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九十四章 密会

第九十四章 密会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卢锦的眉头瞬时蹙起,眸底划过抹厌恶,但只是片刻,她的脸色又恢复了端庄的平静。

    “说我午休未醒,不宜见客。后花苑菊花开得好,你先带秋三娘去赏赏花,品品茶。过半个时辰再带她过来。”

    丫鬟应了离去。过了好些时候,院子里的喧闹才安静下来。而闺房内也瞬时成了一片死寂。

    卢锦默默打量着铁钵,秋风吹得珠帘叮咚,成为房间中唯一的声响。良久,直到火炉里的青冈炭都快烧尽了,卢锦才幽幽开口:“影八,是你从圆尘那儿偷来这钵,所以你倒是第一个见到的人。你且说说,这钵如何?”

    房间内只有卢锦一人,竟不知她在和谁说话。蓦地,鬼魅般的男声从暗处飘来:“影八愚钝,不敢妄言。不过就算是宫中才有的珍宝,谁也没见过,但凭姑娘身为卢家嫡女的见识,猜也能八九不离十。”

    卢锦眼眸微眯,盯着钵的瞳仁有风雪涌动:“天铁。这哪里是普通的铁,而是天铁。辛夷送给圆尘的,是只天铁铸造的钵。”

    影八略微迟疑:“可辛夷只是小官庶女,又如何弄到了这等奇珍?”

    “辛府的嫡长女不是刚被封了才人么。”卢锦轻蔑地一声冷笑,“虽然品阶低了点,但说不定有狐媚子手段,皇上给迷了心,也就赏赐了点呢。”

    “天铁是铸造刀剑,尤其是暗器的珍品。辛夷得去又是何意图?”暗中的影八声音愈发不解了。

    卢锦的眼眸微眯,顿时眉宇间腾起股寒气:“这可是她送给圆尘的。她用不了天铁,不代表圆尘不需要。”

    卢锦没有再说话,影八就算迷糊也不敢再多问。只有卢锦玉指翘着铁钵,有一搭没一搭的清响,声声听得人心惊。

    这是辛夷送给圆尘的。

    而若说辛夷和圆尘有什么交集,那无疑是对卢家,对五姓七望的怨恨。那么辛夷通过宫中为妃的姐姐,以某种手段得来天铁,然后铸造成“铁钵”,掩人耳目,瞒天过海,送给了圆尘用来铸造某种刀剑。

    至于圆尘铸造刀剑干什么,凭高宛岫的杀妹之恨,实在是掰脚趾头也能想得出的理由。

    “小伏龙的手上也会握刀剑,这太不寻常了。”卢锦的眉间愈发紧蹙,“这不寻常还是由辛夷引起的。难道,他们联手了?”

    那暗处的影八耳力劲儿极好,却是听得一笑:“一个落魄僧侣,一个小官庶女,要么谋利,要么谋名,终究是蝇头小利见钱眼开的微贱之人。就算联手,又能折腾起什么大风浪来。若是姑娘愿意,影八半个时辰后就提那厮的人头来见您。”

    卢锦摇摇头,小脸愈发凝重:“你是不知道,这二人的‘特殊’。辛夷本就是颗分不清黑白的棋子,也就意味着她会轻易地为了自己的目的投向任何一方。换句话说,本姑娘甚至不能确定,她送圆尘天铁的举动后,是不是还有幕后者存在。如果是,这件事就太过复杂了。而小伏龙沉寂二十年后,手上也会握上刀剑,超出‘常规’的他,如今更让人忌惮。不可,绝不可轻举妄动……咦?”

    卢锦抚在铁钵上的玉指猛地一滞,指尖下那钵上的金刚经硌得她肌肤微疼。以阴刻、阳刻交织的经文别致无比,典雅有余。

    然而一个个字撞进卢锦眼眸,却激起了细细涟漪。只因那阴刻、阳刻的分布,貌似因循了某种规律。

    “所有阴刻的字句是:须菩提。于意云何。这是金刚经第五品:如理实见分的开篇。复次。须菩提。随说是经。此乃金刚经第十二品:尊重正教分的开篇。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此乃金刚经第三品:大乘正宗分的开篇。而全部采用阴刻。阴刻,阴刻……长安城中貌似有家糕饼铺子,便名‘迎客斋’。”卢锦的指尖倏然攥紧了。

    第五品。代表五日后。

    第十二品。代表第十二个时辰,即亥时。

    第三品。代表第三刻。

    阴刻。代表迎客斋。

    时间:五日后,亥时三刻。地点:迎客斋。梵经慈悲顿时变为了一条密令。一条深夜密会的口信儿。

    卢锦的脸色阴晴不定,半晌,她的眸底划过抹决绝:“影八,通知影卫,我会在五日后,亥时三刻去迎客斋。”

    “是,属下们定会追随姑娘,保姑娘周全……不过,姑娘是去暗查辛夷和圆尘的会面么?”影八揣测道。

    卢锦点点头,唇角勾起抹冷笑:“这二人深夜密会,不知道有什么勾当。本姑娘虽不明觉厉,但先前往暗观,总能有所收获。对了,提醒影卫,彼时不要跟随我太近。小伏龙那般人物,可别让他觉察出什么来。”

    “属下明白。”影八恭敬的应了。

    “本来出了芙蓉园的风波,本姑娘也不打算再留辛夷的命了。如今她和小伏龙联手,却让我不敢轻易动手。生死自有天定,倒也应了这话。影八,取消对辛夷的刺杀计划。”

    “是。”

    “这个钵还回去罢。钵不见的时间久了,圆尘也会觉察出异样的。”卢锦最后盯了钵上的金刚经一眼,就把钵放到了案角。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声音传来,但见得一阵清风拂过,那钵就没了影,旋即闺房内便只听得卢锦一人的呼吸声。

    然而这般的宁静,却瞬时被打破了。

    院子里初时那喧哗的女声又嚷嚷进来“卢锦姑奶奶,奴家给您请安来了!您午休可起了?奴家来瞧您了!”随后,还有丫鬟小厮们阻拦的拉扯声。

    卢锦的眉心猛地一蹙,瞬息又归于平静,她下意识的瞧了眼暗处,确认空空如也,便略微提高了音调:“请秋三娘进来。”

    “我的小姑奶奶,那院子里的金菊虽然好看,却比不上您半分。奴家又是个粗人,不懂赏菊此等风雅,菊花看得我眼花,还不如来瞧姑奶奶您呐!”房门被推开,一位美妇扭着水蛇腰走进来,带进来满屋的脂粉香。

    来人将近三十岁,却保养良好,风韵犹存,玉貌妖娆花解语。头上梳着黑油油的蝉翼鬏髻,斜簪朵碗大的堆纱红牡丹,花蕊中垂下三寸长的珍珠串儿。香袋儿身边低挂,红纱膝裤扣莺花,可谓是通身风流走,从头到脚媚态暗含。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