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十八章 夜探

第十八章 夜探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辛夷滴水不漏的一句话让辛芳的眸色闪了闪,辛菱倒是尖声冷叱道:“六妹妹如今倒学乖了,可惜也早晚了。好好寻个人家嫁出去,从此任你如何闹,也干不得我辛府!”

    辛岐捋着胡须,和辛周氏交换了下眼色,微微颔首道:“二女这个想法倒是不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就算六女被卢家休了,但凭我五品门第还有皇后娘娘的赏识,也不是随意得了的。”

    “不错。”辛周氏也倦怠的叹了口气,“六女也及笄了,嫁人是早晚的事。不如早早安心相夫教子,也平平你那古怪心性儿。”

    一堂人见得老太太辛周氏都发话了,也自然不敢再有异议,纷纷应声附和。连辛栢蹙眉想了会儿,觉得此事也不无不妥,眉毛也就松开来。

    正主儿的辛夷却默然立于堂中,眉间萦绕着一缕寒气,乍一看,她似乎在冷笑,再一看,她的脸色又没有任何波动。

    出嫁,不过是顶个好听的名头,摆脱她这刺头,又断了“辛府无情抛弃血脉”的闲话,可谓是两全其美的上上策。

    这是他们的棋,辛夷要做的不是拒绝这步棋,而是走下自己的一步。审时度势,借力打力,这是她的上上策。

    “不知爹爹心中,女儿可配哪家公子?”辛夷浮起一抹笑意,朗声问道。

    辛岐瞥了场中诸人一眼,又扯断了几根白胡须:“此事我还未定论。周氏病怏怏的不理事,俗话说长嫂如母高氏,不如你来做主,寻几个和我辛府交好的媒人定些个人家,我和老太太再从中择一。”

    高娥立马温驯的拜倒:“媳妇儿听爹爹安排。今日便去寻媒妁,明日就拟几家让爹爹过目。”

    辛岐点点头,他下意识的瞥了眼辛夷,见一向言行出常的她此刻却只是沉默,不由微微诧异。但他并未多想,男女婚配是天理,料她也反驳不出什么。

    辛岐不自觉的送了口气,刚想定下来,却听见辛栢的声音响起:“爹爹,儿子想提醒爹爹和大嫂一句。六妹妹虽然被休,但也是皇后娘娘亲口称赞才气殊殊,可不是小家庶子可以打发的。”

    说着,辛栢温柔的对辛夷点了点头,让后者顿时眉心微蹙,眸色有些复杂起来。

    大魏等级森严,三纲五常,君臣大义。就算只是皇后的一句话,那也如金光懿旨,仙神赐宝,哪怕是五姓七望也不能忽视了去。

    高娥的嘴角抽搐了下,却又无法反驳。只得乜眼应了“我记下了,爹爹和四弟放心”。

    辛府的风波很快平息,没有预想的狂风暴雨,倒是即将迎来又一场喜嫁。

    就算是夜色降临,辛府的角落旮旯里还能听见婢女小厮的碎嘴,议论着这被卢家休过的六姑娘又将被许给哪家,她们又将见证怎样的一场十里红妆。

    辛夷回到玉堂阁,瞧过了绿蝶的伤势。绿蝶已经醒过来,就是身子还虚弱,辛夷嘱她好好休息,不急着服侍自己。不过当她把辛岐的决定说给她听时,绿蝶还是真诚的喜了一阵。

    在她看来,女子出嫁天经地义,能嫁得个如意郎君,便是女人的一生荣耀。

    辛夷只有绿蝶一个丫鬟,她卧床养伤,辛夷便只是事事自己动手。比如去小厨房领饭食。

    辛府有统一的厨房,各房也有自己的小厨房。然而辛夷因为商贾出生,在府中地位微贱,并没有自己的小厨房,只能拿着食盒去统一的厨房领饭菜。

    然而当辛夷刚跨入院门,就传来辛栢爽朗的笑声:“我辛府的六姑娘还要自己领饭食,岂不是让下人看了笑话?”

    苑门口出现辛栢儒雅干净的笑靥时,辛夷本能的往后噔噔退了两步,方才稳住:“我嘱绿蝶好好养伤。取食区区小事,代劳也无妨。”

    辛栢笑意愈浓,他举起手中一个大檀木镂花食盒:“六姑娘,小生这可不是给你送过来了月夜甚好,不如以石为桌,露天为饮,亦是雅趣一桩。“

    说着,辛栢就将食盒放在旁的太湖石上,从盒中取出一碟胭脂鹅脯,一盅酸笋鸡皮汤,一碗白粳米饭,并一壶郢州富水酒,两个白瓷酒盅。

    “尝尝,还热乎。这可不是大厨房的粗食,是我的小厨房做的。以前阿卿嫌大厨房难吃,总跑到我这儿来蹭吃食的”辛栢一边摆吃食,一边言笑晏晏。

    然而辛夷却站在门边挪不动脚步,眸色有些涟漪:“小哥哥,你到底是何意呢?”

    一句话没来头的话旁人不懂,辛栢却懂。

    那晚已经起了杀心,为何如今还如常温柔相待,辨不清是入戏太深还是故人如昔,亦或,不过是一步棋局。

    辛栢将两个酒盅斟满酒,递给辛夷,笑意没有丝毫异样:“阿卿,依然是辛栢的阿卿。我如此信,阿卿却不要如此信。”

    辛夷的指尖一颤,指尖白瓷酒盅险些坠落在地,却到底没有坠下去。

    小哥哥依然是小哥哥,然而就算亲口如此说,也不要相信。因为唯一可以相信的人,只有自己。

    这句前后矛盾的话,让辛夷的眸底,最终氤氲开一片蚀骨的沁凉。

    “敬,小哥哥。”辛夷举杯一饮而尽,或许是饮酒太猛,她的眸底腾起了水汽。

    “慢点慢点,你不常喝酒,逞什么英雄。”辛栢古怪的咧了咧嘴,他的指尖游离在酒盅边缘,迟迟没有饮下,“阿卿,既然已经懂了我的话,方才的酒你还真放心的就喝了下去。”

    轻柔的一句话,却如晴天霹雳炸得辛夷灵台一阵轰响。

    四周夜色安静,荷香暗浮,然而却有股无形的杀意在酝酿,放佛千万重蓄势待发,只要一个缺口就可倾泻而出。

    辛夷深吸一口气,她无法判断真假,但正如辛栢所说,她唯一可信的只有自己,她没有赌注再走错一步棋。

    “小哥哥,你不会。荷池之事我已起戒心,你若堂而皇之的准备毒酒就算如今我已饮下,然而当时谨慎如你,也会猜测我不会饮。故,你不会选择酒这么明显的杀招。”辛夷娓娓道来,好似在称述事不关己的一个事实。

    “不错。但你还漏掉一点,那就是酒盅。”辛栢如同一个兄长赏识妹妹长进,微笑点头,笑意慈和。

    辛夷扯了扯嘴角,维持最如常的平静容颜此刻却最是艰难,然而她还要坚持着说下去:“小哥哥,你依然不会。因为今日堂上,你为我的婚事说话。我对你依然有用没有人,会丢弃一个还有用的棋子。”

    “聪明敬,阿卿。”辛栢勾了勾唇角,他终于举起指尖酒盅,一饮而尽。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