。

    他脸上并没什么表情,放佛尊入定的仙界神祗,凡世间刻骨的寒冷并不在意。可在听到屋内传来轻微的动静时,只是那么一丝儿几乎可以听岔的动静,他却瞬时睁开了双眸,带了些慌乱地起身进屋。

    “卿卿!”他担忧得甚至还没走进榻边,就失声叫出来,可旋即发现只是女子踢翻了被子,他才长长松了口气,又开始自责方才唤她,终究声音闹了点,扰了她的安眠。

    他探头瞧了眼屋外,确定没人,又再次确认窗扇都关好,这才挂着脸上可疑的尴尬,走到榻边倚着壁,轻轻地将女子上身扶起,揽入了自己怀里。

    他的动作很轻柔,细心的掖好了每个被角,甚至他的身子弯成了个特别的弧度,一动不动都开始肌肉僵硬,只为了怀中的女子可以躺得很舒服,而他肌肤上积蓄的寒气,一碰到女子滚烫的身躯,就放佛是把一个火炉被埋在了雪地里。

    半晌后,那人探了探辛夷额头,眸底划过抹微喜。他将女子放下,又起身走到屋外,坐到檐下青石板上,赤*裸着上身,让秋风寒气将他浑身再次冻成块冰雕,然后又回屋来,将辛夷搂在怀里。(注1)

    如此反复,那人不知疲倦,不知寒冷,放佛只要心上偎着个人,再是寒冬腊月,心底儿也是滚烫的。只要怀中的那个人儿安好,冽冽西风也都化为了唇畔温柔缱缱。

    辛夷渐渐恢复了意识,眼皮子却还是沉重。她能感觉到自己被搂在个坚实的怀抱里,有舒服的丝丝凉意,更有那皮肤下滚烫的心跳。

    她无比心安。

    哪怕有病痛的折磨,哪怕都无法睁眼看清他的面容,她也觉得莫名的心安。放佛只要他在这里,九州纷纭,天下倾覆,都能化为一场岁月温柔。

    她依稀听得他在耳边的呢喃“卿卿”,一声一声,唤不厌,听不厌。

    她心里了然他是谁,从伊始他的气息,他衫子上好闻的沉香,他携带进来的帘卷西风,有关他的一切,她就知道,是她心里所愿在此刻出现的他。

    她那么感谢上苍。老天爷待她不薄。得郎君许卿卿,定不负余生静好。

    当榻边的男子感到怀中的辛夷,似是下意识又似是有意的,往他怀里蹭了蹭,男子的眸色兀加深,然而这样的温情却被一声禀报瞬间打破——

    “公子,属下复命……公子?”

    影卫们不知从何处刷刷地冒出来,正要恭敬地跪拜复命,却被眼前一幕吓掉了魂。

    他们敬若天神,尊贵无双的公子,竟然赤*裸着上身,将榻上的女子搂在坏。最关键的是,他脸如金纸,嘴唇发乌,上身肌肤已出现了紫色的冻伤痕印。

    “公子您受伤了!”影卫们都变了脸色。他们那般强大的公子,千军万马也伤不到他一丝儿衣角。如今却为了一介女子,弄成这般狼狈模样。

    “火塘生起来,药煎好,被子拿过来,影十九给她换衣服。”男子丝毫没理会影卫的惊吓,说出的每个字都关乎于她。

    “可是,公子您?”影卫们还没缓过神来,男子却自顾披衣而起,细细确认了药的无误,还捏了捏被子是否厚实,这才推门而去。

    半晌后,影十九禀报男子进屋。当看到榻上辛夷渐渐恢复红润的小脸,因为病痛而蜷缩成团的身躯也渐渐舒展开,男子的眉眼愈发温软。

    他坐到榻边,扶起辛夷依在他怀里,右手一伸,立马有影卫递上了还冒着热气的药碗。

    男子毫不犹豫地自己尝了口,眉间蓦地腾起股寒意:“怎的这般苦?”

    注释

    1.以身熨暖:取自《世说新语·惑溺》:“荀奉倩与妇至笃。冬月妇病热,乃出中庭自取冷,还以身熨之。妇亡,奉倩后少时亦卒。”也就是甄嬛传里面允礼为嬛嬛做的。实在是太爱这个典故,所以再次借用。大爱!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