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七十三章 金燕

第七十三章 金燕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这可真是巧了。辛姑娘和卢姐姐送的都是珊瑚。”一个二八女子幸灾乐祸的娇声传来,“虽说卢姐姐是珊瑚树,那厢只是个手串。但由了亲自求佛的诚意,可算世所独一。千金尚可得,独一无有二,古人诚不我欺也。”

    辛夷的眉间氤氲起股寒气。这番挑拨实在是高明,顺理成章还句句在理。

    紫云楼所有的目光也都被吸引了去,说这话的不是旁人,正是起先说“民间说书人传言”的女子。

    官商宋家嫡女。宋金燕。

    宋金燕夏月间戴着银丝髢髻,绿珠步摇,金镶紫瑛坠子,鹅黄鱼子缬对衿衫,软烟罗挑线镶边裙,一双茜草染得通红的指甲正懒洋洋的拨弄着红宝石戒指。

    宋家当家官至江宁织造,主管织造宫廷所需丝织品。利用职务便利,宋家也经营关中丝绸生意,生意越做越大,甚至获利比俸禄还可观。宋家也跃为大魏第一官商,亦官亦商,两道通行。不过自从宋家少东家被卢家杀害后,宋家畏惧卢家权势,也不敢吱声,对外宣称“少东家患疾没了”也就不了了之。

    宋金燕是宋家的大小姐,也是宋少东家的亲妹妹。而卢锦为讨好辛栢,杀害宋少东家夺来避火珠,自然和宋金燕结下了杀兄之恨。也难怪宋金燕会故意膈应,挑拨卢氏了。

    紫云楼空气瞬间凝滞。辛夷还没来得及应对,一声娇吒如金雷在场中炸开:“这位姐姐说得好!那不如大家都把见面礼摆出来,一道来评评,谁是独一的,谁又是千金的!”

    在这种情况下,不是五姓七望的站出来,就是往枪口撞了。但当辛夷看清说话的女子时,又觉得理所当然。

    “高宛岫?”辛夷微怔。她进来时并没看到她。不过,长孙家的花会,作为附庸家族嫡女的她出席也并不奇怪。

    “辛姑娘。”高宛岫噙笑点头,“才进来时乌槽槽一堆人,你没瞧见我。等我想过来和你打招呼,你又和卢小姐别扭上了。”

    “高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宋金燕的娇声打断了辛高的寒暄,“难道在座数十位姐妹都要把奁子打开,才能证明礼物没有冲撞卢姐姐么?”

    “正是!我首当表率!”高宛岫豪气万丈地一把掀开了自己的梨木奁子。里面是枝九尾孔雀翠羽金步摇,算不上华贵,但也不寒酸,中规中矩,挑不出错。

    场中诸女的脸色有些难看了。诸女府第从一品到五品,出身从戎马武将到书香门第,礼品自然有差异高下,还不免有些藏了那金锭子等“猫腻”的东西。

    这万一把大家的奁子都打开,如同把几乎整个长安的贵女们剥个干净,然后糊泥一团,点评比较,任谁都丢不起这个脸。

    正在尴尬时分,还是卢锦发话了:“宋姑娘不过是开玩笑。高小姐莫较真。辛姑娘有诚心,我卢锦有富贵,不分伯仲,各有千秋。何必定要分个高下呢?今日乃长孙与辛氏订亲之宴,莫坏了这喜气才好。”

    言罢,卢锦笑意温厚地对长孙毓汝点点头,长孙毓汝这才想起正事,连忙把风波的苗头给盖了过去。

    “诸位姐姐妹妹,见面之礼,情谊深重。我长孙感激不尽,毓汝必择佳期登门拜谢。”长孙毓汝话题一溜,转向了正经事,“今晚七夕,适逢良辰。我长孙在此向诸位姐妹,诸长安贵女相告:辛夷姑娘与我长孙嫡公子长孙毓泷结亲。聘礼已下,婚帖已拟,只待良辰吉日,共结百年之好。”

    紫云楼响起片祝贺道喜声。然而那些恭贺都是朝长孙毓汝去的,角落里的辛夷除了高宛岫,根本就没人理她。

    待道喜渐渐平息,长孙毓汝又朗声道:“为赏金风玉露助兴,为姻缘之牵添喜。我长孙略备歌舞,以作雅趣。这第一个献艺的,不是旁人,正是我大魏棋公子,江离。”

    江离两个字让诸女一震。因为江离是出了名的冷脸面,只有他愿不愿去看心情,没有旁人哪怕是皇帝命他来。所以曾有卢家出重金请江离进府弈棋,可那天这棋公子偏偏不愿去,直接把百金倒到了臭水沟里。一时间成为长安笑谈。

    果不其然,卢锦些些黑了脸。宋金燕适时的娇笑“卢家都请不动的棋公子,竟然来长孙宴席献艺。真真是大魏奇谈”,惹得诸女的目光都意味深长起来。

    长孙毓汝脸泛红光,她佯装温驯地向卢锦一福:“卢姐姐莫多心。棋公子从来轻看富贵名利,只认清趣,只识风骨。望各位五姓七望的姐妹们莫与他一般见识。”

    长孙毓汝说得好似恭维,却在卢锦,在五姓七望耳里,成了笑里藏刀的反话。

    五姓七望无疑是九州第一的“富贵名利”,然而论渊源,论清名,没半个比得上长孙。如同个遗世独立的高人指着五姓七望鼻尖骂:别自称是世家煊赫,不过是一身铜臭。

    “能请到棋公子自然是好。长孙不愧是百年名门。”卢锦的眸底一划而过的寒光,但被她用端庄的笑迅速地掩了下去,“那就赶快开始罢。别空耗各位姐妹的好奇了。”

    长孙毓汝恭敬的应了,连声吩咐下人准备。紫云楼的珠帘挑起,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楼外芙蓉园。

    然而在诸人忽略的角落里,辛夷却是整个人都怔住了,从听到江离名字的那刻起,她就好像丢了魂。

    她说不上什么原因,更没有理由,放佛那两个字具有了魔力,让她止不住想起那晚纷飞的木槿落英,有女同车,颜如舜华,有公子添香,执笔描花。还有他那句低沉的回答“我明白了”,让她瞬间心乱如麻。

    “辛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高宛岫略微担心的声音传来,“若是打紧,不如就告个假,暂且离席,这接下来的热闹不凑也罢。毕竟身子要紧。”

    “不。”辛夷似被惊了梦,蓦地打断了高宛岫的话,“小疾无妨。我尚是半个东道主,若缺席就太失礼数了。”

    高宛岫秀眉轻蹙。她总觉得辛夷的理由说得虚晃,连她的眼神都有些莫名的躲闪,不敢直视自己。但这理由合乎礼法,也是挑不出错。

    “罢了。不过切莫勉强。反正这宴席呆着也憋气,死痼礼法还对不起自己身子了。”高宛岫关切的拍了拍辛夷的手,却发现女子的指尖发烫得厉害,甚至还微微颤抖。

    恍若一枝风中轻颤的木兰花,适逢三春夭夭,正是荼蘼好时节。

    忽的,一阵清亮的笛声传来,宛如划破云霄的凤鸣,吸引了紫云楼所有的目光,辛夷更是瞬间紧张到极致,指尖一颤,茶盅中的枫露茶都洒了出来。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