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四十一章 秘闻

第四十一章 秘闻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李,常,这是太过敏感的两个姓。

    她不认为伏龙先生会拿隔壁王麻子家的李三常四和她说事。

    天下棋下的是天下,下棋者算的也是九州。

    大魏建国三百年,李家治世。当今皇帝李赫还是皇子时,冷落嫡妻王氏,而宠幸侍妾常氏。据说常氏饱读诗书,聪慧过人,尤精鬼谷子,得古圣纵横家真传。可谓是李赫在十五个皇子中脱颖而出、最终登基为帝的幕后第一军师。

    李赫即位之初,迟迟不愿立嫡妻王氏为后,反而与王氏和常氏约:谁先产下男婴,就立谁为后。

    不久,常氏首先生下男婴,这也是李赫的第一个儿子。李赫大喜,当即立下诏书,封常妃为后。然而,还没等到封后大典,准皇后常氏就和小皇子失踪了。

    若干天后,人们在长安护城河里发现了常氏的尸体。据说常氏是中毒而死,死相安宁。但是,常氏的小皇子却在大魏失去了踪迹。

    早就不满于常妃之事的王家连同五姓七望共同发难。李赫迫于压力,重封王氏皇后位,并对王家大肆封赐,以示安抚。这也渐渐造成了今日王皇后势盛,皇帝人轻言微的局面。

    事情过去近二十年,逐渐平息,王皇后也诞下了皇子。唯一的悬念就是常妃的小皇子音讯全无。

    在王皇后干政的今天,无人敢提及常妃事,连那个失踪的小皇子,也被人们偷偷称为“常皇子”。有人说常皇子早就死了,也有人说他被皇帝暗中保护了起来。众说纷纭,真假难辨。

    所以,听柳禛提到“白子为李,黑子为常”,引出这段大魏隐秘,辛夷也不禁心神不安。

    “先生虽号为伏龙,但有些皇室密辛,还得多留个心思。不然那含凉殿的王皇后,还有遍布京城的锦衣卫,可不会顾忌先生伏龙之名了。”

    辛夷镇定了心神后,露出了分警告的微笑。她在警告柳禛祸从口出,也在警告他,不要把莫名的祸头往自己身上扯。

    毕竟,论及捕风捉影,疑神疑鬼,那大明宫里的权贵者,那长安暗中的锦衣卫可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柳禛神色如昔的莞尔,他执黑子落一棋,缓缓道:“若是连这也不敢论,我也不配为伏龙。姑娘信么?就算皇后和锦衣卫知道是我在议论,也不敢拿我如何。辛姑娘大可放心。春风堂中言,唯有春风知。来去如春风,无踪亦无影。”

    辛夷大有深意的打量了下柳禛。她虽不明白他如何来这么大口气,但主人家都这么保证了,她也不便多问。伏龙伏龙,或许真有过人之处,她也未可知。

    半晌,辛夷沉了口气,终于企口道:“若论及黑白李常,只怕局眼是五姓七望的支持。毕竟当今之事,世家之力就可决定一切。”

    柳禛点点头,又落一子道:“姑娘可知,常皇子有多少势力支持,倒也不会弱了王皇后的皇子。”

    辛夷露出了分嘲讽的微笑:“五姓七望,一丘之貉,俱是有利则为盟,无利则为敌。若扶了王皇后之子登基,大魏岂不是成了王家的天下。其余的五姓七望只怕日子就难过了。”

    说着,辛夷伸出手,将白子局中的几颗子翻黑,顿时,局面扭转,输赢对换。

    “大魏礼法森严,嫡长子继承制。所以,扶王皇后之子,还不如扶常妃之子。常妃非世家,常皇子登基后,五姓七望谁都没得利,反而公平。况且,真正算下来,常皇子才是真正的嫡长子,这也是世家扶他的最铁理由。除非确认常皇子已死,不然连势可干政的王皇后也无法推翻这一点。”

    辛夷说得眉目平静,语调娓娓。她不懂朝政,但却懂人心。比如一人有不如大家都没有,比如最可怕的事是一碗水端不平。

    五姓七望,就如同个大染缸,黑的白的进去后,就只剩下名为“利益”的乌糙糙的一团。

    辛夷眸底瞬间浮出不符合年龄的沧桑,看得柳禛笑意多了分深意:“那辛姑娘以为,五姓七望中,到底是哪一族在扶持常皇子?”

    辛夷兀的目光灼灼的盯了柳禛一眼,旋即低头下去,又是副安分随时,自云守拙的样子。

    “扶常,除了王家外的任何一家。但只是有可能,并不是都有可能。也难保世家坐山观虎斗,鹬蚌相争得魚翁之利。所以,恕小女子无胆置喙。”

    人心诡谲,世家唯利。既不愿让王家独大,又不愿做出头鸟。唯有势盛又娇矜的世家,才会没有多余顾虑。

    辛夷虽然心底已有计较。但她绝不会说出来。一来那确实只是猜测,二来就算柳禛说春风堂如何,辛夷也不敢完全信柳禛。

    若柳禛以棋局见解为诱饵,就和她论了番天下大势,这伏龙先生也未免,随意到诡异了。

    柳禛的指尖停留在棋局上空,半晌,他忽地有些自嘲的一笑:“瞧我,下棋都下糊涂了。你我说东道西,但都忽略了个最大的前提:常皇子得还活着。”

    “这个,小女子就更不知了。”辛夷陡然打断了柳禛的话,眉间有缕寒气,“不过,小女子却知,看棋之论,权作雅趣,小女子已经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知可否足抵血珊瑚的诊金?”

    柳禛愣了下,旋即似笑非笑:“辛姑娘不懂下棋,却有棋者之心。可惜了。”

    辛夷不甘示弱的盯着柳禛,莞尔道:“无所谓可惜不可惜,棋道既为雅趣,闲时求一乐而已。至于其他人怎么下棋,紫卿没兴趣也不关心。”

    “如此,是禛唐突了。”柳禛一揖手,神色间无半分异样,“既然以此,诊金已抵。我会命小厮把解药拿与姑娘。”

    “有劳先生。紫卿告辞。”辛夷起身福礼,接了小厮送来的药包,就转身离去,没有丝毫驻足,也没有半点回头。

    然而,辛夷刚走到外堂,还没出门,就发现自己出不去了。

    不知何时,春风堂外围拢了大批兵卫随从,黑压压的一片看不到头,将春风堂的所有出口堵了个水泄不通。

    为首的一个腆肚子、锦衣华服的中年男子,正鼻孔朝天的叫嚣着:“这家医馆的人听着!尔等挡了大将军的车架!我等得大将军之命,特来砸毁此医馆。能为大将军让路,也是尔等荣幸”

    说着,中年男子管也没管医馆中人的反应,一声令下,就有大批手执刀戟的兵将上来,硬生生的开始砸春风堂。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