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二十二章 莲生

第二十二章 莲生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兰舟行来,江离清声低吟,声声魅人心。

    就算已经死了一次,就算如今活得似个老妪,辛夷还是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瞬间,耳红心跳。

    兰舟靠近湖心,江离点亮一盏河灯放入曲江中,河灯如落星,随水悠悠向辛夷飘来。

    那是一盏及其精美的莲花灯。灯身竟然是以一寸千金的整副苏绣制成,薄如蝉翼的灯面满绣紫玉兰,花朵鲜活得放佛就从那灯身上一朵朵绽放开来。

    “一莲托生。”江离噙笑低语,“贺辛六姑娘与长孙结亲之喜。”

    一莲托生注1。乃是东瀛的说法。谓之同生共死,不负今生。

    辛夷听得前半句还觉得心头发热,可后半句却如一盆凉水浇了她个通透。她冷冷看着江离从兰舟上岸来,下意识往后退了三步。

    “不过是一场博弈,何来一莲托生。”

    “哦?”

    江离在辛夷五步外驻足,一个刻意拖长的字眼,被他咬得添了分邪气儿。

    “棋公子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卢家休妻之局,公子不知如何知晓,现今这番棋局,又哪有参不透的理儿。”辛夷的指尖碰到了袖中暗藏的小刀,一片冰凉。

    她总觉得,这番棋局中她最看不透的,就是江离。他恍若游离在局外,却又轻易的参破一切,带着他那副似乎处于绝对掌控地位的清傲淡然,让辛夷不得不保持距离又步步提防。

    天下棋,黑子无妨,白子亦可。最怕的就是那看不出要变白还是变黑的“灰子”。

    “辛府借与长孙的亲事,摆脱被卢家休妻的耻辱。辛六姑娘借着长孙少奶奶的名分,在棋局中多个最大的后台。果然情谊笑荒唐,唯有利益取舍。”江离泛起抹轻视的笑,瞥了眼辛夷的衣袂,“不过,我看透此局,却看不透辛六姑娘的局。小生以兰舟莲灯贺姑娘姻缘之喜,为何姑娘却以袖中利刃相待?”

    辛夷顿生一种秘密被人看透的羞愤,眸底不禁带了怒意:“我与公子说好听点点头之交,说难听点素昧平生。哪里轮得到公子为我贺喜,还是说这贺的不是喜,而是险。“

    江离眸色深了深:“姑娘步步谨慎没错,但会不会太过如履薄冰了。”

    “谁又愿意?唯有无可奈何。棋局一旦开始,一子错则全盘输。”辛夷泛起抹嘲讽的笑,笑江离明知故问,也笑自己草木皆兵。

    她没有选择。因为她没有可能,再去悔一次棋。所以那暗中看不见的下棋者在算计,她也要有自己的算计,算尽每个人,算尽每一步。

    江离的眸色愈深,他的语调些些沙哑:“如果我说,我只是想以一莲托生,贺你姻缘之喜。仅此而已。你可信?”

    辛夷唇边的嘲讽渐渐化为了轻蔑:“你我皆是棋局中人,何必说令人误解的话。还是说公子今晚被自己设的局给迷了心,都看不清哪是风月哪是寒冬。”

    江离的眸底荡漾开些些夜色,他细细看着面前的辛夷,女子明眸皓齿,柔情绰态,一袭紫缥襦裙更添婀娜。美目深处却是浸骨的清冷,好似所有的谈笑都只是浮在表面上,无论发生什么也煨不暖那冷一分。

    江离眸底的夜色荡漾开来:“在下劝姑娘一句:姑娘弱质女子,并非练家子。就算想以小刀防身,那速度和力道都太不够看。如真有人想对姑娘不利,依被派出人的身手,这刀只怕反而会架在姑娘脖子上。比如”

    江离拖长了语调,辛夷还没反应过来,便觉得衣袖一颤,再一瞧来,江离已站在原地,指尖把玩着她曾藏于袖中的小刀。

    辛夷蓦地脊背出了层冷汗。

    棋公子,江离,精通棋艺。然而似乎远远不止于此。自己猜不透,只怕天下也猜不透。

    辛夷正色打量江离,脸色却是柔和了几分。

    凭方才江离的身手,想加害自己分分钟的事。况且他还亲自提点她:若是实力不济,有时自我防备反倒会自露马脚。

    “还要谢过公子了咦?”辛夷神色复杂的一福,却忽地发现袖中多了个东西。

    取出一瞧,是枝木兰。木兰春季开花,所以只是光秃秃的木兰枝。

    很显然,是江离取走小刀后又放进去的。瞬息之间,诡变丛生。

    江离脸色从容将小刀扔进江水中,淡淡道:“此乃紫玉兰。可惜,春菲已谢,只剩下花枝了。”

    辛夷怔怔,竟然想不出话来回他。只是把玩着木兰枝,心头忽凉忽热。

    “告辞。”江离微微揖手,旋即再不看辛夷,转身离去。夜色灯火勾勒下他的背影,风姿俊逸如同不真实的梦。

    不知从何起,不知从何灭,真真假假,缥缈无迹寻。

    辛夷长长舒口气,刚想回府,身后一声娇吒逼得她脚步陡滞。

    “站住!本小姐命你站住!”

    一位二八女子俏生生立在江边,正扬着下颌朝这边看来。女子脸若银盆,目如水杏,粉面含春威不露,凌云髻中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红宝石坠子垂了三寸长。身上竟是袭男装,宝蓝色紫绣双窠牡丹圆领袍衫,愈发衬得她明艳不可逼视。

    这不是生人,乃是和辛夷才有过节的王家小姐,王文鸾。

    “这个莲花河灯,本小姐要了。”王文鸾根本不管辛夷反应,便径直叫小厮去捞江中的灯。

    辛夷才发现,王文鸾说得是江离放得那“一莲托生”。整幅苏绣,玉兰花开,在满池河灯中格外出挑,也怪不得王文鸾一眼看上了。

    辛夷微微眯了眼。这河灯于她倒无所谓,但王文鸾仗着世家权势,就径直来“要”她的东西,还真当她是好捏的柿子。

    她毕竟早就不是,木头戒尺的辛六姑娘了。

    “王小姐就怎么算定我会给你?凭你王家的姓,还是我们那日在安化街的好交情?”辛夷冷冷道,最后半句反说的话,含了股摄人的嘲讽。

    王文鸾一愣,旋即凤目渐渐扭曲:“本小姐看得上你的东西,是你的荣幸!辛夷,你真以为安化街的事儿,我就放过你了?要不是你和四殿下有说不清的牵连,你可知你已死几次了?”

    “自然是不知的。”辛夷一副正儿八经理所应当的样子,气得王文鸾嘴唇直哆嗦。

    注释:

    1、一莲托生:佛教用语。善行者往生净土的人,都转生于同一莲花之中。有同生死,共患难不计结果的生死与共之意,还有无论怎样一直在一起相伴之意。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