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八十二章 协议

第八十二章 协议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罔极寺的主持圆尘没有抬眸,他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声音温和清淡:“婕妤这话什么意思。佛曰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普渡众生,万物皆有佛心。哪里有敌人一说。”

    一番滴水不漏的话却只换来宋金燕的冷笑:“本宫信佛,却不信大师的佛。此次为金如意开光,诸人都在三清殿念经。独独大师在外面,大师是诵经累了歇歇气,还是想偷偷顺路见什么人呢?”

    圆尘低着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他仿佛整个人僵在了那里,一动不动地沉默。

    宋金燕摆弄着指尖的祖母绿戒指,自顾幽幽道:“让本宫猜猜,大师要见的人,可是御书房的皇上?也对,芙蓉园的风波绝不可能善终,而若起风吹的当先的,必然是高家。若再不求皇上出面,督警五姓七望遵照当年协议。不然凭芙蓉园顶撞卢家,高家早就被灭族了。”

    圆尘忽地浑身一颤,他依然没有抬眸,声音却是阴沉地传来:“娘娘不妨直说。这雨未下,风已起,嗅着风声的不在少数。婕妤就不必拿权贵间都知道的事来试探贫僧了。”

    宋金燕一声娇笑,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不是本宫不直说,关键是大师愿不愿意听。大师想救高,我亦如此。不是因为其他,只是我需要盟友。”

    “娘娘抬爱了。娘娘怎么笃定,若起风,当头的一定是高家?”圆尘蓦地抬眸直视宋金燕,眸底精光如寒剑,哪里还有半点僧侣守拙持重的样子,“当年高家和五姓七望有协议在。白纸黑字,加上若皇上再出面,他们赖也赖不了。”

    宋金燕笑意愈凉:“是,按照协议:只要高家手中没握有五姓七望子弟的性命,便保高家不在大魏除名。可是,就算五姓七望遵照协议,谁又说得准,高家子弟手里一定不会握有五姓七望子弟的性命?”

    圆尘的眸底一划而过的寒光,宛若在长夜中蕴蓄的凛凛闪电,和前时那温和笃雅的得道高僧完全不似一个人。

    “协议是高家的护身符。只要五姓七望遵守,高家的人便不会那么蠢。”圆尘语调愈冷。

    宋金燕笑得花枝乱颤:“乱世将至,人心诡测。大师过于相信高家子弟,便是愚蠢。高家嫡女不是才惹了紫云楼岔子么?谁知道哪天某个不成器的后辈,脑袋一热下就犯了禁令呢。”

    圆尘警惕地四下环顾,压低了音调:“娘娘的意思是?”

    宋金燕也凑近头来,眉间氲起抹恨意:“若无事便好,若真起事了,坐以待毙可不是大师的作风。本宫劝大师不要把所有的宝押在那协议上,还是最好给高家留个后路。而这后路,便是与我联手。”

    圆尘忽地咧嘴笑了:“婕妤靠着宋家砸钱,才在五姓七望掌控的后宫位列正三品。可这进是进来了,往后的日子只怕更艰辛。婕妤还有闲心管旁的事。”

    宋金燕挑了挑眉梢,丝毫没在意圆尘话中的轻蔑:“这些就不劳大师操心。无论拿钱贿赂进来还是如何,我如今就是正三品的娘娘。能拿到很多外面没有的东西。想必对大师多有助益。我不会问大师拿东西去干什么,也不管大师下一步如何行动。只要我们的终点是一样的。”

    宋金燕的两寸水葱指蓦地刺进了掌心,衬得她两靥笑意如妖艳的毒蛇:“五姓七望,特别是卢家,都该死。”

    圆尘眸色深了深,他佯装温厚地双手合一:“佛曰杀为孽业,苦海不渡。贫僧皈依十数年,这颗心已难为红尘恩怨跳动了。”

    宋金燕的眉梢浮起嘲讽,她也不应话,冷笑声就转身离去。走出四五步,又蓦地驻足。

    她没有回头,只有声音带了分苍凉地传来:“大师说这话就可笑了。二十年如一梦,有多少人还记得,当年那协议的代价是:大师您一生将囿于清灯古佛。可怜,可怜。大师为了保高家,就以归寂空门,换来一纸协议。可惜如今高家的子孙安享其成,还四处闹事,全然忘了谁在背后保着他们的太平。”

    宋金燕微微叹了口气,秋风拂起她玉色的鲛绡,好似来得太早的一场雪,纷纷扬扬就轻易地埋葬一切。

    她迤逦远去,只在身后悠悠地留下句——

    “你沉默太久了。高宛岘。”

    圆尘和尚抬头看向苍天,秋日清空映入他眼眸,激荡起了潇潇易水寒。仿佛有把绝世名剑,正用那易水濯去铁锈,然后缓缓地拔出了鞘。

    十月初三。辛府金桂飘香,枫林红遍。

    辛府各房都喝上了大厨房新酿的桂花酒,酒香充斥了整个府邸,连街坊邻居都抱着缸子,来向辛府讨几两好酒。

    而后苑的玉堂阁却很是冷清,大厨房送来的桂花酒被搁在廊下,坛子上积了层灰。

    “姑娘。这酒馋死人了。咱们启封尝尝罢。奴婢发誓只讨三杯,绝不喝醉!”绿蝶举着两根手指,瞥向酒坛子直咽涎水。

    辛夷坐在书案前,两手托着腮帮子,呆呆地看着窗下的桂树出神,丝毫没在意绿蝶的话。

    直到绿蝶发誓的手指都举酸了,她才心不在焉地应了句:“嗯…………”

    “姑娘您这是怎么了?”绿蝶也顾不上美酒了,她走上榻去,担忧地依到辛夷身旁。

    自打初一的螃蟹宴后,辛夷就有些古怪了。

    她整日呆坐着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更不会吱声,就好像被梦魇着了般。时不时叹口气,时不时脸一红,时不时又气恼得自言自语“话到底说重了些,他定是怨我了”。

    女子一个人又恼又笑,看得绿蝶啧啧称奇。想不到惯来清冷淡然的自家姑娘,会有这么“不可理喻又似乎是情理之中”的一面。

    “姑娘若有什么恼事,不妨说来听听,或许婢子有些法子呢。”绿蝶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辛夷连头都没转下,目光痴痴地盯着窗下的桂树,却又仿佛看向了不知名的某处:“我前日与位……好友……相会,估计是秋风太烈吹傻了脑子,我说了些重话……其实他最多有些言词欠妥,是我太小题大做,太蛮不讲理……怎么办啊,他定是怨我了……”

    绿蝶蹙着眉头,听得很是费力。她家姑娘说得像梦呓般,断断续续,还没逻辑。

    不待绿蝶整理出前因后果,辛夷又猛地手肘一软,上半身直接趴在了书案上,懊恼地絮叨:“都过了两天了,整整二十四个时辰,他不来见我,连书信也无……他定是怨我了,定是气我了,定是讨厌我了……”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