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二十四章 贵卢

第二十四章 贵卢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卢钊乜了眼已经清醒过来的辛夷,竟然丝毫不避讳她,径直对卢锦道:“惹了我卢家的人,死不足惜!但就算杀人,也要杀出我卢家的尊贵!你有千百种方法使唤手下人,何必自己动手!脏了自己的手,也伤了我卢家的门楣!”

    卢锦听明了这意思,嗫嚅着唇垂首道:“原来三哥以为此人该死”

    “当然该死!犯我卢氏者,连皇帝也不一定保得下来!”卢钊如看一只蝼蚁般瞥向辛夷。

    被晾在旁的王文鸾竟出奇的安静,她不停想起族中长辈的叹息“五姓七望,如果一定要排个高下,卢家一定是排第一的”。

    辛夷倒是微惊。想起卢家公然反抗御婚,到如今的言论,其权势已然到了可怖的地步。

    似乎也觉得自己方才对唯一的嫡妹太过严厉,卢钊缓和了脸色,他摸摸卢锦的头:“你别怪三哥太严,三哥也是怕你年轻不懂事,坏了我卢家的名声。妹妹你要记住,我卢家没有不敢做的事,但无论做什么,都要配得上一个卢姓!”

    辛夷在旁眸色渐渐加深。她算是听明白了,喜嫁中乱箭射死自己的卢钊,绝不是真的要救她,而是恼怒卢锦亲手推她下水,有失卢家的身份。

    无论做什么,哪怕是杀人,都要保持卢家的高贵。这点可以说是自负,也可以是愚蠢。

    被“卢”姓掌控下的作为,是最大助力也会是最大限制。而卢家人从一生下来,就不知不觉的被框进了这个泥模子里。

    辛夷的衣衫被池水湿透,晚风一激不免寒凉入骨,她不禁打了个寒噤。卢钊和卢锦才想起她还没被淹死。

    “一个蝼蚁妹妹打算如何处置?”卢钊如看个死人般看向辛夷。

    没想到卢锦却是柔声道:“今晚之事,是我唐突。若是继续闹下去,便真是愧对三哥教诲了。不如就放过这姑娘。”

    卢钊一愣,王文鸾不甘心的瘪嘴。辛夷却是冷漠的应道:“还要谢卢小姐不杀之恩了。”

    卢锦回眸莞尔,笑意虽美,瞳仁却是木然:“不是不杀,只是下次若杀你,我一定会谨记三哥所言,寻个配得上卢家身份的方式。这次我失仪在先,就罢了。”

    一番话让王文鸾的脸色古怪起来,辛夷倒是心间一阵嗖凉。这看似普通的卢锦,却比那娇毒的王文鸾更为骇人。

    忽地,几声拍掌声传来,原来是卢钊,他欣慰的咧嘴笑了:“好,不愧是我卢家唯一的嫡小姐!你这般说,必是明白了,三哥也放心了。还怕你怨三哥方才训斥于你,兄妹间存了芥蒂呢。”

    “哪里会。三哥惯来最疼我。”卢锦敛目低笑,宛如兄长面前温驯的小妹妹,再没有方才那诡异的姿态。

    “我哪里敢不疼你?你可是我卢家唯一的嫡小姐,爹爹把你宠成了掌上明珠。我若有半点待你不妥,爹爹还不把我骂死”

    卢钊理都没理王文鸾,只是和卢锦说笑着离去。王文鸾虽怒火中烧,却顾忌卢家的权势,不得不勉强堆上笑意,叫着“锦妹妹等等我”跟了上去。

    眨眼间,曲江池畔就剩下了辛夷一人。时辰已经不早了,满园逐渐安静下来,晚风穿庭而过,风盈袖疏影横斜。

    辛夷抬眸看向夜空,夜色在她眸底氤氲开来,好似滴在白宣纸上的一滴墨汁,无声无息就泅到了深处。

    今日这番落水她赌赢了。卢钊再如何显赫,也只是一颗棋子。

    李景霆的棋子。

    棋局风云诡谲,为了各方博弈,不乏见不得光的东西。事事都要维持卢姓的高贵的卢钊,连亲手杀人都觉得是侮辱,不大可能亲自参与棋局。

    再说,以卢钊方才在王文鸾面前表现出来的傲气,他更没必要去步步经营。

    正如他所说,卢家没有什么不敢做。只怕卢家真正筹谋的,和这盘局的局眼有重要关系。

    辛夷心中微动,她似乎瞬间猜到了什么,但又说不出具体。

    “罢了总算看透了弈者的一步棋。”辛夷摒开那朦胧的感觉,唇角不禁浮出了笑意。

    身为棋子,不仅要保命,更难的是看透下棋者的布局。这样才能掌握主动权。

    而辛夷自重生后,第一次看透了李景霆的棋。从他将自己的诗集呈给皇后,本就是有心之举,他算准了王家打压卢家之心,也算准了依卢家的高傲,一定会反抗。由此把自己这个棋子推到了铡刀下。

    唯一的疑点是,李景霆的目的。辛夷猜不透,也无力去猜。如今的行棋她已经很满意了。

    忽地,辛夷不仅打了个寒噤,她这才意识到落水湿透衣衫,被晚风一激免不了寒凉入骨。

    一个未出闺的姑娘,穿着湿衣服步行回府,辛夷虽活过两世也多少有些尴尬。

    “机关算尽,偏偏漏了这一步。”辛夷苦笑声,蓦地,一件宽大的衫子从天落下,将她整个人除了眼睛都包裹在里面。

    清泉般的男声在耳畔响起:“纵是夏夜,亦是亥时,你穿身湿衣衫回去,不怕又着凉?”

    “棋公子?你怎么去而复返?”辛夷惊得都忘了掀开衣衫,只是从眼前衣衫留出的空隙中,看见那月光如水暗香浮动。

    江离并没有回话,他上下打量了辛夷一番。女子罗裙湿透,夏就轻薄的料子贴在身上,完美的勾勒出曲线。春柳虽稚,却已现玲珑袅娜。

    江离眸色深了深:“还是说,你大晚上的这般衣着,别有用意”

    男子的语调些些低沉,带了分邪魅之感,辛夷耳根一红,羞恼顿生:“公子自重!我也是不得已为之,再说非礼勿视,若论失仪公子可是当先!又哪里有资格说他人!”

    江离眸色愈深,拨弄了几下衣衫,将辛夷浑身笼得严严实实,除了眼睛,再看不到丝毫。

    “我离去不久,听得王家和卢家起了风波,就回来瞧热闹。没想到和你有关,便看了场自己落水嫁祸王卢的好戏。”江离娓娓道。

    辛夷浑身一僵。原来方才冲突,江离一直在暗中旁观。

    换句话说,自己被王卢要当场笞死,江离也只是“旁观”,若不是卢钊意外搅局,自己真可能在劫难逃。

    辛夷兀的觉得,盖住衣衫而升腾起的温暖,瞬间就凉了下来,从肌肤一个个毛孔的渗到心底去。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