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三十八章 青梅

第三十八章 青梅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辛夷和李景霆同时转头看去。辛夷眸色微起涟漪,李景霆却是脸面有些难看。

    江离没有走正门,他就坐在窗楹上,姿态闲雅如赏月吟诗,月光中他的容颜飘渺若仙,及腰墨发轻拂,一袭素衫微开衣襟,露出痕玉雕般的肌肤,更添魅惑几许。

    他手中提着个青瓷酒壶,眸底有些醉意,他一仰头灌了口酒,才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辛夷:“今晚和故友小聚,开了五十年的青梅酒,尽兴下喝多了些,这才误了时辰。”

    辛夷不知怎的,竟是松了口气。他只是因为美酒,而不是不愿而失约。

    这时,李景霆沉声传来:“棋公子倒是来晚了。连本殿都早了一步,公子可要自请罪了。”

    江离瞥了眼李景霆,见他一身江湖打扮,戏笑道:“好大的口气!难道梁上小贼也占山为王了么?”

    李景霆的嘴角抽搐了下,他取下蒙脸黑布,威严道:“看清楚本殿是谁,还敢胡言乱语。”

    江离嘲讽的笑意愈浓:“原来是三皇子殿下。这儿是辛府,又不是你的府邸。再说,以前在下去殿下府邸,与殿下对弈,殿下可是半次都没赢过。”

    “放肆。”李景霆低喝声,他的视线在江离和辛夷间来回,“棋公子今儿是来看笑本殿的棋艺,还是来英雄救美的?”

    江离却没看辛夷一眼,而是盯紧李景霆,眸色有些幽微起来:“那殿下,今儿是来做什么的?”

    李景霆低低一笑,脸色也有些异样:“只怕我得先问公子,公子今晚是来做什么的?”

    被晾在旁的辛夷听得迷糊。然而江离的下句话却让她瞳孔猛然收缩。

    江离眸色愈深,如深渊里的海水弥漫:“你终于来了,三殿下。”

    终于,两个字被江离咬得如从齿缝间迸出,凉得让辛夷心中一动,她顾不及一旁的李景霆,就脱口而出:“棋公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说不清楚,为什么那一瞬间自己急了。她敏感到只因“终于”两个字就横生猜测,她害怕到要马上亲口去证实。

    就算她心底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她还是不愿向自己承认。

    江离喉结动了动,他别过了头去,没有回答。

    李景霆有些嘲讽的冷笑出来:“辛姑娘,你还没看清?棋公子这阵子接近你的目的,不过是故意试探我。他算计多日,我终于来了,他赢了这一盘局。漂亮。”

    辛夷只觉得脑袋里轰隆隆乱响,愣愣应道:“殿下不是来杀我”

    “这也是目的。但你忘了一点,就是时间。”李景霆瞥了眼玉漏,“一日二十四个时辰,我为什么偏在这个时候来,还算准了会碰见江离。我这是一箭双雕。棋公子不也是?其中一雕是接近你试探我,另一雕”

    李景霆拉长了语调,带了分令人遐想的揶揄乜向江离:“另一雕,是不是顺带眠花卧柳,红袖添香?”

    “我与辛姑娘清清白白。”江离兀的应道,视线没留意和辛夷的目光相碰,他又匆匆移开。

    辛夷却觉得整个心,如绑了千斤大石块,在深渊无尽的沉沦下去。

    她似乎没什么感觉,又似乎痛得钻心。

    “有劳公子。”辛夷上前一步,对着江离款款行礼。这是他们这阵子相见时的见礼,却没有人再回应“姑娘客气”。

    辛夷竭力使自己音容平静,好像自己根本就没在意什么:“敢问公子,笛,吹的是梦里还是梦外?”

    江离的脸色清冷得如同初见,唯独在听到辛夷的问话后有些许涟漪,但只是瞬间,又恢复如初。

    见江离不回答,辛夷又上前一步,柔声道:“敢问公子,棋,下得是对还是错?”

    江离深吸口气,面无表情的应道:“本公子说过,必需算对每一子,赢对每一步。”

    “可是公子也说过,棋,是下错了。”江离话音刚落,辛夷就有些急的提高了语调。

    江离挑了挑眉梢,他终于转头看向辛夷,可眼眸依旧平静到陌生:“如此才对。”

    “所以,错棋,也是公子算计中的一步?”

    辛夷想了想,旋即露出了嫣然的笑意,笑得秋水眸底一片漆黑。

    江离没有说话,算作默认。他摇了摇手中酒壶,淡淡道:“青梅酒当趁热饮,方不损其味。此酒有些凉了,麻烦辛姑娘为我和三殿下温温酒罢。”

    辛夷面色如昔的接过酒壶,行了一福,就转身离去。

    可待她出来走到一处僻静的角落时,她脸上的笑意瞬间冻结,并以可怕的速度由青色变为了苍白。而这样苍白的小脸,却是没有任何表情,连眼神都是木木的,没有焦距。

    辛夷凝滞了会儿,她忽地举起那青瓷酒壶,狠狠地往地面摔去。

    尖锐的刺响。酒壶碎了一地。瓷片骨碌碌溅得到处都是,青梅酒香四溢,却是散发出一缕缕凉气。

    酒太凉,凉得辛夷浑身一个哆嗦,仿佛从梦里醒来,她的脸色又恢复如昔。

    “可惜了。”辛夷瞧了地上的酒壶一会儿,就从容的往厨房去。她得重新换壶好酒,还要拿个好酒壶,不然赔不起人家的百年青梅。

    而这边的玉堂阁。自辛夷出去后,堂内的气氛顿时有些凝滞。

    江离也不管李景霆是皇子,自顾坐下来,坐了个请的姿势:“殿下请。”

    李景霆蹙了蹙眉尖,也没说什么,便在对面落坐:“玉堂阁外都是本殿的影卫,所以你我二人在此说的话,绝没有第三个人知晓。”

    江离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殿下先说,还是我先说?”

    “无妨。”李景霆的神情渐渐凝重起来,一股内敛的精光从他眸底升腾而起。

    江离却是闲适的拿右手支着头,不慌不忙道:“在下借辛夷试探殿下,只是想确定,她到底是殿下的棋子还是弃子。毕竟,此女闹出卢家休书事后,整个棋局都变得有趣了。”

    李景霆心下一动。他想起辛夷被休后,他秘密召见,才发现哪里是棋局,而是她,她这颗棋子都变得有趣了。

    明明是号为木头戒尺的棋子,却仿佛又不被任何人所掌控,不被任何一方所容纳。

    如果说下棋者在利用她,那她也是在利用下棋者。

    与棋局格格不入,却又让任何人都无法忽视她。

    “所以呢,棋公子得出这个答案后,目的是什么?”李景霆甩开飘远的思绪,重新逼视向江离。

    “这关系到我下一子该如何落。就如同我欲渡河,总得先弄清此河深浅,才能决定是趟水过、乘舟渡,或者太险根本就渡不得。”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