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八十章 卿卿

第八十章 卿卿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辛周氏一愣,旋即朗声大笑:“这棋公子果真比老身还要痴棋。好好的金秋十月,不去赏菊品蟹,还一心思琢磨棋。罢了,请他进来。反正今儿蒸的螃蟹也多,便请他一道品品蟹!”

    蕉叶应了,一连声差人请江离进来,还嘱丫鬟在水榭中添了绣墩碗筷。

    随着那竹履脚步的临近,已经能听见沿途丫鬟的行礼“见过江公子。老太太在水榭候着了”,辛夷只觉得一颗心跳得愈发利害,好似要跃出胸膛来了。

    仿佛那来得不是个公子,而是个魔头。

    辛夷慌得拂袖而起,在回来的绿蝶“姑娘您怎么了”的惊呼声中,竟是骤然离席,往后花苑疾步去了。

    辛夷一路脚步带风,噔噔噔来到后花苑,直到扶住枫树树干,才停下来抚着胸口喘气。

    她觉得自己定是如武林练家子般,走火入魔了,要不是就被秋风瑟瑟吹糊涂了脑子。

    她不明白自己在怕什么,在躲什么,此刻撞击得胸膛生痛的心跳也让她不明白。

    然而她又不由自主的想到,自己不在席上,江离品了蟹就告辞,岂不是鹊桥两相隔,无由相见。这让她的心又一阵懊恼,懊恼自己这双脚,太不听使唤。

    可万一江离只是来解棋,眼里只见得棋见不得旁人,那她这通离席就是蠢透了。

    辛夷胡思乱想间,忽听得身后清雅的男声——

    “辛府六姑娘可真非凡人也。人家各个都在席上,偏偏你不见影。要不是本公子推脱近日偶惹风寒,蟹肉性凉不宜多食,不然还找不到你。”

    声音响起的刹那,辛夷就知道是谁了。她心尖儿陡然生起股欢喜,却又仿佛什么秘密被人撞破,欢喜便乍然变为了羞怒:“棋公子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江离一声凉凉的轻笑,他迈步向辛夷走来。竹履踏过枫叶红如胭,挑起的落桂暗香直往辛夷鼻尖窜。

    “别看本公子只是个平民。本公子受邀弈一场棋,赏金从百金到千金,还不算额外的赏赐。你们辛府今儿吃的螃蟹,哪怕是老太太的镂金龙凤蟹,本公子也是不稀罕。”

    江离的语调清峭,好似流过崇山峻岭间的潺潺山泉,却听得辛夷又是气又是好笑。

    因为江离这话,活像个把铜钱挂在腰带上,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有钱的市井无赖。

    “还有解棋的事。”江离悠悠续道,“珍珑棋局百日难解,本公子何必偏偏这个时候来。还撞在人家家宴点上,我何曾如此失礼过。”

    辛夷只觉得江离每个字都敲在她心尖,挠在她心头,颤在她心口,毫不讲理还又痒又痛,这让她恼怒地一跺脚:“公子到底想说什么?”

    “你还不明白?”江离猛地往前一大步,转到了辛夷跟前,他语调有些急,眸色深深地盯着辛夷。

    辛夷吓得连忙低下头,脸颊立马红到了耳根。不知为何,她和江离也不是第一次相处,可此刻,她却连头也不敢抬。

    “紫卿不明白。”辛夷声如蚊蝇,头都快低到胸口了。

    江离蓦地上前一步,俯身凑近辛夷耳坠,声音些些沙哑:“我想见你了。”

    男子唇齿间的热气喷到辛夷耳坠,唬得她顿时全身一抖,想怒责他太失礼数,唇瓣却如雨后风拂蔷薇,颤得说不出半个字。

    “我今日拜会辛府,只是想见你了。”江离的眸底有夜色翻涌,“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算算,从七夕到今日,隔了多少日。岂止是三秋,你好像把我的命都夺去了。”

    最后一句太过直白的话,炸得辛夷灵台轰轰乱响。如同太过精准的箭,一箭射中她的心窝,让她躲也躲不了,避也避不了。

    “公子惯会说油嘴滑舌的俏皮话,棋公子有几分真几分假。怕是把自己都编进去了罢。”辛夷兀的后退一大步,转过身去,不再看江离。

    她觉得好委屈。莫名其妙的委屈。委屈得一股热流往她脑门冲,眼前蓦地就水朦朦地一片。

    “公子还有好多事说不清。譬如那曲江的旁观,晚笛的利用,草庐赠物的别有目的……”

    “我都可以向你解释。”江离有些急促地打断了辛夷的话,“怨结太多,就一件件来。一天不够,就两天,一个月,一年……甚至用余下的每日每月,每月每年向你解释。我们还有好多的时间,好长的岁月。”

    辛夷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才能把鼻尖的酸意压下去。她根本不敢开口,因为只要一出声,那眼眶里积蓄的水雾就似找到了宣泄口,瞬间就可决堤而出。

    见辛夷沉默,江离眸色愈深,他又一个箭步转到辛夷跟前,沙着嗓子道:“但前提是,你要听我的解释。七夕紫云楼楼里楼外,连话都没说上半个。我已给了你我的答案,今日,我想听你的。”

    忽而一阵秋风来,拂起辛夷青丝如水墨流转。江离蓦地伸出一根莹指,指尖缠上了那青丝几缕。

    鬓挽乌云,双鸦画鬟,青丝三千乱妾心,寸心化作绕指柔,婉伸郎指尖,何处不可怜。

    辛夷仿佛着了梦,恍惚听得江离声音似笙箫流淌而来——

    “回答我。卿卿。”

    唤君一声卿卿,问君可结同心缕。心事已许,愿得郎君卿卿顾,此生终不负。亲卿爱卿,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谁当卿卿。(注1)

    辛夷蓦地双腿发软。男子最后那两个字砸得她晕乎乎的,鼻尖的酸意再难控制,眼眶的水汽瞬时就要淌落。

    辛夷气恼地一跺脚,连忙那小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慌慌转过身去:“公子又在说什么有的没的!紫卿不明白,什么都不明白!”

    这宛如小孩子耍脾气的嗔怒,听得江离眸色愈深。他也不顾忌礼义廉*耻,一把握住辛夷的臂弯,生生把她掰过来面对自己。

    辛夷唬得双腿愈发软了,连带着语调都娇柔无力起来。然而那挡眼睛的手却不肯放下,闷闷道:“公子自重!奴家已与长孙订亲,即将嫁为人妇。公子此举多是不妥!”

    “那又如何?你连卢家的亲都闹的了,还怕闹不了长孙的?你反正已有一份休书,再多一份也是无妨。”江离的语调有些急,话里理是那个理,味儿却有些不对。

    好似转弯抹角地指点女子“视姻缘为儿戏”“随时可休随时可娶”“泼妇一闹万事可成”。而于只会对弈天下,算无遗策的棋公子来说,要察觉到这点“不对味”实在是太难了。

    注释:

    1.卿卿: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王安丰妇常卿安丰,安丰曰:‘妇人卿婿,於礼为不敬,后勿复尔。’妇曰:‘亲卿爱卿,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谁当卿卿?’遂恒听之。”乃是一种很亲昵,特别是夫妻间亲昵的称呼。特别是辛夷又字“紫卿”,里面的味道,大家自己品味吧。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