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二十一章 相期

第二十一章 相期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辛夷闷着声音叹了口气,自打昨晚和辛栢在院子里呆久了点,心思黯然下被晚风一激,回来就惹了风寒,头痛乏力,整日懒懒呆在榻上。

    “这世间人情太冷,冷透了心,才冷出这身病来罢。”辛夷看向辛芳,眉宇间有淡淡的凉薄。

    辛芳的笑容瞬间僵住,她努力的挤出一丝笑意,也没有应什么,就转身离去。

    辛芳前脚刚走,辛夷的脸色还没恢复,侍立在旁的绿蝶就噗通一声跪在了辛夷榻前,急声道:“姑娘,不可以!不可以应了和长孙公子的婚事呐!”

    辛夷笑了笑,探出上身扶她起来:“为何不可?”

    绿蝶抹了把快挤出来的泪珠,愣愣道:“姑娘难道不知?那长孙公子虽出身贵胄,却是个短命的这姻缘看似好,却是那几房合着欺负姑娘你!”

    “我自是清楚。”辛夷揉着额角,微微眯了眼,“只是,嫁给张家或王家,乞丐或皇族,我都不在乎。”

    绿蝶眸底的疑惑更浓。一场好姻缘,一个好夫婿,举案齐眉,儿孙满堂,这几乎是世间女儿一生的华梦。她家姑娘虽然性子有些古怪,但到底是个女子。

    辛夷看向窗楹外,夏日晴空,绿荫翠穹,却在她眸底没有倒映出任何东西。

    她忽的自嘲地咧了咧嘴角。曾经的她何尝不是如此,希冀着美好姻缘,幻想着琴瑟和鸣,和世间所有女儿一般。

    然而她的上一世,便是终结在喜轿上。

    “此生,姻缘于我,不过是一步棋。”辛夷微微眯眼,语调有些倦怠。

    绿蝶怔怔,下意识的低头凑过去:“姑娘,什么棋不棋的?”

    “长孙嫡夫人的名分,是一步好棋。”辛夷幽幽应道,她端过旁边桌案上绿蝶拿进来的药汁,黑乎乎的药汁还散发着热气。

    她猛地一仰头,一饮而尽。原本是苦涩的药汁,她却没有尝出任何味道。

    接下来两天,辛夷就在榻上躺了两天,养着风寒的疾。绿蝶每日煎了药服下,辛栢也会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来探望。

    除此之外,辛府再无人理会她,俱俱忙着张罗和长孙的联姻。听闻长孙家同意了亲事,不日后将派人来下聘礼。然而这一切,身为正主儿的辛夷却根本不想理会。

    她更在意自己阴差阳错嫁给长孙后,那暗中棋局各方的反应,以及身为棋子的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棋局每时每刻都在落子,她没有驻足,那其他人也不会停手。

    第三日,辛夷的风寒痊愈了。绿蝶给她送来了一封花笺。

    “薛涛笺?注1”辛夷愣了愣。自打重生后,日日忧心生死的她,许久不曾碰过这闺中雅物了。

    花笺玲珑,绯红惹人怜,好似在一汪溪水中漂过,染上的桃花落英春色。笺上描金小楷:辛夷启。

    “谁给你的?”辛夷没有急着打开,而是正色盯着绿蝶。

    绿蝶不知所措的搅着裙角:“姑娘,是它自己长出来的。”

    “自己?”

    “奴婢今早打扫院子时,就发现花笺刚好别在院子中木兰树的枝子上。”

    绿蝶说得古怪,辛夷却心中微动。不知怎得,她没来头的就怀疑到一个人头上。

    “无妨。去罢。”辛夷笑着摇摇头,待绿蝶大惑不解的退下后,她才掩上门窗,打开花笺。

    绯红春笺,小楷娟秀:月上柳梢头,翠意喜成屏。曲江眠静夜,佳人窈窕期。

    落款是“江离”。

    辛夷的眉尖微不可查的蹙了下,旋即松开。把花笺递给绿蝶:“烧了。”

