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六十六章 红袖

第六十六章 红袖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而这一幕,都是辛夷禁不住偷偷觑眼瞧见的。江离没发觉,她也就偷看了很久,直到江离头也不抬的一句戏谑:“好看么?”

    辛夷的耳根子兀的烧得厉害。她拉下脸道:“不过是好奇公子为奴用的是什么药?是毒还是解药?”

    “瞎说。”江离忽地勾了勾唇,低沉的语调散发出摄人的魅惑,辛夷止不住心跳,原来世上还有一种人,能将邪气和清贵融合得这般完美。

    “是**、三七、血竭并紫参,碾碎研磨的伤药。活血化瘀,跌打损伤用最好了。这是外面药铺买不到的方子。本公子从前晚开始亲自选药,磨了近两天才碾得这般细,入效快,伤也好得快。”

    江离清音如潺潺的泉水,却在辛夷心底掀起了滔天巨浪。

    砰一声脆响,辛夷猛地将江离的手打开,力道之大让男子的手背瞬时起了片红印。

    “前晚亲自选药,磨了近两天,今晚药成公子算到了辛菱夜访,也算到了紫卿会受伤,公子还算到了什么?可不要告诉紫卿,公子是个闲了就磨药随身携带的人。”

    辛夷的眸色一寸寸冷下来。可她的脸色有些发白,秋水眸盯紧了江离的每丝表情。

    江离却不露山不显水,依旧面容静好,呼吸绵长,淡淡道:“别乱动。药都撒了。”

    男子如昔的样子,仿佛女子只是戏台上的戏子,哭哭笑笑不过是戏子多情,而他冷眼旁观,做那台下看戏人。

    辛夷忽地鼻尖不可抑制的发酸。

    江离提前备好了伤药,那也便算到了前后。包括辛菱和和尚的丑事,包括自己下错棋陷入危机。

    “公子不愧是棋公子。算无遗策,天衣无缝。高明。”辛夷字字若从齿间蹦出,带了哀颓的寒意。

    棋局之中,无关风月。本就是利益相同为友,利益相悖为敌。除此之外,没有第三种可能。

    一切都是谎言,一切都是算计。有人片叶不沾身,自己却太容易陷进去。

    恍若黄粱一梦二十年,现实中都进了土馒头,梦里还欢喜自己刚当了驸马。

    所有复杂的心绪涌上来,只化为了辛夷愈发清冷的脸色。没有喜,也没有悲,更没有怒。

    辛夷取出锦帕,一丝不苟的,沉默平静的,将伤处江离撒上的药粉拂下来。

    药粉纷纷扬扬,在柚木地上铺了一层,如同初冬埋葬了一切的雪。

    拂尽药粉后,辛夷起身,走到书案前坐下,继续看元和郡县图志,自始自终恍若屋里只有她一个人。

    江离眸色深了深,脸上依旧没有一丝波澜。他无意离去,竟负手踱过来,榻上敛衫坐下。

    大魏虽月牙凳圈椅绣墩盛行,但依然有“跪坐”之俗注1。辛夷的书房就是如此。柚木地高出半尺,置几张黄梨木镂花案,文房四宝,尺高书卷,恍若私塾夫子的住处。

    江离坐在辛夷身旁,右膝曲起,左足半趺,右臂直伸置于膝上,一副闲逸慵散仿佛在自家的样子。

    今晚他穿了件青色苎布的衫子,青衫磊落,容颜绝美,微风浮动青衫涟漪,好似荷塘中青碧的雾霭,在月光中润润地氤氲了进来。

    辛夷连头也没有转一下,她只是专注的看着手中书卷,时不时提笔批注,小楷娟秀。

    屋里安静如斯。能听见晚风拂动窗下木槿,木槿花瓣随风溜进屋来,落在光洁的木地上,落在烛火盈盈的案上,落在辛夷笔下的字里行间。

    一室落英,暗香浮动。木槿花西见残月,傍拂轻花下红烛。

    忽地,辛夷感到有什么在扯她的裙角,她低头瞧去,惊呼出声:“棋公子,你这是作甚?”

