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五十七章 会萧

第五十七章 会萧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是。我是不懂。”江离的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却又没有太多起伏,让人辨不清他是喜还是悲。

    “我不懂的,是你的心。”江离紧接着又呢喃了一句,可惜墙内的辛夷并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很习惯的快速回复了平静:“我和长孙毓泷的亲事已是定局,多说无益。公子还不如为紫卿解一二之惑,紫卿感激不尽。”

    “但说无妨。”江离也迅速的转了话题,放佛之前他们只是谈了场今晚的月色。

    辛夷定了定心神,清声启口:“敢问公子,是如何看待二皇子的?”

    进宫面圣,最大的收获除了长孙毓泷,便是那个和记忆中迥然不同的二皇子。辛夷心下微微警然,或许李景霈是她在前生固有印象的蒙蔽下,被忽略的一个关键点。

    “李景霈,王皇后嫡出,年二十五。”江离娓娓道来,“天真率性,赤子心肠,热衷舞刀弄枪。向来行事也没有什么纰漏。要不是那个生死未知的常皇子压着,他早就该被立为太子了。”

    “天真率性,赤子心肠?若大明宫的皇子是这种心性,公子不如说六月飞雪煎水作冰,还让人信几分。”辛夷冷冷的唇角上翘。

    “可是确实没有纰漏。那些扶常的世家朝臣时时都盯着他,也没找出什么来。不过,本公子倒以为。”江离忽的笑了,笑声是那种将猎物戏耍在掌心的嘲讽,“有一种人,是隐忍十载,一旦找到机会,就会全盘倾覆的。”

    顿了顿,江离又迟疑道:“李景霈和长孙毓泷为好友,姑娘即将嫁作长孙妇,还是多个心思。免得有朝一日被牵连”

    “不劳公子操心。紫卿与公子点头之交,公子还是顾好自己的局罢。算死每一步,赢了每一棋,公子可不能有片刻松神。”辛夷蓦地打断了江离的话。

    她打断得太过急促,甚至有些失礼。这样的话从江离口中说出来,她不敢让自己听下去。

    江离默然,忽的又轻笑:“每一步,每一棋,自然都在本公子掌控中。可本公子的棋局还有一个漏洞。”

    “公子号为棋君,棋艺天下无双。又怎会有漏洞?”辛夷嘲讽的凉意愈浓。

    “你知道的。”江离低吟了句,旋即就是拂衣而起的微响。

    辛夷整个人瞬时愣住。

    她的眸色蓦地深陷下去,睫毛闪了闪,勾唇似乎想笑,又似乎想哭,半晌都发不出一个音儿来。

    面前的土墙半尺来厚,她却放佛透过土墙,看到了墙那边的江离。他一袭素衫,飘然若仙,月光落入他的瞳仁,激荡起了一池的星辉。

    他长身玉立,君子陌上无双。他凝视着土墙,放佛能透过墙壁,看到那边的辛夷,看得沉默又仔细。

    辛夷只觉得好似被定住了,视线一刻也移不开。似乎是土墙的灰黄色太过刺眼,盯得她眼眸都发涩起来。

    良久,江离终于转身离去,不发一言。他竹枝芒履踏过林子路上的枯枝落叶,咯吱咯吱的微响,一声声敲在辛夷心头。

    “公子留步!”辛夷鬼使神差的叫道。

    那咯吱咯吱的响声戛然而止。却也没有多余声音传来。

    辛夷幽幽的问道:“公子今晚前来,只是来送紫卿香囊么?”

    竹林之中,月光如水。江离负手伫立,晚风吹动他的墨发拂过脸庞,却拂不起他脸上丝毫的表情。也不知到底听没听到辛夷的话。

    他只是侧头看向了竹林深处。似乎有几道黑乎乎的人影,跟踪了整晚没有什么收获,反而听了通打瞌睡的男女闲话,终于决定离去。几人身影飞闪,如划过夜空的鬼鸮,顷刻就没了影。

    那是训练有素的影卫,也是最冷血无情的刺客。

    最后一道暗影离去,江离无形中松了口气。他又微微回头看向草庐,脸色一时复杂无比,甚至负在背后的指尖都刺入了掌心。

    “我”江离吐出一个字,忽的迟疑着说不下去了。他有设定好的话,有最完美的应付,可全都哽在了喉咙里。

    他眸色闪了闪,不动声色的长舒一口气,似乎把哽住的咽喉疏通,才轻道出后半句。

    “不。我另有目的。”

    草庐那厢没有任何动静,漫天的银汉月光洒下来,将草庐每一根草粒都映得雪亮,恍若是三春就融化的雪水,如梦一般了无痕迹。

    江离收回视线,最后看了竹林深处一眼,蓦地掉了头,向反方向走去。那俨然是条不知名的小径,人迹罕至,杂草丛生,粗看一眼都以为没有路。

    可江离却熟悉无比的在其中穿行,竹履无声,身轻如燕,只闪晃了几下,男子的身影就消失在竹林深处。

    而当他再出现时,已经置身在一爿山脚下的山洞口。洞口有百年梧桐荫蔽,可谓隐秘到了极致。

    江离瞧了眼洞口些些压平的青苔,眸底幽光一闪:“出来。”

    话音刚落,一个中年男子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向着江离的背影噗通一声拜倒:“微臣萧铖明,拜见公子。”

    江离没有回头,脸上氤氲起摄人的冰冷。一股难言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那是种绝对上位者的傲然,一种将对方生死都掌控在手中的威压。

    萧铖明的额头都抵到地面了,语调愈发敬畏:“公子息怒。敢问微臣何错之有?”

    “没有错。是功,大功。”江离的声音竟是噙笑的,却听得让人心惊胆寒,“先是承办曲江池花节龙颜大悦,如今又晋封正四品上忠武将军。萧大人真是春风得意。恭喜了。”

    “微臣不敢。”萧铖明的脊背愈发温驯,“都是拜公子所赐,臣只是公子马前卒,并不敢居功。”

    “是么?可本公子的影卫最近听了点风声,萧大人似乎有些动静,比如私自拜见三皇子,却没有与我吱会声儿。”

    “公子冤枉微臣了。只是三殿下新得了一批稀世好酒。而那酒产自兰陵。如公子所知,我萧氏郡望正是兰陵,所以三殿下就召见微臣去品鉴了一番。”萧铖明眸色微闪,答话却是滴水不漏。

    江离眉梢轻轻一挑:“哦?那萧大人在三殿下的府邸,可是共饮了七杯酒?”

    萧铖明的眸色瞬间凝滞:“公子这是何意”

    然而萧铖明的小半句话就哑在了喉咙里。因为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指尖呈现出种病态的黑红色,并以可怖的速度浸染开来。月光下黑红妖艳,将萧铖明整个脸都映得苍白。

    “奇毒:七步莲!可是,什么时候”萧铖明哆嗦着盯向了江离,他瞳仁里满是不可置信,眼角几乎眦裂开来。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