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九十六章 告密

第九十六章 告密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卢锦忽地抬头逼视秋三娘。哪怕她是跪着,眸底也有世家独有的威严和高贵。

    “秋三娘,你一个窑姐儿踏入我卢府的门,此一罪;屡次对本姑娘出言不逊,此二罪;最重要的是,你得知了我和辛栢公子的事,此三罪。三罪条条当诛,你以为事成之后,你能活着走出卢府?”

    卢锦话里的杀意几乎凝成实质,没想到,秋三却是笑意愈浓,是那种干净到几乎不真实的笑。

    “奴自然清楚。不过,至少我能临死前到手一大笔赏钱。我女儿的下半辈子就不愁了。”

    “你一个窑姐儿有女儿?”

    “不要太惊讶,卢大姑娘。只怕你们对我的调查也没查出她罢。连她都以为我只是在大户人家做奶妈子,世人又怎会知道她的存在。我劝卢家别妄图杀人灭口,秋三娘的女儿,只是个无忧无虑的豆蔻少女,绝不会和脏东西扯上干系。”

    “好一个秋三娘。大活人都能瞒得这般严实。”

    “不然呢?可惜,你卢锦不是合格的恋人,我秋三娘却是合格的娘亲。”

    秋三娘丢下这句话后,蓦地站起身,对影卫喝道:“把火塘里的火再给奴烧旺些!”

    影卫毫无迟疑地听命。四下的丫鬟却是急得直搓手。可事主儿卢锦却瘫软地坐在地上,脸色恍惚的发着懵。

    火塘里熊熊火苗腾起两尺高,顷刻就将那霞帔烧得渣滓都不剩。

    秋三娘拿过针线包,向施舍喂狗般扔到卢锦面前,巧笑如昔:“我的小姑奶奶,这下你可以绣了罢。”

    卢锦面无表情,像个傀儡样拾起针线,开始绣那鸳鸯蝴蝶双香囊,君子好逑妾心意。

    然而她的手却抖得厉害,指尖屡屡被针扎出血来。她却仿佛没有察觉,没有停歇,近乎机械地一针针刺下。

    鲜血染红了鸳鸯俏,染红了蝴蝶娇,化为一片片嫣红的牡丹,盛开成了最绝望的荼蘼。

    卢锦惘然地抬眸看向窗外,仿佛看见那青衣公子翩翩而来,端的浊世佳姿。

    他对她笑,他唤她的小字,温柔地好似醉了整个天下:“锦儿。”

    那是她曾以为的余生。

    然而,她又好似看见爹爹卢寰从旁走来,将一把剑塞到她手中。

    “虽说卢氏贵,事不躬亲。但爹今日偏要你亲手杀死宋家小子。不然,死的就不是宋家几个人,而是宋家整个九族,包括他那视若珍宝的妹妹,宋金燕。阿锦,爹要你亲手斩断你的情。”

    旋即,视线一晃悠,青衣公子便倒在了血泊中,他临死前只来得及说了句残缺的话“锦儿,你…你好……好……”

    卢锦不想知道后半句,永远也不想。

    她燕尾般的睫毛一扑闪,哪里有青衣公子,哪里有卢寰,只有院子里的红枫被秋风吹得呼啦啦晃,卷起满地金菊落英。

    卢锦忽地觉得眼眶涩得厉害,但偏偏流不出一滴泪。

    她好似早就忘了,该怎么哭了。

    话说这厢,辛夷从罔极寺回府,还没推开府门,就嗅到了异样的气息。

    辛府大门紧闭,连看门小厮也没影。门口的灯笼死气蔫蔫,在秋风中咯吱咯吱晃悠,听得人心惊。

    “难道出事了?”辛夷蹙眉上前,刚想叩门,却仿佛有谁觉察到她的到来,府门被哐当声,直接从里面打开了。

    蕉叶直楞楞地杵在门内,面无表情地道:“老太太命:六姑娘随奴婢去宗祠罢。”

    看到蕉叶而不是绿蝶来迎接自己,辛夷心底已然升起不安,又听得她说“宗祠”,那丝不安愈浓了:“为何是宗祠?若是祖母想见我,难道不该是慈兰堂或荣华轩?”

    “蕉叶只是个婢子,怎会知道主子的打算。六姑娘跟奴婢去便是。”蕉叶冷冷地回了句,转身便走。

    辛夷无奈,只得跟上去。可半晌来到祠堂,看到那乌压压的架势时,她心底那点不安蓦地变为了现实。

    辛岐扶着辛周氏伫立在上首,满脸铁青得骇人。余下各房哥儿姐儿一堆,也是脸阴得如丧考妣。奇怪的是场中没有任何丫鬟小厮,只有辛氏族人。

    而辛菱俏生生立在前首,看向辛夷的眼眸噙着寒电般的冷光。

    辛夷心底蓦地腾起股危机感,然而不待她做出应对,便听得辛岐一声大喝:“跪下!”

    辛岐语若雷霆,带着压抑不住的怒意,炸得辛夷有片刻失神。好像自卢家休妻后,她从没看过辛岐如此震怒。

    “还愣着干什么!你这个混账丫头,平日闯祸也就罢了,如今为何做出这等丢脸的事?”辛周氏也气得连连跺脚,喘气都不太连贯,吓得辛岐连忙给她顺气,带着看辛夷的眼神也愈发冰冷了。

    “紫卿……紫卿何错之有?”辛夷有些发懵,动作却是不慢,规规矩矩地敛裙跪下。

    “六妹妹,你何必再装糊涂?”辛菱盈盈上前来,摆出副遗憾的样子连连叹气,“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和棋公子的私情,哪怕是在冷清无人的后花苑,这老天爷也是瞧得清清楚楚。”

    辛夷心底咯噔一下,瞬时明白了原委。

    十月初一螃蟹宴,她和江离独自离席,在后花苑相会。其中一寸相思千万绪,心有灵犀一点通自不便细说。关键是后来她出苑子时,不偏不倚地就撞见了辛菱。

    当时她就怀疑过,辛菱有没有去后花苑瞧见她和江离独处。

    她百般试探,辛菱虽言辞古怪,但并没有确切的破绽。她只得祈求是自己多心,辛菱并没有抓到什么把柄。

    然而今日看来,辛菱岂止是瞧见了,还从头到尾的瞧全了。

    “孽障!亏你还是我辛岐的女儿,平日也常常教你三从四德,三纲五常,你究竟是被狐狸夺了魂儿还是被什么蒙了心,竟然在已有婚约的情况下,还和棋公子私情不断!”辛岐气得又是连连大喝,一张老脸通红得像猪肝子,“哎哟,气死我了!这个孽畜!”

    四下辛府诸人也响起窃窃议论声,乜眼看辛夷的眼神满是轻蔑,甚至有胆大的直接往地上啐了口,暗骂“妇德不端,丢人现眼,呸!”

    辛菱似乎早就猜到了一切,脸色平静无比的站在上首,居高临下的冷笑:“六妹妹,这事你可抵赖不得。无论谁召你保你,还是谁半路撒个泼,都是逃不得这番惩戒的。不如早些认罪,安心悔过,也好少些折腾。”

    辛菱说得轻描淡写,辛夷却是眉间寒气愈浓。

    这事她竟然是万万抵赖不得,无论她巧舌如簧,还是另出奇招,都只能是通向死路上无用的挣扎。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