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四十九章 昭雪

第四十九章 昭雪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良久,直到辛夷的手心都攥出了汗,龙椅上的皇帝才悠悠道:倒是胆大的丫头,也难怪会让卢家休妻了。既然你已猜到了一分,那就抬头瞧瞧,再告诉朕,你猜到的第二分为何?

    谢皇上。辛夷抬头,自信而沉稳的眼眸毫无避讳的,当先看向了龙椅上的皇帝。

    皇帝五十出头,鬓角微霜,头戴金博山通天冠,蟒龙翟纹九章绛纱袍。身材合中,脸色却有些苍白,些些发青的眼圈满是疲惫和虚弱。然而就是这样的脸,却无法掩盖他面如冠玉,鼻若悬胆,一双眸子噙着摄人的精光。一举一动间,望之俨然如山巍峨,自有股九五至尊的天生威严。

    注意到辛夷在打量他,皇帝并没有动怒,反而微微挑了挑眉。辛夷收回视线,环顾殿中,终于证实了心底最后一点猜想。

    大魏朝堂,三省六部,分文武列两侧,一品前九品末。泱泱数十人,望之不见头,却鸦雀无声,言行谨然,空气中蔓延的龙涎香,都充满了庄重尊贵的压迫感。

    而最引人瞩目的,是殿中左右站了两名中年男子。一名辛夷前几日才见过,是卢家当家卢寰。另一人玉面长髯,身形削瘦,不用猜便是王家当家王俭。

    紫宸召见,不为别的,正是这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卢锦毒死了王文鸾事件。且不论真假,起因便是曲江池边。由于被牵扯进王文鸾的私怨,卢锦挨了兄长的骂,大庭广众丢了脸面。这里面涉及到王家卢家,剩下的就是一个辛夷。

    辛夷收回视线,镇定的看向皇帝,朗声道:民女愚钝,斗胆猜测。皇上召见民女是为王文鸾小姐之死因。毕竟世人皆传,文鸾小姐被毒死,是因为曲江池畔和卢家小姐的结怨。如今王卢两世家已到场,最后一方便是民女。生死大事,事关世家。单凭两方所言,难免多争论。民女作为第三方,是最好也是唯一的证据。

    话音刚落,王家家主正一品大司空定国公王俭当先冷笑道:区区五品庶女,能牵扯进王卢纷争,也是大能耐。汝最好如实道来,不然定叫你有来无回。

    王俭言语间满是轻蔑的威胁,他甚至看也不看辛夷一眼,俨然堂下立着的只是蚂蚁。卢寰和辛夷在长安郊外相识,他的脸色柔和几分,却也没理辛夷,反而恨恨的盯着王俭。

    辛家丫头,当时场中来去,老夫虽听犬子卢钊说了遍。但他毕竟晚到,全程牵扯到的人只有你。王卢是否结怨?怨又从何而起?我儿阿锦是否被冤?你且不用顾忌,大胆道明实情。

    实情就是我儿文鸾不过是和卢锦偶有嫌隙,但那都是闺中常事。卢锦却怀恨在心,心狠手辣,直接毒死了我儿!这等蛇蝎女子,实该昭告天下,碎尸万段!王俭似乎性子有些急躁,女儿的惨死让他也顾不得朝堂礼仪,君臣尊卑,就直接对卢寰怒喝起来。

    卢寰浓眉猝然扬起,睁大的铜铃目因愤怒充满血丝:王大司空慎言!不过是同时发现了桫椤香,就断定是我家阿锦毒死了王文鸾,此事若不是太过荒唐,就是你王家有心陷害!王文鸾命贵,阿锦是我卢家唯一嫡小姐,难道就泼得了一点脏水么!

    眼看着两人丝毫不顾忌这是朝堂,直接就要沿街对骂起来。金龙椅上的皇帝适时开口了:两位爱卿稍安勿躁。真相如何,好歹要听这位辛姑娘一眼。若是贸然判断,生死事大,引起了王卢两家的误会,可就不好了。

    王俭和卢寰这才住了口,却还是互相瞪着通红的眼,如羽毛根根竖起来的公鸡。周遭的泱泱朝臣早就吓得脖子缩进了衣襟,甚至有人干脆睁眼打盹。

    涉及到王卢的恩怨,他们就算有百个胆子千条命也不敢多嘴一句。让他们朝服列席,不过是给足王卢的面子。至于诤谏出策,早就如两列咸鱼干全部不闻不问。

    辛姑娘,实情如何,尽管道来。皇帝看向了辛夷。他的声音很温和,如刮过此刻凝重的大殿的春风。

    然而他的眉间却满是疲惫,噙着隐隐的不耐和无奈。甚至身子都是软软的靠在龙椅背上,没有丝毫严阵以待,沉冤昭雪的严肃样。

    辛夷的眸底不动声色的划过一抹笑意。只怕王卢两家闹得再厉害,这皇帝李赫并没放在心上。不是不想,而是他根本无力管。

    世家殊耀,皇后干政。他这个皇帝更多是名义上的。王卢两家最后如何解决,和他的圣意并无太多干系。他需要的只是有人站出来,给王卢两家一个理由,给天下百姓一个解释。然后他作为皇帝顺水推舟,息事宁人。

    拿准了这个猜测后,辛夷郑重一拜,语调愈发坚毅:回禀皇上。此事王家不对,卢家也不对。事情真相是,王卢两位小姐并未结怨,卢钊公子斥责卢小姐也并非是是因令妹失仪。

    一言出,满堂惊。王俭和卢寰这才回过头来盯着辛夷,皇帝微微坐直了身子,四下的朝臣也抬了抬眼皮。

    辛夷深吸一口气,语调平静到极致:皇上,卢大将军,王大司空。当时民女心喜江中河灯,意外失足落水。被路过的文鸾小姐看到。文鸾小姐高风亮节,古道心肠,立马命下人相救民女。然而民女双足被水草缠住,就算身子露出了水面也迟迟不能脱险。与文鸾小姐同行的卢锦小姐心慈怜悯,焦急无比。下意识的直接伸手来拉民女。此刻卢钊公子赶到,正巧看到这一幕。后面的事,想必卢钊公子都已禀明了。

    既然是好事,卢钊为何还要当众斥责卢锦,让她大大丢了脸面呢?王俭蹙眉冷喝。

    因为卢锦小姐命贵,而民女命贱。虽卢小姐菩萨心肠,但以贱犯贵,就大大不值了。再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若是卢小姐出了意外,就算是心慈救人,也是对不起卢大将军养育之恩,对不起卢府十余年教导之恩。

    辛夷一字一顿,指尖却默默攥紧了。从自己口中说出来卢锦命贵,民女命贱,实在是字字扎在心窝上。要不是为了脱离险境,她绝不会如此承认。

    她要的不是认命,而是改命。这条路一旦踏上,就半步也错不得。

    辛夷平息了心神,向卢寰和王俭一拜道:大司空,大将军,心慈救人,菩萨心肠,这是天大的好事。又怎会有卢锦小姐和文鸾小姐结怨呢?既然并无怨,卢锦小姐有何必毒死文鸾小姐?还请大司空和大将军三思。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