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八十五章 哥哥

第八十五章 哥哥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高小姐。”辛夷的指尖蓦地刺入了掌心,她恨的不是她,而是自己的无能为力,“东市有间糕点铺,时鲜菓子都是极妙。今年桂花开得好,那铺子必做了桂花糕。给你哥哥捎上些,既合时节,又香肺腑。若能一起品品桂花糕,赏赏十月秋色,岂不美哉?”

    “好呐好呐!谢谢辛姑娘!”高宛岫如同孩子般欢喜地应了,便提着裙摆,转身欲跑进夜色中。

    辛夷却是鬼使神差地,蓦地叫住了她:“宛岫!”

    这是辛夷第一次直呼高宛岫的闺名。她的声音有些发抖,说不上下半句。高宛岫依言驻足,但也没回头。

    辛夷咽下喉咙的酸意,竭力使自己的声音在滂沱秋雨中听得清晰:“芙蓉园的事,我不觉得你做错了。”

    高宛岫的背影凝滞片刻,旋即开始微微颤抖,不知她在哭还是笑。良久,她沙哑得不成样子的声音才幽幽传来——

    “或许只有到这一刻才明白,人活着这辈子呐,有时就是为了那口气。”

    高宛岫言罢便决然离去,伶仃的身影片刻就被夜色吞噬。大雨滂沱,水流如注,只余下了辛夷撑着竹骨伞,独自伫立府口。

    她抬头看向浩瀚的雨幕,秋雨萧瑟携千钧之力,哗啦声向她心坎泻下来,凉透了秋意,凉透了心。

    “得此子,可得天下也。”辛夷长长吁出口气,那些脑海里泛黄的野史逐渐清晰起来。

    渤海高氏有子,五岁能文,七岁能诗,九岁能对天下策。年少才殊,震惊九州。此事惊动了皇帝,召其进宫对策,大为称奇,留下千古流传的一句圣判:“若待此子长成,得此子,可得天下也。”

    后来,连伏龙先生柳禛都动了爱才之心,亲赴高家收其为徒,赞曰:待吾百年之后,此子可继伏龙之名。故此子又得诨号:小伏龙。

    这样的少年,若是平民,仿当年柳禛云游四方可保安宁,若是五姓七望,平步青云封王拜相不在话下。

    但是,此子偏偏出生在个没落世家:渤海高氏。而且还是将来会继承族长的嫡长子。

    匹夫无罪,怀璧有罪。

    于是,此子从高家的荣耀变为了祸害。一个高家根本承受不起的祸害。

    五姓七望曾有提议:让此子断绝高氏,入五姓族谱。然而对这个有可能再次振兴高氏的血脉,渤海高氏也极其重视,竟意外硬气地拒绝了五姓。双方僵持不下,九州议论纷纷,最后有爱才之士上万民书,由皇帝出面,颁下圣旨:此子为我大魏之望,为国之栋梁。朕以天子名义,保其长成。无论何时何故,都保其性命无忧。

    正当天下都看着这场“夺宝之争”如何收场的时候,此子却在一次出游中,被不知道他身份的愚蠢山匪杀害。天下惋惜了好一阵,事情过去近二十年,也就慢慢平息了。

    却没想到,此子被偷梁换柱,藏到了罔极寺。由此以一己余生换协议,得来高家一族太平。

    一人与一族,被放在秤杆上算得清晰。哪怕筹码是天下之子,也是让所有人都无法拒绝的“划算交易”。

    他,是少年天才,小伏龙。

    他,是罔极寺僧侣,圆尘。

    他,是高家嫡长子,高宛岘。

    已然是子夜,雨下得愈发大了,秋夜的凉气腾起白雾雾的一片,晕开满城的凄凄如晦。

    辛夷站在门口手脚冻得僵硬,也不愿立刻回府去。她多希望夜再长一点,再慢一点,最好永远也不要迎来黎明的日出。

    因为,那会是被血染红的日出挽歌。

    辛夷不知何时被绿蝶强拽回府的,许是伤情劳神,一碰到榻困意就席卷而来。

    待辛夷再睁开眼时,已是日上三竿,秋日的太阳温和地照进绿纱窗,携来浓到腻人的雨后落桂的香气。

    辛夷心里一个激灵,指尖顿时变得冰凉。

    “姑娘可醒了?雨停了,奴婢帮姑娘把帘子支起来,让姑娘嗅嗅那落桂香。”绿蝶噙笑进来,如往常般为辛夷张罗梳洗。

    然而当她转过身去挑帘子时,辛夷的声音幽幽传来:“绿蝶,告诉我。”

    “原来姑娘已经猜到了。”绿蝶的声音陡然暗沉下去,她没有回头,放佛凝滞在了窗前,“辰时的消息,奴婢却一直愁如何告诉姑娘。”

    “但说无妨。”

    “高小姐没了……就在罔极寺山门口……”

    就算已经知道了结局,辛夷还是瞬间心底一阵揪痛,她不得不攥紧被子,重重地深吸几口气:“具体如何,细细道来。若是说漏半点,定有你好看的。”

    绿蝶依旧没有回头。她看向窗外被一夜秋雨打得七零八落的桂花树,语调忽地缥缈起来。

    “听寺庙的小沙弥说,大清早刚开山门,就看见高小姐提着盒桂花糕立在那儿。浑身上下都被雨湿透了,脸白得像个鬼魅似的,她只说要见圆尘主持。”

    “然后呢?”辛夷的指尖把锦被上的刺绣都攥破了。

    “然后圆尘主持就出来见她了。两人一句话也没说,就在山门口的青石头上席地而坐。分吃一盒桂花糕。当时那场景可古怪了,看起来像是寻常的来探望圆尘主持,顺道坐着唠唠嗑品品糕点。可二人相对而坐,半句话都没有,圆尘主持更是脸色惨白惨白的。”

    绿蝶顿了会儿,好似要积蓄力气,才能把接下来至今仍让她心骇的话说完。

    “然后,最后一块糕点吃完,高小姐笑了。据小沙弥说,那笑可美了,简直不像这世间能有的笑。但是,高小姐许是被雨淋犯糊涂了,对着圆尘主持唤了声哥哥,就七窍流血,倒地身亡……”

    “不过是分食了盒糕点,怎的就没了呢?圆尘主持倒好好的。”辛夷勉强压下心底的惊涛骇浪,指尖却是抖得厉害。

    “据说有眼尖的小沙弥瞧清楚了的。那盒桂花糕有一部分做了记号。你说这就奇了,两人半句对话也无,但好像心有灵犀似的,高小姐只吃做了记号的,圆尘主持只拿没记号的。后来有好事者去瞅那糕点残屑,发现做了记号的桂花糕,也只有做了记号的桂花糕,各个含有巨毒……”

    后面绿蝶惋惜“高小姐莽撞终害己”之类的话,辛夷半个字都听不见了。她攥紧锦被的指尖猛然松开,放佛是无声中就倦怠不堪。

    她觉得好累,在这世间辗转,满面尘埃。

    高宛岫是不是冲动,是不是没脑子她不知道。但她却清楚,她用最后一声哥哥,亲手为自己的命画上终止,这是她的不甘,亦是她的傲。

    有人拼尽一生为那紫袍金带,有人为那权倾天下,为那北方佳人,为那青史留名,但还有一种人,只是为那一口气。

    拼尽一生,只求在最后,亲口唤你声“哥哥”。

    十六年的忍耐和压抑,与其苟活不如飞蛾扑火,第一声也是最后一声“哥哥”,耗尽平生,亦未有悔。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