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三十四章 晚笛

第三十四章 晚笛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她梦见了前生。

    她坐在那台嫡妻规格的八抬大轿里,身上凤冠霞帔,胭脂如画。她听见周围百姓的羡慕恭贺,她听见鞭炮鸣锣惊动了十里长安。

    她却独独瞎了眼,看不到街旁埋伏的卢家弓箭手。

    乱箭穿心,红妆作白,在梦里的这一次,她没有再醒过来。

    她惶惶梦游地府,见到了阎王判官,生死簿上只判了她一句:玉轴姻缘误卿卿,黑白相逢大梦归。

    皇帝赐给一品重臣的圣旨为玉质卷轴,以显示其尊。而当年皇帝予卢家的赐婚圣旨,便是玉轴。黑白黑白,即为棋局对弈双方,虎兕犄角博弈。

    御赐良缘惊长安,却反倒误了她卿卿性命。以为是盛世荣华一生巅峰,没想到只是棋局双方博弈的牺牲品。

    可惜,她纵有千般明白万般不甘,也再没有悔棋的机会。

    “辛夷!”江离不大的一声直呼其名,却让辛夷吓得浑身一抖。

    这呼唤如惊醒梦魇的一记响钟,让辛夷眸底的迷惘渐渐消退,双眸恢复了清明。

    “石中玉毒,其解药更毒。让人于梦中再历平生沧桑,大悲大喜瞬息百过。很多人受不住,直接在梦里疯癫。毒还没解,先把命丢了。不过好在服一次解药,魇只有一晚。”江离淡淡的声音如清泉流过。

    辛夷半醒半寐的听着,她脑子里模模糊糊,好像有千万只小虫子闹腾,她怔怔的盯着窗外月夜,忽地有些辨不明。

    这到底是前生她出嫁之前,还是今生她重活一次。

    然而她唯一清楚,她不能再闭眼。她太怕,怕自己再闭眼过去,就醒不来了。

    没有任何征兆的,辛夷忽地心中大恸,她眼睫毛一眨,泪珠就稀里哗啦滚了下来。

    她没有啜泣,甚至苍白的小脸也是木然,唯有泪珠不受控制的往下滚,无声的融化在夜色里。

    江离也不再说话,他就坐在榻边,看着窗外,天幕上的明月在他眸底微澜。

    玉堂阁内寂静无比。只听见风吹得窗下芍药花枝轻拂,珠帘浮动银钩微响,玉漏滴答,烛泪如珊瑚珠子一颗颗滚落。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直到辛夷泪痕干,锦衾上被泪浸湿了一块,江离才轻轻开口:“你被梦魇着了。”

    辛夷自嘲的一笑,眸底噙着不符合年龄的沧桑:“哪里是被梦魇了黄粱一梦,庄周梦蝶。竟不知真真假假,徒留惘然罢了。”

    十五岁的女子,浑身都散发出清冷的气息,并不觉得有如何哀,却让人无声中就断了肠。

    江离的眸色深了深。他一勾唇角,低语道:“别多想,解药诡然而已。天亮还早,你要不要再歇会儿?”

    辛夷摇摇头。她哪里还能闭眼,还敢闭眼。好在解药维持当晚,她也只能生生挨过去了。

    “也好。”江离起身,眼眸瞥了眼辛夷,唇角顿时浮起抹揶揄。

    辛夷忙低头一瞧,蓦地大窘。原来梦魇后她出了身冷汗,素绉中衣本就轻薄,如今更是贴到她身上,勾勒出曼妙的曲线。

    “公子自重!”辛夷低斥了声,连忙起身放下床榻的帷幔。一层鲛绡,一层珠帘,只能大概的遮蔽视线,却仍能看清江离走进床榻,径直坐在了榻前的木地上。

    玉堂阁内铺以柚木,木质光洁,沁凉如水。江离背对着辛夷,倚着榻沿,一腿蜷曲,手肘支在上面。辛夷只看到他背影,还有窗楹照进来的月光。

    今晚月色极好。如鲛纱般泄进来,将整个屋内都映得如笼了氤氲的水气。

    而江离就清清简简的坐在月光里,他素色的衫子在木地上淌开,如二月融化的雪水,在晚风中轻漾波澜。男子墨发及地,在月色下泛着琉璃的微光,被风一吹,如水中青荇横斜。

    虽然看不见容颜,辛夷却觉得,如果她曾以为江离是张开了蝴蝶翅膀的蛊毒,那她如今觉得,就算蛊虫剧毒,只怕也能让人心甘情愿的吞下去。

    忽地,江离开口了:“我给你吹首曲子如何?”

    辛夷笑了:“棋公子还会吹曲儿?”

    “风雅之事,六艺皆通。我虽以棋艺闻名,但闲了也把玩竹笛。虽不精通,吹些简单曲子还是会的。”江离轻声解释。

    辛夷点点头,便见得江离从怀中拿出一支竹笛。竹笛玲珑小巧,以墨竹制成,通体碧绿欲滴。

    横笛于唇,笛音如诉。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瞬息潸然肠断,鬓发成霜只在回头间。

    辛夷没有说话,也没有打断,她静静的听着,脑海里空白一片又清澈如泉。

    她微微往后靠去,看着窗外的月光,内心安宁无比。她忽地想,庄子那时候的梦大抵是这样的。不过他的梦里只有蝴蝶,而自己的梦里,有笛声,还有暗香浮动,风月琳琅。

    曲毕,辛夷轻道:“什么曲子?竟从未听过。”

    “一首崤山民谣罢了。原先还有词儿的。”

    “何不吟来听听?”

    “太冷的词,总是不忍。”

    “无妨。公子请。”

    江离沉默了会儿,薄唇轻启,声音清冷得似窗外的月色,略带不真实的飘来。

    “陇头流水,流离山下。念吾一身,飘然旷野。朝发欣城,暮宿陇头。寒不能语,舌卷入喉。陇头流水,鸣声呜咽。遥望秦川,心肝断绝”

    辛夷默默听着。这首民谣她并不陌生,也听府中下人哼唱过,但从没放在心上。今日听来,却是从未有过的哀艳魂殇。

    “辛六姑娘。”吟词毕,江离滞了会儿,忽地转了话题,“你如今可还觉得我是别有用心,或是另有加害?”

    “我不知道。”辛夷淡淡应道。

    是不知道。而不是“是”或“不是”。简单的回答,却没有任何迟疑。

    “公子以为呢?”不待江离回答,辛夷又反问道。

    江离把玩着指尖竹笛,半晌才凉凉的应了句:“一子错满盘皆输。一步错回头成空。我只能算好每一子,赌赢每一步。”

    辛夷只觉得月光好像哗啦一声,泻在了她心坎上,浸凉浸凉,透入骨髓。

    江离的回答在她意料之中。无关风花雪月,不论沧海桑田,他始终都是棋公子。可辛夷却差点在今晚恍惚,她不再是重生后的辛夷。

    果然弈者和棋子,高下立现。她到底是功力不够。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