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二十九章 下聘

第二十九章 下聘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这时,辛栢叹了口气,又似乎轻笑了声:“果然经休妻一事后,阿卿就完全变了个人。连我辛栢也能被你套出话。不过,阿卿别忘了我曾经说的那句话。”

    “小哥哥?”

    “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我。”

    “我记得。小哥哥是说,你方才所言不一定是真?可你自己都承认,你被我套了话,套出的话又怎么是假的呢”

    “我不是说这个。”

    辛栢摇了摇头,他忽地回转身来,修长的指尖按了按辛夷手中的红绫馅饼,停了会儿,就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红绫馅饼?”辛夷眉间轻蹙,一路疑惑的呢喃着回到祠堂。

    祠堂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从盛夏瞬间来到了深秋,辛夷的目光不经意间瞥到檐下那碗药汁。

    药汁有毒,她虽然已经喝了一口,仍剩下大半碗,泛着冷幽幽的光。

    辛夷蓦地心中大动。辛栢方才所说的话如铜钟敲得她灵台剧痛。

    时机。除去卢锦搅局的因素,服药和送甜食的时机几乎无缝衔接。

    仿佛某个人知道按她的习惯何时服药,或者说,何时服毒,然后因为某些原因,后悔了或者改变计划,便以送红绫馅饼为由支来辛栢,能够发现她的危机,及时救活她。

    下毒和救她的是同一个人。

    而两件事中涉及到的只有同一个人。

    绿蝶。

    辛夷猝然噔噔噔后退几步,要扶着供桌才能站稳。手中的红绫馅饼掉了一地,碰撞在石砖地上响声惊心动魄。

    这个名字出现的瞬间,她近乎本能的要去推翻,然而最终发现她根本无法动摇这个怀疑时,她的脸色变为了苍白。

    棋局诡异,步步算计。她突然明白了辛栢刚才所说的那句话。

    药汁极苦,红绫馅饼香甜。苦中一点甜,莫求太清醒。

    或许辛栢和她是一样的心境。

    既已身入棋局,就不得不落子,求的只是自己的路,在各方博弈中存活。除此之外的东西,都是妄语。

    夏虫莫语冰。

    有一点甜即好。莫要太清醒,因为梦醒后徒留彻骨的凉。

    辛夷就在祠堂廊下坐了一晚上,彻夜未眠,水米未尽。她好像整个人都被凝住了,感受不到时间和寒冷。

    直到第二日清晨的阳光带来暖意,辛夷才发现手脚都僵硬发青了,可还不待她起身,辛府管家和绿蝶,并一大帮小厮丫鬟就闯了进来。

    “六姑娘,老爷叫你快去上房。辛府来贵客了,指名要见你。”辛府大管家堆起了讨好的笑意。

    绿蝶也匆匆上前来,亲昵的笑道:“给姑娘请安。这可是大好事,因为贵客要见你,所以老爷已经解除了你的罚令。”

    辛夷看见笑意红润的绿蝶,身子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贵客?”

    绿蝶一怔。辛夷言语淡然,眸色带着掩饰不住的疏离,她不解的眨了眨眼睛:“姑娘这是怎么了?姑娘的寒疾可还有大碍?”

    “哎哟,我的小姑奶奶。等你俩回玉堂阁再说提己话罢。贵客还在前厅候着六姑娘呢。”辛府大管家责备的怪了绿蝶一眼,转头就对辛夷笑道,“六姑娘,老爷吩咐,先请您换身鲜亮衣衫,好好装扮下,再去前厅见客。”

    辛夷不明就里,看来来客派头极大,连辛岐都专门吩咐先换身衣衫。

    辛夷并一群人先回了玉堂阁,绿蝶服侍她重新梳洗了番,一改连日病容,这才被诸人簇拥着来到辛府前厅。

    前厅上首端坐着辛周氏。高娥和长辈们都盛装出席。厅外放了一大排官皮箱箧,十来个锦衣小厮垂首肃立。

    最引人注目的是堂中有两位女子,辛岐微蹙眉间,正和她们说着什么。而看四下诸人的表情,显然是以那两位女子为尊。

    当先的一位女子二八芳华,削肩细腰,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见之忘俗。一袭蜜合色鲛绡襦裙,玫瑰紫二色金银攒花半臂,葱黄绫洒披帛,虽说不上奢华,但处处透着大家的端丽。

    她身后一步处,还有位女子,容长脸面,五官清秀,穿着银红百子刻丝竹枝绫襦裙,月白盘金彩绣披帛,双丫髻中各簪一朵堆纱攒心珠花,愈显玲珑可亲。

    见辛夷被诸人簇拥进来,辛岐当先上前,和蔼的招手道:“紫卿呐,你怎么耽搁到现在,小心怠慢了贵客。快过来。”

    对于辛岐才将她禁足,如今在人前又极尽慈父的样子,辛夷只是微微一笑,然后便将目光转向了二女。

    当先的那位女子首先噙笑行了个福礼:“奴家,长孙氏。”

    一言出,堂中辛府诸人都脸色微变。辛岐的眉间蹙得更紧了。

    初次相见,自报名号,何况辛夷和女子是同辈,应将家世姓名同时报来。而长孙女子只报了姓,明显是自矜于长孙高贵,在出身上就压了辛夷一头。

    辛夷嘴角上扬,也行了福礼,学着长孙女的口气:“奴家,长孙辛氏。”

    古代女子出嫁后,在自家姓氏前冠以夫家姓,例如老太太辛周氏。辛夷此举,便是显示自己即将嫁作长孙妇,不卑不亢,“礼尚往来”。

    辛府诸人不禁停直了腰杆,长孙女子倒眸色深了深,这才正色打量起辛夷。

    女子眉蹙春山,眼颦秋水,身为关中官家小姐,容貌却似了江南女子,连“清秀”都不足形容,唯一个“水秀”当得。

    身上一袭鹅黄银绣宝相芍药素绸襦裙,外罩一件水田青缎镶边长半臂,搭着秋香色软烟罗披帛,薄施粉黛,蝉翼髻中一支七宝玲珑翡翠双股钗,两只玳瑁珍珠蝴蝶簪,愈发衬得她飘飘曳曳。

    长孙女子暗暗咂舌。虽然在崇尚“富丽明艳”的皇城长安,这样子显得小家子气了,但辛夷的容貌身段,已在长孙女心中过了关。

    长孙女泛起了笑意,她重新正色一福:“小女子长孙氏嫡出四小姐,长孙毓汝。今为家兄长孙毓泷添居媒人,向辛六姑娘送上我长孙家聘礼。”

    说着,长孙毓汝又拉过身边的女子:“此乃高氏嫡出八女,亦是贵府高大奶奶之侄。”

    高氏女子上前一福:“小女子高宛岫。今为长孙公子押礼人。见过辛六姑娘。”

    辛夷还没来得及开口,辛岐略带不悦的声音传来:“这男方下聘礼,怎么派了女眷来再说,于二位小姐名声亦是有损。”

    高宛岫扑哧一笑:“辛大人有所不知,毓汝姐姐号为长孙军师。女军师行事,怎可以俗礼度之。”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