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六十四章 鸳鸯

第六十四章 鸳鸯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云裳阁中某处雅间,屋正中长达丈许的包银酸枝木大条案上,如小山般摞了近百匹布料,从绫罗到绸缎,从贡品到胡布,琳琅满目,不一而足。

    一位正一一拿起案上布料,对月牙凳上两位女子笑道:“辛才人,这匹织金锦如何?此乃波斯进贡,金缕织制。如日光明艳的绯红,缠枝莲花纹又不失清丽。”

    辛芳端庄优雅的噙笑点头:“不错。虽比不上宫里的,但也是一尺百金了。”

    “大明宫乃天下龙气汇聚,吃的用的自然是顶尖的。小主得龙气润泽,祥福加身,不然也不会让皇上亲下口谕,为小主妹妹制衣呐。”舌开莲花的看向了辛夷,“辛姑娘,这织金锦可入你眼?”

    话说得客气,看辛夷的目光却是隐含不屑。按理说辛芳这种五品嫔妃她也看不上,但顶了个圣旨,就算是蝼蚁,也是天上神仙的蝼蚁了。

    而辛夷头上没圣旨,身后没家世,在云裳阁眼里确实连蝼蚁也不如。

    “甚好。听凭才人姐姐做主。”辛夷淡淡的应了句,心思又沉了几分。

    从大清早到晌午,她就在这端坐了三个时辰。昨晚那点怀疑没有丝毫消减。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让她不安。

    然而骇人的是,直到现在,她也没有找到一点破绽。

    布料华衣,闺中女红,她不擅长也没兴趣。她满脑子都是辛芳的局,自己的棋,还有那伺机而动的杀机。

    辛夷看不明,猜不透,却唯一清醒,她不能再顺着辛芳的布局走下去。唯有跳出此局外,哪怕半个时辰,她都能乱了辛芳的棋,寻到自己的生机。

    所谓当局者迷。棋到死路,但先破局,或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六妹妹,这匹鲛绡如何?虽然清秀,但有失端庄六妹妹?”辛芳略带不满的莺声传来。

    触碰到愈发鄙夷的眼神,辛夷再也忍不住,起身一福道:“布料如何,全凭才人姐姐做主。紫卿见识浅陋,无足置喙。不过,紫卿有些身子不适,可否请才人姐姐恩准,离席片刻?”

    辛芳微微诧然,眉间浮起惺惺作态的关切:“如何身子不适?好歹是为你制衣,你看也不看是什么理?”

    辛夷温驯的莞尔:“才人姐姐看重了就好。紫卿断无半个不字。”

    辛芳蹙眉不言,不满辛夷在外人前,丢了辛家女子的仪态。即时出来打圆场。

    “才人小主,选布料只是小事,何必强人所难。辛姑娘既然身子不适,便先请休息。彼时量身段时再唤她,也是无妨。”看向辛夷,鼻孔又朝天了几分,“此雅间旁有暖阁,就请辛姑娘去那儿暂歇。”

    辛芳沉吟片刻,方阴脸道:“六妹妹真是奇人。选布料都能选出病儿来。也罢,若是本小主不允你休息,倒是我不近人情了。去罢,待量身段时,我再差丫鬟唤你。”

    说着,辛芳冷冷别过头,兴致勃勃的和挑选布料,再未理辛夷半眼。

    辛夷暗中松了口气,起身转到屋侧的屏风后,推开镂花梨木门,眼前是一间小暖阁。

    一张竹榻,一方翘头案,案上新鲜瓜果糕点,墙上字画数幅,一枝木槿入窗来。

    辛夷蹙眉。三个时辰坐着选布料,连门都没出,没有异样自己找借口独处,辛芳嘴脸如昔的答应,没有异样这处由云裳阁指的暖阁也没有异样。辛夷甚至将案上的吃食,屋内的熏香,字画后的墙都检查了遍,没有任何异样。

    “难道是我多心了?”辛夷愈发不安。她踱步到窗前,挑起绿纱帘,想吹吹风散气。却没想到在看到对楼屋中情景时,她的瞳孔瞬时收缩。

    两幢阁楼离得很近。四五丈距离,对面梁上的雕花都能看清。诡异的是对楼密实的竹帘被挑起,只剩下薄如蝉翼的绡帘,正午日光明亮,透过绡帘将屋内场景照得清晰。

    那是幅眠花卧柳,颠龙倒凤的鸳鸯图。

    正是丹山念夜鸾求凤,天台路通,巫山簇峰。柳稍露,滴花心动。花娇难禁蝶蜂狂,和叶连枝付与郎。只看半眼就令人面红耳赤。

    而那鸯儿竟是辛菱,鸳儿乃是个头顶无发、十二戒疤的男子。

    和尚。

    辛夷只觉得灵台间数个响雷轰轰炸开。

    几乎在那一瞬间。辛夷就全明白了。闺中之事,本该隐秘,那竹帘明显是被刻意卷起,让她辛夷刚好瞧见。这桩丑闻的知情者这就是辛芳的局,这就是让她心神不定百思难解的杀棋。

    就算辛菱有意隐瞒,不知辛芳如何得知,却将她辛夷推了出去,作了挡箭牌,作了天下人看来的“唯一知情者”。

    此事绝没有一场不伦风月那么简单。只怕后续在有心人的推动下,连环棋,步步入局深,棋棋通死路。

    辛夷呆楞在窗前。而对楼的辛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她转过头看见卷起的竹帘,眸底划过线惊诧,旋即她看到了窗前的辛夷。

    她嫣红如水的脸瞬间变为了死白。

    从辛菱眼底散出的怨恨惊惧,哪怕是隔了对楼,也让辛夷浑身发凉。

    砰一声,辛夷有些慌乱的猛地关上窗扇。她背死死抵着窗楹,却还是觉得腿脚有些发软。

    这步棋,她输了。

    而且她若是找不到破局之策,她会顺着辛芳的布局,一步步输到彻底。

    “算人终算己。”辛夷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如果说缜密谨慎是她御敌的刀,那辛芳便是用这把刀杀了她自己。然而,看透的局总比未知的棋好解。辛夷如今唯一的计策,就是手握这把刀,刺进自己的胸膛。

    置之死地而后生。

    辛夷平复了心绪,她干瞪着眼在榻上歇息了会儿,便有丫鬟奉辛芳命,来叫醒她去量身段。

    辛夷踏着从容的步子回到场中,脸上如昔温驯如水的浅笑映入辛芳眸底时,后者眉梢滑过抹掩藏不住的失望。

    余下诸事便是量身段,选络子,一番忙碌终于定下了式样。云裳阁嘱半月后去取,那还特意送了辛芳一批新制绣香囊,请辛芳在皇上前多美言。

    直到酉时,日落西山,辛府诸人才大功告成的打道回府。

    晚霞如血,山抹金辉。白日的热气从玉堂阁的青石小径上腾起,闷了一天的风些些带了凉意。

    玉堂阁中,绿蝶看着案上一动未动的饭食,秀眉蹙成了团:“姑娘怎么了?从云裳阁回来后就怪怪的。姑娘好歹吃点东西,可是饭菜不合口?奴婢再嘱大厨房做去。”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