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五十六章 香囊

第五十六章 香囊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辛夷这才意识到自己问话的古怪。脸色愈冷的连忙解释:“只是好奇,出了王卢这样的大事,我被召进宫,最后一切归到胡人身上去,两国纷争,出兵北疆。棋公子作为下棋的一方,怎么会没有动静。”

    江离在茅庐外沉默了片刻,最后他的声音有些异样的传来:“我这几日确实有动静,不过都在忙活这个。”

    说着,男子的手出现在窗口,摊开的掌心放着一个香囊。

    香囊紫云纱织锦,做成了玉兰花苞的样子。清香馥郁,隐隐是辛夷香的味道。

    辛夷眉间腾起股寒气,嘲讽的笑道:“公子对奴家的话装糊涂,还企图以不相干的玩意混过去。真当奴家是见到玩物美衣就可欢喜一整天的小孩么?”

    “我倒情愿你是那样的。”江离蓦地打断了辛夷的怒意,语调有些发沉。

    辛夷眉间的寒气愈浓,笼得她眼眸都发青起来。江离的话只说了一半,她却不知为何都明白了,扰起千万种复杂的情愫往心尖涌,有悲凉,有窃喜,有委屈,还有股被人轻看了般的羞恼。

    “公子别说些让人误解的话。棋局之中,无关风月。何必凉了自己也凉了他人的心。”辛夷一字一句想从齿关间迸出来,“公子今晚来,到底有何目的?”

    江离把托住香囊的掌心又往窗口送了送,语调依然是慵散又清雅的:“你就不会欢喜下?这么好看的香囊,普通女子见到,至少会弯弯眉头罢。”

    “公子今晚来,到底有何目的?”辛夷指尖深深掐入了掌心,凛凛的目光放佛要透过土墙,直接刺到男子身上去。

    江离沉默了半晌,又声音沉了几分:“我只是想,送你个小物。”

    “可笑。棋公子不谈自己的赚头,还能倒送东西”辛夷从鼻尖里挤出丝冷笑。

    “在下不懂女红。这是在丫鬟指导下,本公子不眠不休缝了七日才做出来的。一针一线,俱是亲手”江离丝毫没有在意辛夷的态度,他的声音就如同夜半呢喃的清笛,似清泉潺潺流过。

    辛夷忽的所有话都哑在了喉咙里。

    她觉得自己放佛瞬间中了魔怔,行动都不受思维的控制。她脑海里回响着江离“一针一线,俱是亲手”的话,然后莹指缓缓伸向了男子掌心。

    女子青葱食指就停在香囊穗子上,却没有拿起来,就这样停留着,和香囊下男子的掌心不过半寸,近在咫尺,能感到男子掌心传来的温度,缠绕着缕缕空气绵延而上,将她的指尖偎暖。

    “奴家闺名辛夷,所以这香囊模样是辛夷花,内里熏香也是辛夷香。就算公子没什么好的主意,也不带这么省事的。”辛夷低声呢喃,眸底有分秋水荡漾。

    “你嫌弃了?人家个老和尚用的菩提子你都接得痛快,我这好好的闺中香囊你还嫌弃了?”江离话中的每个字如暗中埋伏许久的小刺儿,兀地蹭蹭射出来,扎得辛夷心坎兀陡地一疼。

    “公子这是什么意思?”辛夷的语调瞬间冷下来。

    老和尚用的菩提子,便是前几日她进宫时,长孙毓泷所赠玉佩。而那是深深宫阙,大内禁地,现场也只有他们二人,江离又是从何知晓。而且,还不是才知晓的样子。

    辛夷浑身一颤,眼眸渐渐被晦暗笼罩:“难道,公子跟踪我?”

    江离有半晌沉默,旋即他坦然又平静的应了:“正是不过,皇上点名召见你一个五品官庶女,已经引起各方势力关注。不单单是本公子,你觉得那日你进宫,有多少双眼睛都跟着你的?”

    辛夷只听见江离“正是”两个字,后面他说什么她都没听进去。她的脑海里轰轰乱响,其他人如何盯梢她,她不奇怪,也在意料中。偏偏她眼里只瞧得,江离是如何待她。

    他跟踪她。

    她明白这是完美的一步棋。庶女觐见,圣意不明,暗中跟踪,再取对策。如果主客身份对调,她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然而,她越是明白,便越是心凉。棋下得完美,她却输了一塌糊涂。无论在哪个方面,她都输了。

    辛夷栖在香囊穗子上的莹指,像碰到了吐着信子的毒蛇,闪电般的缩了回来。她压住微抖的指尖,语调渐寒:“公子跟踪奴家,自然一切都明晰,又何必问我为何收了长孙公子的玉佩,又为何不接公子的香囊。紫卿,无话可答。”

    江离放佛没注意到辛夷的变化,语调如昔:“本公子瞧得清楚,却是不明白。既然姻缘只是一步棋,如今你已赢棋,只需静候出嫁。又何必多此一举,受人玉佩”

    “什么叫多生是非?”辛夷蓦地冷笑出声,“之子于归,宜其室家。郎君赠妾以玉佩,许妾以平生怜,妾感郎君恩义,诺以携手归。玉佩定情,白首偕老,为何不接着?”

    辛夷一口气不喘的说了出来。说书般的话传到她自己耳里,无比陌生和遥远。这不是她真的心意,她却偏偏要这么说,因着一墙之隔的那个人,堵得她心底一窝闷火。

    不知从何起的火,在她心底烈焰烹油。烧得她心如乱麻,烧得她无端两颊绯,烧得她怕极了这样的自己。

    墙那边的江离忽的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寂静到辛夷以为他悄然离去,心瞬间猛地跳了一下。

    “公子可还在?”

    墙那端又沉默了半晌,才传来江离些些沙哑的声音:“这就是你选择嫁长孙的原因?不是一步棋,不是一场算计,而只是之子于归,白首偕老?”

    “为什么不可能?”辛夷冷笑,嘲讽的语调愈浓,“公子算人算天下,策策无遗漏。自然早就不识人间烟火。又哪里懂这些儿女情长,繁华万端不抵一场白头。”

    “我不懂?”江离忽的轻笑,他的笑声带了分凉薄的缥缈气儿,让人分不清他是在冷笑还是取笑。

    辛夷沉沉吸了口气,似乎在犹豫什么话,唇瓣翕合数次,才终于幽幽的道了句:“是。公子是不懂。”

    不懂的是人间烟火,更不懂的是女儿心事。不懂的是棋局纷纭,都抵不过特别之人片刻真心。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情深。可惜还没起,就轻易的被负,就理所当然的被负。男儿何不带吴钩,凌烟阁上万户侯,实在是太过无法辩驳的理由。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