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五十四章 毓泷

第五十四章 毓泷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二人一来一去,被晾在旁的辛夷尴尬的清咳了声:“二殿下,长孙公子,若无要事,民女就先告辞了。”

    “急什么。你过来。”李景霈对辛夷招招手,待后者走近,他细细打量了番,俯下身来嘿嘿低笑,“你且说说,你看上我毓泷兄哪点了?”

    辛夷眉心猛蹙。

    女子有三纲五常,珍重芳姿昼掩门。李景霈说得直白露骨,如同扇着斗笠喝两大碗粗酒的平民大汉,口嘴没有遮拦,闺中事女儿羞更是张口调侃,丝毫没有皇室贵族的含蓄稳重。

    “怎么了?说不上来?我毓泷兄虽然身子差了点,但人品却是一顶一的,那些名门闺秀都配不上的。你顶着母后才气殊殊的赞誉,能入了毓泷兄的眼,也是你的福气……”李景霈不管辛夷的回答,自顾说了下去。时不时咧嘴一笑,露出一列洁白的牙齿。

    长孙毓泷终于忍不住打圆场:“二殿下,这些女儿心事,辛姑娘就是心里有谱,也不会这么当众的说给你呀。还请殿下莫再为难辛姑娘罢。”

    “哎哟。”李景霈戏谑的乜了长孙毓泷一眼,“话虽是这么理。但瞧你这眼急的,还没过门,就晓得维护自家媳妇了。”

    长孙毓泷尴尬的摸摸鼻子。辛夷眉间蹙得愈紧。前世在晋见皇后时见过李景霈,由于场面关系,记得李景霈言行端庄,威严恭谨,天生一股帝家风范。然而今日见得,哪里是皇子,更像是个端着鸟笼,叼着茶壶嘴儿,坐在街头听书还不时大喝“好”的平民市井。

    但辛夷却丝毫不敢轻看。媸妍两面,黑白难辨,都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现在的李景霈是真还是假。王家调教出的皇子,处在风口浪尖储君候选的皇子,若真有那么简单,那她辛夷也妄自重活一世了。

    “回禀二殿下。”辛夷俯身行礼,盈盈启口,“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至于长孙公子如何,奴自己如何,民女并不敢多想。只道遵从父命,相夫教子,便是好的。”

    这番话说得很是“标准”,滴水不漏。李景霈瘪了瘪嘴,也回不上什么,只得摆摆手道:“罢了罢了,什么才气殊殊,和那些满嘴三从四德的名门闺秀没什么两样。无趣,无趣。”

    “民女失言,请殿下恕罪。”辛夷适时的敛裙跪下,温驯得像只笼子里的小鸟儿。

    “你们这些官家小姐满口恕罪恕罪,若真有那么多罪,本殿哪里罚得过来?”李景霈冷着脸色,看辛夷的目光已多了缕厌恶,“退下罢。既是父皇召见已毕,早些离宫才是正事。毓泷兄,还请你送送她。我看那些小太监都是该打断腿的,太极宫那么大,她一个人哪里转得出去。再说,你们也已订亲,趁机多聊聊熟络熟络。”

    最后一句话却是对长孙毓泷言。后者连忙俯身揖手应下。李景霈阴着脸,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转身离去,竟是头也没回个。

    长孙毓泷对辛夷做了个请的姿势。“有劳公子。”辛夷一福。便跟着长孙毓泷往承天门行去。

    太极宫久置不用,很是冷清。一路上只听见刺耳的蝉鸣,太监偷躲在巷里打牙牌,还有宫道角里懒得打扫兀自打瞌睡的宫女。

    辛夷落后长孙毓泷半步,她看着后者颀长的背影,因常年病疾,而显得过于清癯。他把脚步掌控得很好,哪怕他没有回头,哪怕辛夷有时贪看太极宫风景而慢了,他也让二人保持在半步前后的距离。

    辛夷眸色深了深,出声打破了沉默:“听闻长孙公子患有固疾,可方才却陪二殿下练武,公子也该保重身体才是。”

    长孙毓泷没有回头,脚步也没有滞,声音轻柔的传来:“我打小被长孙府像个佛陀的供在房中,雨淋不着,风吹不着,唯一可做的事就是看书。所以我这身子虽连刀剑都使不了两下,但论对十八般兵器的了解,对每般兵器的使用路数,对每种路数的百十种武略,我这脑子里的墨水可是比谁都多。”

    辛夷笑了:“说到底,公子就是个动嘴不动手的。”

    “我心虽愿,此身难允。”长孙毓泷的语调虽戏谑,却莫名沉重起来,“辛姑娘不也是?只怕心里也是不愿此桩姻缘的罢。外面传言那么多,但凡京中官家小姐,提到嫁我为妇就像提了瘟疫。”

    “若是瘟疫,世间哪有这般好看的瘟疫。”辛夷带了两分小女儿心性的开玩笑。日光剪影出前方长孙毓泷的脸部线条,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大有股林下风度。

    君子也,遥遥若高山之独立,其醉也,巍峨若玉山之将崩。若是忽略长孙毓泷的病,他着实应是俊容动两京,一日看尽长安花的人物。

    辛夷不觉发神起来,长孙毓泷的声音悠悠飘来:“呵呵,那借二殿下的话,辛姑娘自己,又是如何愿应了亲事?是看重我长孙的家世,还是我毓泷嫡妻在府中的地位?”

    男子的话虽温柔噙笑,却莫名的起了股凛冽的寒气,让人难以和他的外表联系起来。辛夷眸色一闪,思绪被拉回现实。

    “我辛紫卿嫁人,嫁的便只是人。一生荣华,还不如一日真心。”辛夷说得坚毅,语调已有些不稳。

    她偏偏总是太轻易的又想起前生。

    繁华长安,十里红妆。她被乱箭穿心射死于喜轿中。她方才清醒,荣华富贵到底和那人心诡谲一般,都太过丑陋,太过不堪。充其量是一匹羡了旁人的鲜花锦,自己翻过来背面都是虱子。

    然而享一生富贵难,得一日真心更难。前者尚有可能,后者却几乎绝路。所以今生的辛夷,心也早就死了通透。

    觉察到辛夷的异样,长孙毓泷的语调多了分安慰的温和:“罢了,不说伤心事。传言直说我身有痼疾,你且不知是哪里痼疾?”

    “这个,奴家还真不知道。”辛夷听长孙毓泷主动岔开话题,心头些些一暖。

    “君王之官,先天不足。”长孙毓泷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各方名医,哪怕是御医,都说我活不过廿五。算算也没有几年了。”

    长孙毓泷忽的停了脚步,他微微仰头看见晴空,说着自己命不久矣的话,脸色却平静得让人无声就哀及肺腑。

    岐黄之言:心,乃人体君王之官。君王之官,先天不足。便是从娘胎里带来的,心上有毛病,也怪不得诸医都斩钉截铁,长孙毓泷活不过二十五了。

    辛夷停下脚步,她没有看前方男子,只顺着他的视线看向那方天空。晴空万里,日光倾城,却让她觉得心凉,凉得如暗夜里下了连日的雪,将她每个毛孔都冻了起来。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