    原来有木槿飘落在辛夷淌开的裙摆上,江离微俯下身,一手压着裙角,一手执狼毫,在女子裙摆勾勒木槿。

    墨迹迤逦,一朵栩栩如生的木槿跃然裙上,衬着背底月白鲛绡,兀的玲珑好看。

    “落英美甚,然转瞬凋零。若不借外力留下芳迹,岂不辜负青帝?”

    江离描得认真,头也没抬。墨发垂下来,拂过他玉雕般的脸庞,勾来木槿花魂几缕。

    辛夷却是眉心一蹙,冷冷道:“公子在纸上描便可,为何要来脏了我的裙?”

    “姑娘岂不闻:有女同车,颜如舜华。有女同行,颜如舜英。槿花与佳人,方才相配。不然就是纸上描花,也是未得精髓。”

    江离语调清淡,却又说得郑重。好似那曲江池畔吟诗作画的白衣公子,又似大雁塔上观花赏月的少年儿郎。哪里还有半点那个心机诡谲、冷面神秘的棋公子影儿。

    辛夷摇摇头,她糊涂了。

    江离是个眼前的大活人,却让她感觉不真实。如同下凡一趟的云中君,戏弄人间番就踏鹤而去。不惹烟火,无有踪迹。

    “为什么摇头?本公子画得不好么。”江离余光瞥见辛夷动作,有些不满的抬眸道。

    “画花难画香。”辛夷挑了挑眉,“到底是枉费了。”

    江离唇角一勾:“俗人俗语罢了。你且瞧本公子画来。”

    江离颇有兴致的俯身执笔,半刻他唤辛夷瞧时,后者却扑哧声笑出来。

    原来那木槿旁直白的题了四个字:此花很香。

    辛夷笑得眉眼儿荡波,就算以锦帕掩唇,也掩不住那圈碎米牙:“公子还说旁人,你这才是俗不可耐!便是花旁描几只蝶儿,也比这大白话好些!”

    “为何要画蝶?”

    “花香引蝶来。则蝶至,必是花香。”

    江离忽地眸色加深,他直起身子,细细的瞧辛夷:“为何不是蝶引花香来?”

    “这是什么歪理。”辛夷注意到男子微肃的眸,笑意也渐渐收敛。

    “世人有招蜂引蝶,但不知君子好逑。那勾去人魂儿的不自知,却反倒怨人家惹了她。”

    辛夷的心猛地跳动了下。

    然而脑海里瞬息划过那长夜临风笛,那莲灯曲江池中飘,那绣成辛夷花骨朵的香囊,她生生的把心寸寸压了下来,最终再无一丝波澜。

    “向来只知公子能说瘆得人慌的臭嘴话。”辛夷淡淡道,“还不知公子也能说这般玲珑俏皮的讨巧话儿。”

    辛夷的语调和她的小脸一般,平静到近乎冷漠,烛火倒映入她眸底,没有一丝晃动。

    江离眸色愈深。他没有应答,就那么细细的看着辛夷,看得仔细又沉默,两人离得很近,辛夷甚至能看清她眸底映出的自己,这让她兀的蹙眉。

    “夜已深,公子再呆在女儿闺房怕是不妥。不送。”辛夷把视线转回书卷,下了逐客令。

    注释

    1跪坐:跪坐也即“正坐”,可以说是汉族直到唐朝以来最传统最正规的坐姿,后因唐朝盛行胡风而有些开始坐凳子。但当时是盛行胡风而不是胡人统治,就象现在大家喜欢这个款式的衣服或那个款式的西服。在那个时代坐凳子是种时尚,但在正式场合绝对不会坐凳子,而是一律跪坐。资料表明,唐代的室内仍以席为主,人们的主流坐姿仍然是席地而坐。椅子,在唐朝有,但不普及,在宋元才真正完成“统一”,也就是基本全民“垂足而坐”。综述:唐朝是由跪坐向垂足而坐发展的过渡期。详细分的话,是唐朝中后期,垂足而坐大量普及。来源:各种博客网页。有找到科学论文的亲,欢迎补充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