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二十五章 同行

第二十五章 同行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既然公子喜欢旁观好戏,奴家这身湿衣衫和公子又有何干联?公子且自去赏月,奴家告辞。”辛夷说着就要拨下罩住的衣衫。

    没想到江离兀的伸出只手压在辛夷头顶,顺带压紧了衣衫:“你确定要一个人大半夜的回府?别忘了,你是被选中的棋子。”

    辛夷心中陡沉。她无法辩驳江离的话。棋局双方对弈,成为其中一方的棋子,那基本会成为另外一方的对立。

    夜深人静,孤身一人,棋子命贱,不知生死难测,至死不自知。

    见辛夷沉默,江离也不再多言,他迈步往辛府的方向走去,却有意放慢了步子,似乎故意等辛夷追上来。

    辛夷狠狠一咬牙,终于跟了上去。

    亥时的街道很安静,路旁的红纱灯笼吱呀吱呀摇曳,有纺织娘的絮语,有深闺女子的短笛呜咽。

    辛夷落后江离两步,能听见两人鞋履擦在石板路上的微响,穿过某些狭窄的巷子,两人会靠得很近,辛夷甚至能听见江离的呼吸。

    一声一声,绵沉安宁,好似长夜里的潮汐。

    辛夷不由低头看向自己的绣鞋。那鞋尖上贴锦蝴蝶,因为做工粗劣所以死压压的黏在上面,可今晚那作须的穗子随着脚步一颤一颤,竟兀的鲜活无比。

    忽地,似乎是有意打破这样的寂静,江离开口了:“今晚之局,你未免莽撞了若是卢钊没有救你,或者救你后,卢锦和王文鸾依然要笞死你。你可是没有半点后路。”

    “不然呐?连唯一在场的棋公子都在观戏,我还有什么选择?”

    辛夷的语调带了凉薄的嘲讽,然而深处却又含了分不知从何说起,连她自己也没意识到的委屈。

    江离似乎被噎了下,旋即不再说话。二人间又陷入了寂静。

    从曲江池到辛府要穿越小半个长安城,二人就这么沉默同行。辛夷觉得,现在的时间比方才难熬了数倍。

    她不舒服的蹭了蹭笼在头顶的衣衫,一股清雅的熏香味窜入鼻尖。那不是女子闺阁之香,而是男子所用的沉香。

    辛夷心中一动:“这是你的衣衫?”

    “不然呢?”江离的语调带了分揶揄,“我只是去而复返,中途又没有去它处,也没有随从。能用的不就是自己的衣衫?”

    辛夷忽地有些窘迫:“那你现在岂不是只着中衣?”

    辛夷一路并没有掀开衣衫,只能通过眼前的缝隙看见路,并未见得身旁的江离。中衣便是贴身之物,凭空多了难言的意味。

    “不错。我是男子,所以脸皮厚倒也不介意。不过”江离的声音蓦地低沉,“不过,我劝辛姑娘就不要揭下衣衫,免得看见不该看的东西。”

    男子后半句话带了邪气儿,丝丝缕缕的冷魅,听得辛夷就算知道他看不到自己,还是本能的把头垂到了胸口。

    二人间又陷入了寂静。这样不知过去多久,辛夷终于看见了辛府的大门。

    “衣衫还你。我背过去,你赶快穿上”辛夷驻足于辛府半里之外,揭下衣衫,反手向后递给江离。

    江离默然接过,辛夷只听得身后兮兮窣窣,旋即就是软靴离去的微响。

    有彼君子,陌上无双。如水中花镜中月,猜不透看不透算不透,仿佛他只是游走于人世间的孤魂残梦。

    辛夷忽地鬼使神差的叫了声:“公子留步!”

    江离驻足,语调平淡得好似二人才相识:“何事?”

    辛夷的眸色晃了晃:“只是想问公子一句。公子送我回府,是怕我夜半遇险可论我和公子的交情,公子没理由对我如此上心。”

    身后沉默,没有任何应答。辛夷压抑住想回转头去看的心,续道:“公子别说什么可怜孤女的话。既然都是局中人,便只有利益,永无风月。”

    “你觉得我是什么目的?”江离忽地应道,语调听不出波澜。

    辛夷深吸口气:“不知道。可能公子送我是故意作戏给暗中的人看,也可能是拉近你我关系,让我为你达到你的目的。依公子的谋略才识,只怕做每件事都有自己的目的。又哪里会无缘无故子夜穿城,送我回府。辛夷愚钝,故有一问。”

    “你觉得,若我真有自己的目的,会就这么告诉你?”江离的语调有些似笑非笑。

    辛夷的心猛地跳了下,旋即几乎归于死寂。她何尝不懂,若她今晚是被江离利用的棋子,又哪里有下棋者轻易告诉棋子真相的道理。

    但她仿佛被迷了心,一定要亲口问问江离。

    晚风徐徐,夜色迷蒙。江离没有任何表情,就蓦地转身离去,只在风中幽幽留下句

    “本公子从不下没有赚头的注”

    简单的一句话似乎被太浓的夜色浸染,有些凉,有些不真实。辛夷没有回头,她在辛府门口伫立了会儿,就一言不发推门而入。

    早就在门口等待辛夷多时的绿蝶,从瞌睡里惊醒过来,然后欢喜的上前迎接。

    “姑娘,你可回来了都夜深了,姑娘这是去哪儿了?老爷知道了可是大怒,估计明天又要吃苦头了咦,姑娘?”

    绿蝶不经意碰到了辛夷的手,旋即变了脸色。

    因为辛夷的手,冷得吓人。

    如同地窖里藏了数年的冰块。

    绿蝶的话倒是很快应验了。天还没亮,慈兰堂的灯就亮起来了。

    大丫鬟蕉叶冲进玉堂阁,也不管绿蝶阻拦,就指使着几个老妈子把辛夷从榻上拖起来,胡乱套上衣衫,架着往慈兰堂去。

    辛夷才睡了几个时辰,加上落水后湿衣贴身,步行几个时辰回辛府,她不免头脑昏昏沉沉,只能任人摆布。

    来到慈兰堂上房,辛岐一声怒喝“跪下!”才让辛夷些些清醒过来。

    慈兰堂上方依然是辛周氏和辛岐,其余坐的都是长辈。大奶奶周氏、大嫂高娥连同铃姨娘等人。同辈的姐儿哥儿都没见到,蕉叶禀报后掩门退下,慈兰堂的气氛就有些古怪。

    “给祖母、爹爹、大嫂”辛夷本能性的请安,没想脑袋一阵眩晕,直接栽到了地上去。

    这一举动让场中人认为她仪态失宜,都不由露出了冷面。高娥更是笑出了声:“咱们六姑娘可真长进了。闹得来卢家休书,惹得起五姓七望,如今一个黄花闺女,又独自在外待到亥时才回。真不知去干什么勾当了瞧瞧,这回来腿都软了。”

    辛岐听得火上浇油,阴沉着脸怒喝道:“六女,如实道来!你今晚为何一个人外出,还呆到夜半才回府!”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