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八十七章 条件

第八十七章 条件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民女不敢。只是想和殿下谈谈条件。”辛夷俯身一福,垂眸敛目无比温驯,“以搅混不知前途的棋局,来交换殿下的一步棋。这种划算过头的打算,民女断不会狮子大开口。”

    “那你到底意欲如何?”李景霆有些懵了,“你都以搅混棋局威胁本殿了,又说不会拒绝这步棋,这是什么矛盾的理儿?”

    按道理来说,棋子提出威胁的条件,然后逼迫对方放弃这步打算,从而保全自身,全身而退,才是合理又常见的走向。

    “商贾做买卖,讲究的是一分钱一分货。同样,棋局里面谈交易,也是有几斤换几两。不知天高地厚,妄图一劳永逸,都更可能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辛夷语调温软,眉眼平静,好似说着和自己安危无关的闲话,“所以,民女搅混棋局对殿下的威胁不够,不足以换这步棋,但能换几个承诺,民女也是赚到了。”

    李景霆眸色深了深,他刚想说话,辛夷又蓦地打断了他:“借用方才殿下给辛夷的话:殿下,只有一个选择,答应民女。威胁不大但也是威胁,东西送过去,如何送,何时送,甚至是不是民女亲手送,这里面的门道,想来也会让殿下头疼片刻的。提醒殿下一句:在这盘棋里,我辛夷是下棋者,而殿下是棋子。”

    最后一句话虽温声细语,如同春风,却砸得李景霆脸色微变,眸底顿时夜色汹涌。

    眼前的女子眉尖儿似春山迤逦,眼波儿如春水迢迢,顾盼间无一不柔态,噙笑时无一不水秀,难以把这样的她和方才那番话联系在一起。

    如同一枝三春紫玉兰,临风皎皎绰约露含日,然而待赏花走近了才惊觉,那玉兰树后是万丈悬崖。

    水至柔亦至刚,盈盈婀娜的曼陀罗是剧毒,最锋利的不是绝世名剑,而是美人温柔刀。

    李景霆忽地笑了,连他也不明白,自己的唇角为何不受控制的上翘:“只有你好好把钵送给圆尘主持。有和要求,尽管言来。不过,最多三个。多了,本殿也没有这个好脾气。”

    辛夷对李景霆的笑有些莫名其妙,到她也不愿多想,径直开口:“一,此事需保我自身无忧。”

    “可。”

    “二,此事需保我辛氏全族无忧。”

    “可。”

    “三,也是最后一个。”

    辛夷忽地住口,脸色陡然暗下去,微抿的唇显示出她的纠结。

    “尽管说。”李景霆带了份戏谑般的诱惑,“金银财宝,一步登天,哪怕是这盘棋局的走法,本殿都可允你。一个名,一个利,进入这盘天下棋的人,大抵也就这两个缘由了。”

    “金银财宝,一步登天,非辛夷所求。至于棋局的走法,辛夷更喜欢自己提灯前行,不劳殿下操心。”辛夷低低的笑了,春水眸里涟漪轻荡,“最后一个条件:只要民女好好将钵送给了圆尘主持,还请殿下出面,为宛岫正名,风光厚葬。”

    李景霆半晌没缓过神来。

    他满以为辛夷会开出更大的条件,没想到只是厚葬高宛岫。没为自己捞半点好处,反而将恩惠都给了什么也不知道的亡人。

    在俗世民间,这或许是大义感人,但在天下棋局,在这无关风月唯有利益的棋局里,就是太过痴傻了。

    “仅仅是这样?”李景霆加重了仅仅二字,“本殿以皇子名义,允你任意条件。这场棋局凶险万分,步步惊心,你就这么放过一个可能改变你输赢的机会?”

    “是。或许于殿下于他人,心机百般算尽,不过是为了成为棋局最后的赢家。然而于民女,当初踏入棋局不过是被迫保命。时至今日,也只求掌握主动权,得余生静好而已。”辛夷缓缓道,“若还有其他所求,或许只是句问心无愧罢了。”

    辛夷的眉间泅开抹淡淡的凉。她不由地想起高宛岫最后一刻,是不是和她一般的心情。

    用十六年换来的一声“哥哥”,或许只有她自己能回答,“值与不值”这类问题。

    世人的评论,青史的书写,不过是身后事,痴人说梦。

    “无愧?有时候更像作茧自缚,甚至自掘坟墓。漂亮话也就嘴上说说,金银堆在面前,铡刀架在脖子上时,就算有这个心,也是无能为力。”李景霆泛起嘲讽的笑,神色有些复杂。

    “是,虽此路崎岖难至,但此心所向,便负重前行。”辛夷一笑,秋水涟漪,“而且民女还要提醒殿下一句:自紫宸殿召见后,民女已不是简单的棋子,勉强也可算下棋者。就算还很不成熟,还要像今日般为殿下所用,但民女至少已经站在了这个棋局上,殿下最好还是多个心思。”

    辛夷自始自终都语调温和,好似两个友人相携秋游,谈笑风生。漫山红叶映入她眸底,却没有激起一丝波澜。

    宛如再惊天的浪涛,也都化为了春水绕指柔。

    李景霆眸色愈深,递出装铁钵的布包:“三个条件,本殿应了。”

    “民女多谢殿下。”辛夷毫无迟疑地接过,“起风了,估摸又要下雨了。殿下还是早些回去,以免湿了这身玉蟒锦衣。”

    “这身玉蟒锦衣看似华净,却比这秋雨还要脏几分。不过是有些用处,才忍脏穿上,实则本殿时时被熏得厉害。世间事,有舍才有得,对自己不狠的人,焉能成大事?”李景霆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看着辛夷的瞳仁有精光划过,“大变将起。辛姑娘,你选好你的立场了么?”

    “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辛夷眉梢一挑。

    “只是提醒你别忘了:你是我李景霆的棋子。”

    李景霆丢下这句话后,也不看辛夷骤然凉薄的脸色,就悠悠拂袖而去。

    可刚走出几步,李景霆又蓦地驻足,他没有回头,长身玉立于苍山红叶中,肩膀有轻微的颤抖。

    竟不知他是在笑还是在怒,只有听不出喜怒的声音传来。

    “辛姑娘,别忘了,你是我李景霆的……棋子。”

    两句几乎一模一样的话。唯独不同的,是第二句有可疑的停顿。

    放佛棋子两个字是猝然跟上去的,生怕话语有半点不妥,怕旁人察觉到,也怕自己察觉到,那心中的端倪。

    那不知从何时起,悄然萌蘖的端倪。宛如初春雪被下的青苗,放佛一夜之间就冲破雪被,探出了玲珑的芽儿。

    转瞬间,春意萌动,四月芳菲。

    然而辛夷并没察觉到什么异样,只是眸色骤肃:“相同的话,殿下何必说两次。棋子不棋子的,如今但是,明日尚且难断。”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