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四十四章 教习

第四十四章 教习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小哥哥。”辛夷探询的看向辛栢,辛栢点了点头,有些无奈的对卢寰揖手:“大将军您看”

    卢寰朗声大笑:“罢了!既然是公子开口,本将军岂有不依的理!放人!”

    本来箭在弦上,如临大敌围着辛夷二女的将士瞬间撤退,卢寰也转身回步辇,只在身后留下句“老夫告辞。辛公子有空了来卢府坐坐”,卢家车驾便又启程,浩浩荡荡往长安城去。

    “恭送卢大将军。”辛栢拉辛夷退到路旁,让行卢家车驾。良久后,长龙般的车驾才消失在尽头,只有郊外官道上的扬尘许久未散去。

    高宛岫经此一劫,人都吓懵了。她和辛夷辛栢寒暄了几句,就带着高家仆从匆匆离去。

    原地只剩下辛夷辛栢二人,辛夷站在离辛栢三步远的地方,始终不曾靠近。

    “阿卿胆子也太大了些。平日闹闹也就罢了,怎么偏去惹卢家的老当家。”辛栢似乎没看见辛夷的疏远,只是如嗔怪淘气妹妹的兄长,带着宠溺和后怕的苦笑。

    辛夷眉梢一挑,似笑非笑:“阿卿胆子大,恼了卢将军,差点丢了命,小哥哥胆子更大,阻了卢将军,却能救了人家的命。和小哥哥相比,阿卿果然是功力不够。”

    谎言,功力不够。

    算计,功力不够。

    心如铁石,也功力不够。

    辛栢温柔一笑,伸出手来抚抚辛夷脑门顶:“又说什么没头没脑的胡话,莫不是被卢家吓傻了?罢了,小哥哥带你回去。若不是府中来了贵客要见你,我也不会凑巧出来找你。”

    辛夷苦涩的勾了勾唇,只得转了话题:“贵客?见我?爹爹是什么意思?”

    辛栢摇摇头。他牵过骏马,扶了辛夷上去,自己坐在后面护住她,才沉声道:“宫里的。”

    三个简单的字却有千钧之压。四下的空气仿佛都不寻常起来。

    辛夷立马住了口,神色也多了分莫名的凝重。二人一路无话,骏马嘶鸣,扬蹄如风,半个时辰后,二人就站在了辛府大门口。

    “直接去上房。耽搁这么久,只怕爹爹早就急了。”辛栢顾不得歇口气,把辛夷扶下马就往府内赶。

    没想到二人刚转身,就和才从府里出来的人撞了个正着。

    辛栢脸色微变。

    辛夷却是有分好奇。府内出来七八个人,正中簇拥的是个精瘦身材,马脸细眼的中年男子,他一袭深绯色销金彩缎如意袍,腰系犀角玉带,手执鹿尾拂尘,竟是宫中正四品大太监的打扮。

    沈岐落后他一步,弓着老腰连连赔笑:“郑公公息怒!息怒!犬子已经去找小女了,估摸便快回来了咦?”

    诸人这才发现府门口匆匆赶来的辛夷二人。辛栢连忙上前行礼,辛岐却理都没理他,只顾阴着脸瞪辛夷:“混账东西!你到底去哪儿了?让郑公公等了这么久,还不过来请罪!”

    辛夷心下了然。两世记忆叠加,这郑公公怕便是御前总管大太监,郑忠。他原是郑家家生奴才,后来送入宫当了太监。一路摸爬滚打,成为今日皇帝跟前的内闱第一心腹。

    “民女辛夷给公公请安。”虽心下有诸多疑问,辛夷还是中规中矩的上前行礼。

    郑忠打量了她几眼,朝天的鼻孔里挤出一声冷笑:“一个未出闺的官家小姐,不带丫鬟就到处抛头露面,真是粗鄙浅薄,不堪入目。啧啧,再瞧瞧这模样儿。我长安为国之根本,天子脚下,讲究的是大气富丽。可你瞧你,一眉一眼都是小家子气”

    辛府诸人都安静听着,就算郑忠通篇数落,也没人敢回嘴半句,还得赔笑“公公妙言”。

    且不说郑忠正四品的官阶,光是他头上顶的“郑”姓,就让整个辛氏惹不起。

    良久,郑忠自己也说累了,见辛夷始终面色平静,他也失了兴头,甩了甩拂尘尖声道:“罢了。咱家今儿来是传皇上口谕,本来是给昌平县君的,可由着与辛姑娘有关,便想顺道见见。”

    郑忠顿了顿,轻蔑的瞥了眼辛岐,怪声叹了口气:“如今看来,真的念吾皇圣明。不然凭辛姑娘这通身粗陋,不是冲撞了圣颜,就得污了宫城的皇气儿。”

    辛岐连忙陪笑:“公公说的是。大魏天子,真知灼见,岂是微臣等能揣度的。”

    “时候儿不早了。辛大人回罢。记得三日后,宫里的人会在朱雀门接令爱。若误了时辰,罪过就大了。”郑忠翻了个白眼,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扬长而去。

    待飞扬的尘土消停下来,辛府又变成了门可罗雀,冷瓦陋门。辛岐意外的没有发火,他神色复杂的看了辛夷一眼,就负手独自进府去,只在身后留下句“去慈兰堂罢,老太太候着你了”。

    辛夷抬眸凝视着辛岐的背影,年过五十的男子背部已有些伛偻,脚步却依然稳实,好似压了太重的山。

    步步难行,却也不得不行。

    皇上召见辛夷。

    这是郑忠传来的口谕。而且考虑到辛夷从未面圣,又出身寒微,怕初次入宫冲撞了圣颜,便令昌平县君临时教导三日,上至宫廷礼仪,下至面圣回话。

    昌平县君为五品外命妇,又多次进宫与圣上对弈,加之同为女眷,诸事便宜,才有这样道圣旨。

    不知是福是祸的圣意,让整个辛府都沸腾了。议论猜测或羡慕嫉妒,汇成了所有不安的暗流。

    外面闹得如何,辛夷全然不知。她直接搬到了慈兰堂,和辛周氏住一个园,以便教习。

    然而此刻的辛夷,却面对一桌的环佩苦笑:“祖母,这些环佩都要孙女戴上么?”

    辛周氏端坐于石凳子上,笑得云淡风清:“不错。一共二十束玉佩,皆系银铃,束于裙侧。女子之行,讲究端庄稳重,步步银铃不响,则汝就算合格。”

    二人位于慈兰堂的苑子,小桥流水,粉荷翠楠,却瞧得辛夷丝毫高兴不起来。石桌上的环佩共二十个,在如此重压下,要走得轻盈飘逸,二十个铃铛还一个都不能响。

    辛夷觉得,这趟进宫面圣,于她就像上刑场。辛周氏的话又不得不依,她只得束上环佩,踉踉跄跄的走起来。

    结果自然是每走一步,二十个铃铛就响成了片。辛周氏瞧得连连蹙眉,低斥不断,辛夷只觉内火中烧,又偏偏泄不出一丝热儿。

    忽地,辛周氏的声音悠悠传来:“紫卿是如何看常皇子呢?”

    一句话含了淡淡的凉意和森然的试探,辛夷内心猛跳,平息了良久才让二十银铃不响。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