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六十章 芳心

第六十章 芳心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长孙小姐?”辛夷抬头,入目是长孙毓汝俊眼修眉、顾盼神飞的俊儿脸,她笑了,“原是长孙小姐援手,辛夷谢过。不过长孙家也不愧是百年名门,随意一两句话就能改了皇上的圣意。”

    一句话带了凉凉的试探,却被辛夷说得云淡风轻,笑意温婉。辛芳找了尊卑有别这般大规矩的理由才求来皇帝的禁足令,却被长孙毓汝几句话就改了道,她不得不多分心思。

    长孙毓汝看出了辛夷的试探,愈亲昵的拍拍辛夷的手:“辛姑娘放心。皇上能改了圣旨,全是看在长孙家好不容易双喜临门的面上。即将宣布亲事,又是七夕花会,就算是罚,也得适可而止,莫要扰了欢喜才好。”

    辛夷心中一动:“七夕花会?因这个皇上撤了禁足令?”

    “不错。”长孙毓汝看了辛岐一眼,笑道,“前时给姑娘提过。如今长孙家已经把日子定下来了,就在七夕。七夕佳节,新妇入门,可是双喜。哪里还有把主人公关在小草庐里的道理?就算是皇上也不好拂了这脸面。”

    辛夷心下了然。长孙毓汝和高宛岫来下聘时,提过花会的事。由长孙毓汝承办,向闺中贵女、官家小姐们告知辛氏和长孙订亲。只是时间选在七夕,却未免太巧了点。

    七夕姻缘。虽然天衣无缝,辛夷总觉得哪里古怪,却说不出上半点。也只得道自己多心,不做他念了。

    “谢长孙小姐。”辛夷退后一步,郑重地俯身一福。长孙毓汝连忙扶起她,笑言:“何必生分了。过门后我还是你小姑子。你不如唤我声长孙姐姐。”

    总体来说,辛夷对长孙毓汝有些好感,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由了长孙毓泷。辛夷莞尔:“长孙姐姐。“

    “这便是了。”辛岐坐在上的黄梨木大圈椅上,欣慰的笑着捋胡须,“六女,你即将嫁去长孙府,但要记得相夫教子,三从四德。可不要再如现今,犯些糊涂账了。”

    “女儿记下了。”辛夷看上去乖巧无比的欠身福礼,惹得辛岐的笑又浓了几分,捋到自己的白胡子也格外顺眼了。

    “辛姑娘,这便是请帖。本来是呈给辛岐大人的。但辛大人说到底是闺中之事,还是直接给你的好。”长孙毓汝把一张花笺请帖递给辛夷,“初七酉时,月下黄昏。金风玉露,芙蓉园会。”

    辛夷瞥了眼请帖。是名贵的金花笺,洒金如雨雪,小楷散芬芳。末尾加盖的长孙家族印,红泥方寸却刺得辛夷微微眼痛。

    “长孙姐姐。”辛夷忽的抬眸,似笑非笑的盯着长孙毓汝,“又是花会,又是二十箱聘礼,又是加盖族印的请帖。妹妹就算嫁作长孙嫡妻,也不敢自问何德何能,得名门长孙如此厚待。”

    嫡子正妻,地位非凡。尽管如此,也无法掩盖长孙家为名门,而辛府只是五品寒微的事实。那么长孙家从头到尾的大张旗鼓,郑重相待,就大有意味了。

    没想到的是,长孙毓汝泛起了抹干净的笑意。是那种简简单单,不属于“名门嫡女”,而只是长孙毓汝的笑意。

    “我知道辛妹妹心里想的是什么。”长孙毓汝没有看辛夷,眸子好似映出了某个人的身影,勾起了她眉间的一丝哀然,“高氏族长说亲时,长孙得知是皇后赞誉才气殊殊的女子,却觉得门楣到底低了点。正在犹豫时,是他第一次主动开口,定下就是她罢。还特意请爹爹要像对待正经的名门小姐样,礼节上不能有丝毫怠慢,更要大肆承办,风风光光。他是我长孙氏最顶尖的嫡出血脉,却也是最让人可惜的。爹爹惯来对他言听计从,本就是他的婚事,也没有不应的理。”

    长孙毓汝顿了顿,好似这样才能压抑自己的失态,从容而端庄的把话说下去。

    “他当时说了那么一句:嫁给我这样的人,不想委屈她。”

    辛夷忽的眼角涩。

    她当然知道长孙毓汝口中的“他”是谁。那个先天痼疾活不过二十五岁的男子,那个惊世才学却要葬送在二十五岁的男子。长孙毓泷。

    她想起大明宫的初见,他最后的回头一笑,是如何的动人心魄,如何的哀入魂肠,他对自己低语致歉:“嫁给我这样的人,苦了你了。”

    嫁给我这样的人。说这话的他看上去一身清骨,风度高洁。却不知心里是如何的,厌恶透了自己。

    长孙毓汝喉咙动了动,也不管辛夷的反应,兀自向场中诸人一福,便脚步不稳的恍恍惚离去。

    辛岐虽觉得长孙毓汝势力,但想着马上就要是亲家了,也未多言。一个劲儿嘱咐各大丫鬟管家送客。诸人簇拥着做梦般的长孙毓汝往辛府大门去。长孙毓汝脚步若飘儿,三两下就将诸人甩在了身后。

    过几道垂花门,来到外院时,忽的一个男生飘来:“长孙小姐这是梦魇着了么?走路还是留神点。前方大路通透的,磕绊着就冤枉了。”

    长孙毓汝停下脚步,却是头也没回,就愣愣的应了句:“可惜有些人,明明面前儿是鲜花铺就的路,旁人万般艳羡垂涎,殊不知在他眼里,跟本就是绝路。老天爷不开眼,冤枉了多少世间人儿,又岂在乎多枉一个磕绊。”

    男声似乎轻笑了声,带着股温润如玉的从容:“就算是绝路,那也是他的活法。老天爷开不开眼,日子还是要过的。若要说冤枉,但凡世上走一遭的人,谁没点旁人不知的冤处。”

    长孙毓汝睫毛闪了闪,似乎恢复了点清醒。她转头寻找声音来源,见得院子一株槐树下,有方青石桌凳。一名男子坐于凳上,面前摆着棋局,指尖捏着枚棋子,思索良久才落下。

    他似乎沉浸在棋局中,并没有扭头看长孙毓汝一眼,头顶槐树绿荫如水将他整个人湮没,槐花纷纷扬扬,如玉屑飘落他肩头,飘落他的棋盘,飘落他的指尖。他也不拂去,就拈着槐花为棋,或拈着棋子化槐,愈衬得他清和温润,君子如玉,眉宇间平生一段山高水长。

    长孙毓汝忽的就移不开了目光。

    她身为长孙家嫡小姐,若论俊容,此人比不上棋公子江离,若论风度,和长孙毓泷比也不过伯仲间。然而此时此刻,回想他方才的话,竟然具有了特殊的魔力,勾得长孙毓汝芳心噗通普通乱跳。

    “你叫什么名字?”长孙毓汝径直开了口。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