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三十七章 夜访

第三十七章 夜访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那得看殿下是以什么身份擅入我玉堂阁,民女再行礼不迟。”辛夷似笑非笑,清凉的眸子没有一丝避讳的直视李景霆,瞧得后者都有些挂不住脸。

    今晚的李景霆,身上一件刻丝灰鼠玄锦披风,头戴竹笠下压,面蒙黑布只露眼鼻。他整个人都笼在黑色里,如同江湖夜行的侠客,哪里还有初见时丰采俊朗的皇子风度。

    “本殿进屋来并未取下蒙脸黑布,你如何认得的?”李景霆的声音低沉,听不出喜怒。

    辛夷泛起嘲讽的一抹笑:“一个曾经要杀我的人,就算蒙着脸,我又如何不记得?如何敢不记得?”

    辛夷加重了敢字,几句话说得寒意料峭。李景霆身为皇子,不是秘密传召,而是私自来见,她便赌定自己占主导权,那么放肆一下也不是没有胆。

    女子话中冲意,李景霆自然听得出来。他想起初见时,她是那般水秀的模样儿,楚楚动人下暗藏凛冽刀,却也是藏得不动声色。哪有今天这般,显山显水的样子。

    “本殿忽然明白,他要下毒害你的理由了。”李景霆蓦地咧嘴笑了。

    就算知道对方是皇子,是下棋者,辛夷还是忍不住心间猛跳。好不容易平复下来,她才启口问道:“他,还是她?”

    李景霆的眸色深了深:“无差。奴才为主子办事,他的意思就是她的意思。”

    辛夷的指尖抖了下,只是瞬间,又恢复如常。

    前些日那种下的怀疑的种子,肆无忌惮的疯长,遮蔽了她整个心间,再没有一丝隙。

    再次抬眸间,辛夷的小脸已布满苍白的冷漠:“方才殿下所言,愿闻详解。”

    李景霆自顾搬了绣墩坐下来,修长的指尖轻敲桌案,缓缓道:“棋局双方,一黑一白。然而还有最可怕的一种,便是灰姑娘就算不下棋,也曾听闻过天下棋否?”

    辛夷点点头。何止听过,她还见过,亲手下过。虽然只是仿品,也让她惊心动魄。

    棋局诡异,造化天工。棋分双面,可白变黑,黑变白,所谓虚虚实实,敌我难辨。

    “那便是了。”李景霆续道,“除你视线中的黑子白子,最可怕的却是那将变未变,待势而动的棋子而辛姑娘如今,就是这样的棋子。”

    棋,将变未变,待势而动。如今为黑,下一刻变白,如今为白,下一刻变黑。此子之可怕,就在于“不确定”。

    而最简单最省事的办法,无疑是除之而后快。

    辛夷凝神细思了会儿,忽地咧嘴一笑。这笑看得李景霆一愣:“你笑什么?”

    辛夷眉眼弯弯如新月,然而却如同浮在皮面上的月光,丝毫没有到眼眸深处去。

    “待势而动的棋子,不若黑也不若白。换句话说,会让双方都有弃子的理由。殿下,民女说得可是?”

    辛夷浅笑柔语,然而眸底的凉薄却渐渐氤氲开来。

    棋局之中,只有“有用”和“没用”的棋可以存活,除此之外的棋子,都有理由被双方灭杀。

    不为吾所用,不如诛之。正所谓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

    而那个暗中的“他”都已经下毒,辛夷已经隐隐猜到了,李景霆登门拜访的目的。

    李景霆眸色深了深,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辛夷说下去。

    辛夷自顾斟了杯茶,润了润有些涩的喉,娓娓续到:“我是棋局中最特殊的棋子,却也是最该死的棋子。他已经下毒,就不知殿下今日,将如何判我的死刑?”

    辛夷说的一字一顿,心平气和。就连最后半句话,也被她说得事不关己,好像听书一般。

    李景霆的眸底划过一抹异彩,瞬息又恢复如初:“辛姑娘,你还算漏了一点。那就是本殿就算要杀你,又何必亲自来玉堂阁一趟。”

    辛夷心中一动。她好似确实漏掉了这点。

    “请殿下指教。”

    “因为本殿还不愿弃子。”

    “那辛夷还要谢过殿下慈悲了。”

    “棋局中人,讲慈悲,就如同讲自绝生路。我之所以不愿弃子,是因为赌,赌掌控你这颗不确定的棋子,会比其他听话的棋子,带给本殿更大的好处。”

    “灰子之惧,人人诛之。殿下却想反其道而行之,可真是太有勇气。也不怕引火烧身,我毁了你整盘局。”

    “我敢赌,因为我是李景霆。若是这个都不敢,又如何与他赌。”

    “谁?”辛夷一愣。她好似觉得,李景霆话中出现的“他”,便是他所言“或许在他手中,我也不过是棋子”的男子。

    李景霆眸色一闪,自知说漏了嘴,便立马掩饰了过去:“棋局对弈,不敢赌之人,不敢论赢。所以,辛六姑娘,本殿给你一次机会。”

    “殿下请说。”辛夷弯腰一福,眸色一寸寸沉了下去。

    李景霆看着辛夷的脑门顶,微微眯眼:“你为何要嫁入长孙家。给本殿一个解释。别说什么父命难违,连卢家之亲都能想法闹掉的人,绝不是辛府决定什么就照做的。本殿要听的,是你自己的理由。”

    辛夷的眸底顿时划过雪色。好似初春的那看似平静的冰面融化,尚还寒意料峭的江水一下子奔涌而出。

    然而因为她低头行礼,李景霆并没有发现异常。再次抬眸间,辛夷又恢复了淡然的脸色。

    说自己嫁,是图长孙嫡夫人的名分,无疑是“超脱掌控,另立山头”的棋子自寻死路。

    而说自己嫁,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李景霆已经将此路堵死。

    半晌,辛夷露出了小女儿般的笑意:“朱门荣华,公子良人。辛夷为何不嫁?”

    李景霆盯着辛夷的眼,没有说话,辛夷也直直的凝视着他,没有丝毫躲闪。

    “这种蠢话,你也说得出?棋局之中,唯有利益,无关风月。”李景霆忽地冷冷开口,“辛姑娘,那就怪不得本殿了。”

    最后一个字落下,屋内的杀意顿时凝为实质。李景霆缓缓举起了一个手势,双指一旦敲下,则玉堂阁外埋伏的影卫则会齐刷刷动手。

    瞬息之间,毁尸灭迹。棋子命贱,命不由己。

    辛夷笑了。如果今日她就命归地府,那她和前世一样,猜不透人心,看不清人性,就真的蠢透了。

    所以,她还有最后一招救命棋。就是以红绫馅饼道出辛府所藏神秘人物的事,把自己的一切行动扯到他身上去。虽然会两方得罪,但至少现下,可求得一丝生机。

    辛夷樱唇轻启,刚要说话,却是另一个声音从窗楹传来

    “本公子不过晚来几步,就瞧了这场好戏。”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