    绿蝶噙着笑意努嘴道:“姑娘去么?奴婢这就为姑娘选一声好衣衫儿。定叫它惹人怜,可莫辜负了这薛涛笺。”

    “去的。”辛夷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绿蝶以为辛夷这是害羞了,笑意愈浓:“薛涛笺乃闺中雅趣,桃之夭夭,佳人与期。看来这写信人乃是想趁着花前月下”

    “花前月下?”辛夷一挑眉梢,泛起抹嘲讽的冷笑。

    她根本就没有想到风月之事。或许以前,她会为收到薛涛笺而羞红了脸。但如今,她再没有多的一条命去谈及风月。

    她在意的,只是那日江离道出了整个棋局。那不论他是什么身份,都必然和这盘局逃不开关系。他做出相约之期,自己也不得不重视。

    “姑娘,这身胭脂色的可好?”这时,绿蝶已经兴致勃勃的取来了衣衫。

    胭脂色娇柔无比,杭州竹枝绫薄如蝉翼,上绣茶色并蒂芍药,碗口大的花蕊中还以银线贴锦栩栩如生的蝴蝶。

    这是辛夷曾经最爱的衣衫,那时豆蔻年少春衫薄,不识人间险恶,临了一抔土红颜枯骨。

    辛夷的眸色愈冷,她转过身去:“颜色太跳。换一身紫色的。”

    “紫色?姑娘几乎从未穿过紫色。您说桃红深浅,莫负豆蔻,紫色多少显老了”绿蝶搁在衣衫上的指尖一滞。

    “如今,我可不就是个老妪?”辛夷呢喃了声,旋即泅开自嘲的苦笑,坐到了梳妆台前。

    她要考虑的事太多了。比如路上会不会有意外,江离又是恶意善意,或者这封花笺根本不是江离,而是其他别有用心的人。

    棋局盘综错节,独独没有一点有关风月注2。

    入夜。长安城被夜幕笼罩,繁星万点下一百零八坊市,千家灯火似那九霄的银汉垂地,小楼吹笙若有若无的传来。

    就算已是戌时,曲江池依然热闹。树间挂着数十盏八角琉璃宫灯,将园内映得通亮。才子佳人执灯夜游,水中画舫火树银花,传来歌姬曼妙的吟唱。

    辛夷看了看头顶亭子“翠屏”的牌匾,指尖不动声色的碰到了袖中暗藏的小刀。

    距离花笺上所说的“月上柳梢头”已经过去有一刻了,可四下都没见到江离半个影,反倒是她一介女流独自伫立在此,引来无数议论和侧目。

    终于,辛夷准备离去,可刚迈出的脚步瞬间凝滞,旋即,她的瞳孔有片刻收缩。

    回头间,嘉木如庭,芳草如积。数百盏孔明灯从杂花繁树中飞出,高升入空。盈盈灯火,漫天点亮。宛如繁星璀璨,恢弘壮丽。

    曲江池上一叶兰舟缓缓行来。童子轻摇竹辑,江离长身玉立于舟头,眉眼噙笑。

    男子及腰墨发在晚风中轻拂。绝美的面容如琢如磨,似庭芝玉树。只看一眼就能让人无尽的沦陷。一双深邃而悠远的黑色眼眸犹如闪耀着群星的夜空,那是一种清澈剔透的黑色,却又因为注视着女子,含着分莫名的涟漪。

    他一袭水青色银绣飞廉衔芝樗蒲绫薄衫,髻中墨玉蛟龙簪,一番魏晋风流气度,在灯火和星光的映照下,绝美如同画卷。

    注释:

    1、薛涛笺:薛涛笺产生于唐代。唐代名笺纸,又名“浣花笺”。亦名“松花笺”、“减样笺”、“红笺”。唐代诗人李贺有诗云:“浣花笺纸,好好题词咏玉钩。”

    2、风月:指男女间之事。前蜀韦庄多情诗:“一生风月供惆悵,到处烟花恨别离。”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