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四十五章 家国

第四十五章 家国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辛周氏这话来得突兀,却又显得很自然。辛夷的心底霎时起了波澜。

    常皇子,这个大魏皇室隐秘中的关键人物,被一个守寡十年的普通官家老太太提起,实在是太过诡异。

    见辛夷半天没回应,辛周氏又淡淡道:“紫卿如何看待常皇子,还有王皇后的二皇子。不必顾忌,尽管言来。”

    辛夷喉咙动了动,脸色重归平静,她咧嘴笑了:“这等皇室密辛,且不论满京城的锦衣卫,但我一个五品官的庶女,只关心即将的相夫教子。那些大明宫有的没的太过遥远。夏虫不必语冰,还请祖母见谅。”

    说着,辛夷沉着的迈动绣鞋,走过了辛周氏。裙侧二十只环佩分毫未响。

    辛周氏也笑了:“紫卿和柳禛小子论得,和亲祖母还说不得了?”

    辛夷曾于春风堂与柳禛论及此事,当时柳禛说“春风堂中事,唯有春风知”,连锦衣卫都瞒得过,就不知辛周氏如何知晓。

    最关键的是,辛周氏称呼柳禛为“小子”。

    柳禛五十来岁,辛周氏六十出头,就算辛周氏大柳禛近十岁,但因柳禛“伏龙先生”的才名,大魏哪怕是百岁老人也得在柳禛面前,执晚辈学生礼。

    辛夷压下心底纷杂的念头,她有意放慢脚步,让几欲出声的铃铛全部平息下来,才缓缓开口:“与其一人有不如大家都没有,所以常皇子会有世家支持,而二皇子有现任皇后为助,还背靠王家,所以亦不容小觑。”

    顿了顿,辛夷笑了笑:“至于常皇子是否还活着,王家查了二十年都没查到。紫卿就无权置喙了。但是,紫卿直觉,常皇子尚在人世,不然也不会到如今,太子之位都悬而未决。”

    辛周氏点点头,眸色有些恍惚起来:“大魏建国百年,却落得如今皇后干政,世家割据的局面。大明宫不是皇帝的大明宫,九州不是君王的九州。这大魏的天,得变变了”

    辛夷意味深长的看了辛周氏一眼。她有种古怪的感觉,就是她和辛周氏各说各的话。看似在探讨,其实没有甚交集。

    就好像一个经验丰富的棋师坐在台下,台上一个初出茅庐的棋徒犹自弈得酣畅,棋师却喝着自己的茶看都没看一眼。

    辛夷蓦地心中一紧。福至心灵,她果断开口:“祖母到底想听紫卿说什么?”

    辛周氏眸色深了深,她咧嘴一笑:“你这丫头,被休了次妻后,人就变鬼灵精了。我还想听什么?总不想听你给柳禛小子已唠叨过一遍的漏嘴。”

    辛夷如娇憨的少女扑哧一笑,心底却是丝毫不敢松懈:“那紫卿就好好和祖母说说。二皇子和常皇子争位,实际上是世家间的博弈”

    “我也不想听这个。”辛周氏摇摇头,眸底一划而过的遗憾,“紫卿可记得,祖母方才所言?”

    辛夷本能的应道:“记得。大明宫不是皇帝的大明宫,九州不是君王的九州。这大魏的天,得变变了”

    “对了。永远记得这句话。”辛周氏点点头,“因为这是大势。不是谁做皇帝哪个世家掌权的问题,而是世之大势。朝代更迭,兴亡交替,这是人力无法干涉却又和人力息息相关的大势。”

    辛夷深深吸了口气,眸底有异彩闪烁:“不过,王家的二皇子和其他世家支持的常皇子,还是世家间的争斗,不过是谁当一二的问题。和天下大势何干?”

    “错!”辛周氏嗔怪的白了辛夷一眼,“蠢丫头,没听明白方才祖母的话么?九州的天要变,注定的大势已近,世家间再怎么斗,扶谁当皇储,都会最后导向这个大势。所谓百川汇海,势不可挡也。”

    辛夷陷入了沉默。她突然觉得自己的愚蠢,自己再如何算,都只看到了下一步的棋。而辛周氏却看到了整盘棋局,甚至棋局之道。

    势在人为,势亦不在人为。

    此乃真正的天下棋局。

    辛夷心中一动,脱口而出:“大势,即九鼎与七鼎之争。七鼎势盛,九鼎难尊,虽七鼎暂压九鼎,但长此以往,局面必破,大势必兴!”

    古训曰:天子九鼎,诸侯七鼎。九鼎即为帝皇,七鼎乃是世家。

    虎兕相争,兴亡更替。无常盛之荣,亦无常弱之寡。福祸相依,盛衰流转,此乃历代之鉴,天下之势。

    辛周氏微笑点头:“紫卿在迷茫难落子时,在彷徨苦算计时,都要谨记此大势,方不至于目光短浅,沦于鼠辈。”

    辛夷重重的点点头:“孙女记下了。一定时时谨记,刻刻提点。”

    “倒不用如此,你也做不到如此。漂亮话谁都会说,却都忘了人心难测。”辛周氏摆摆手,她的脸色忽地庄重,笼罩了层灼灼的光彩:“棋局纷纭,步步算计。或有无奈之棋,或有失误之棋,难说总能遵循棋道。故,不求步步践道,人亦有愧,但谨记天下大势,却能警醒自己,棋局最后的终点,一定是家国。”

    最后句话掷地有声,如千万钧宏钟在天地间回想。惊天动地,声撼九霄。震醒无数梦里人,敲惊几多蒙尘心。

    辛夷脸色几变,竟噔噔噔连退数步,裙侧的环佩丁呤呤响成一片。

    辛周氏眸色一深。她说话的语调愈发温柔,然每个字却愈发沉重:“我不知道紫卿的棋道是什么。但我希望,以祖母的身份希望,这会是我孙女儿的棋之道。”

    辛夷嗫嚅着唇想应些什么,却根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心窝热乎乎的发烫,将她从冥府捡回来的冰冷魂魄都烫热乎了。

    棋局或有错子,但真正的弈者断无“错道”。以大势为鉴,以大局为镜,只愿棋局最后,是乃家国。

    辛夷心尖忽冷忽热,嗫嚅了嘴唇半晌,却是说不出一个字。辛周氏的每句话都好像当头洪钟,砸得她灵台嗡嗡乱响。

    棋局分黑白,人心难善恶,七鼎遮天,九鼎当怒,步步算计谋九州,朗朗苍天问社稷。一语成谶。

    看着辛夷脸色几变,辛周氏笑意愈浓。她探出上身,拍了拍辛夷手背:“六丫头这就搬回玉堂阁罢。宫里规矩的教导这便了了。”

    辛夷一愣:“了了?”

    “不错。”辛周氏点点头,“皇帝不会因为宫仪降罪一个人,也不会因为宫仪就重用一个人。若真有这么简单,当皇帝也太容易了。”

    辛夷顿时哀怨的瞥了眼裙侧累累环佩:“那祖母您还”

    辛周氏朗声大笑三声,有辰星般的精光在她眸底流转:“好歹圣上口谕,总得做做样子。你这个丫头平日野惯了,学点仪态也没什么不好。”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