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九十二章 因果

第九十二章 因果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是么?”辛夷紧紧盯着圆尘,似笑非笑,“我是不清楚你们之间感情到底如何。只是听她的描述,你当是待她极好的,不然也值不得她用十六年换一声哥哥。然而,人心险恶,黑白难分,她又是那般心思干净的人,保不成她看错人,付错情。如果真是那样,我真为她不值,也为主持不堪。”

    圆尘的笑意愈发清淡,浑然一个没有丝毫破绽的活菩萨:“女施主这话就着相了。世间情缘,贪嗔痴三毒俱全,比那刀山火海,还要害人害己几分。贫僧劝女施主先保全自身,哪里还有闲心来普渡众生。”

    辛夷眸色一闪。圆尘这话说得很是古怪。

    前半句倒像是高僧劝诫信众常见的,无非是世事如烟云,恩怨皆成空。然而后半句却透出丝丝凉意,好似暗中的刀剑不动声色的露出了锋芒。

    “奴家一介俗人,可听不大懂主持的偈子。主持不妨把话说清楚些。若是因会错意惹起什么麻烦,可就平白冤枉了。”辛夷语调平和如昔,然而瞳仁却灼灼地锁定了圆尘。

    圆尘毫不避讳地直视了辛夷片刻,淡淡地笑了:“女施主这话说得,若有麻烦那也是自找的。所谓一阵风来,是风在动还是柳在动,女施主可别糊涂了。”

    “这外边萧萧凄秋的,柳儿都成枯桠子了,又哪里会动呢。主持愈说愈玄乎了。罢了,时辰不早了,奴家就不打扰主持诵经了。告辞。”辛夷毫无迟疑地起身,拂裙,转身就走。

    没想到她的指尖刚触到门拴,背后圆尘的声音幽幽传来:“我二十年前剃度出家,活着的意义就剩下了一个:守护那纸协议。这是我用一生换来的,心甘情愿换来的,所以它就是我的命。无论是时时监督五姓七望遵守,还是提点高家子弟万不可逾越。这就是我活着的全部意义。”

    辛夷的眉间腾起一股凉意。圆尘没有自称“贫僧”,而是“我”,一个对众人太过普通于他却是太不普通的自称。

    辛夷半晌没有回话,也没有回头。她就伫立在门口等待圆尘说下去。因为她拿不准圆尘的意图,所以她不敢贸然出棋。

    “有很多各怀鬼胎的人劝我,甚至我心底也有另一个我在劝我:复仇。对旁人或许太过狂妄,然于我,并不是做不到。但是那样的代价是,我不能保证,整个高家全身而退。毕竟棋局之中,有舍才有得,保一人易,保百人难。”圆尘的声音并没有太大起伏,仿佛在说着旁人的故事,平静到听得人心凉。

    辛夷藏在云袖中的指尖蓦地攥紧了。

    一股危机感涌上心头。而且还是来自“小伏龙”这个太过强大的对手,这让她瞬间决定:既然前途不妙,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生死祸福都有个明白。

    “所以无论卢家如何骄纵,无论高家如何没落,你都保持着沉默,只要那张协议还在。”辛夷开口了。

    “不错。”圆尘似乎轻笑了声,“富贵荣华,快意恩仇,前提是:得活着。所以受点委屈,受点冷落都无妨,只要保证协议有效,我就能保得全族性命。”

    “确实。史册记载:过去二十年,从来没有渤海高氏子弟,因为五姓七望而丢了性命。”辛夷略微回忆了下史籍,带了分感慨地应道。

    “但为什么,你一踏入棋局,就要了她的命呢?”圆尘忽地诡异一笑,“五姓七望说的是:要遵守协议可,但总要付出代价。荒唐!过去二十年,五姓七望从没有这样的说法。你瞧,这又是因为你,而产生的变数。”

    辛夷眼皮子猛跳。

    圆尘话中的她是谁,他和她都清楚,但是都太过不堪再提起这个名字:高宛岫。

    这是她和圆尘的死结。隔了条人命的恩怨,总是太容易扭曲黑白,人心入魔。

    “主持这是什么意思?”辛夷猛地回头,目光如电地刺向圆尘,“五姓七望之所以有那样的交换条件,一来是芙蓉园的风波本就闹得大,五姓七望面子在那儿,总要杀鸡儆猴,好作收场。二来五姓七望,特别是卢家日益势盛,遵守了二十年的协议,只怕也想弃之毁之。”

    圆尘唇角上翘,笑意愈浓,却放佛个披着袈裟的修罗,眸底氤氲开暗沉的戾气,一缕缕将他那秋空般的瞳仁染成了黑色。

    纯粹到让人心悸的黑色。

    “金秋气燥,宜养精蓄气,温和补中。你还是少说两句罢了。”圆尘拿起木鱼,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摆出了送客的姿态,“贫僧不过是提醒女施主八个字:因果轮回,报应不爽。”

    从“我”到“贫僧”,仿佛眨眼间,圆尘又变回了那个温和平静,持重守拙的高僧模样。木鱼声声,余音绕梁,秋风吹了片片红叶入窗来。

    辛夷的指尖攥紧又松开,松开又攥紧,最后松开时,她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平淡无波。

    “回礼已赠,心意已了。民女就不叨扰主持了。告辞。”辛夷很是平常地道了别,便推门而去。

    念佛堂的木门哐当一声微响,秋风趁机窜了进来,卷来满室瑟瑟秋意人心凉。

    圆尘坐在蒲团上良久,他忽地掰开木鱼,里面赫然露出了把匕首。一把刀光凛凛,杀气摄人的匕首。

    但奇怪的是,匕首尖端却是段木头。放佛是做了个记号,等彻底完工时再填充进去。

    “我要宫中的天铁。”圆尘淡淡开口,念佛堂内只有他一人,竟不知他在对何人说。

    半晌,佛堂的屏风后走出道倩影,她饶有兴致地笑道:“这可是你第一次求助本宫。要的还是最适合打造刀剑,尤其是暗器的奇珍:天铁。”

    宋金燕一袭鸦青色镜花绫绣百花百草襦裙,边上镶了圈灰白狐狸毛,衬得她巴掌大的小脸愈发娇柔。她没有挽髻,青丝就随意地拢在肩后,头上一顶玉竹帷帽撩起的白罗中,露出她似笑非笑的杏眸。

    圆尘并没有看她,只顾摆弄着手中半成品的匕首,沉声到:“有,还是没有?”

    宋金燕并没在意圆尘的态度,反而很随意地捞了个蒲团坐下:“天铁虽在民间被奉为奇珍,但在宝物遍地的大明宫,也不过尔尔。我一个正三品的娘娘,吹点枕边风,皇上送还送不赢。”

    圆尘点点头,指尖摩挲着匕首上的木头,呢喃道:“只要拿到天铁,给我半日,这匕首就能打造成功。”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