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十五章 四殿

第十五章 四殿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出生于徐州琅琊,隐居于南阳,柳禛,被称为大魏奇才。他和另一位名“玥娘”的女子,合成大魏“伏龙隐凤”。据说二人之才略,喜可安天下,怒可灭一国。

    这二人自然成为连皇帝都执学生礼的人物,然而二人闲云野鹤,云游四方,大魏人只听得他们名声,见过真人面容的屈指可数。

    “区区陋名,不足挂耳。”柳禛扶起辛夷,“不过前时约定还算数。姑娘要赢了在下的棋,才可带你婢女离开。”

    这次辛夷没有露出为难之色,反而眸色渐渐沉静下去,仿若压抑了层层浪涛,最终化为骇人的蓄势。

    “伏龙先生面前,小女子不敢妄言。奴只落一棋,一棋定输赢。”

    “请。”

    “奴家差点疏漏了,来时因为急着为婢女疗伤,所以未有细思。如今敢问先生一句,此春风堂可是彼春风堂?”

    “正是你所想的那个春风堂。”

    “观先生銅秤中物,有黄芪桃仁白术之类,俱是生肌化淤,治疗疤痕。敢问先生,可是在为四殿下配药?”

    “不错。”

    辛夷眸中精光一划,她双指并剑,停在了棋局上方。

    “奴家斗胆一言:四殿下每年进京几次,只寻春风堂配药,只怕是故意为之。人心诡测,疑神弄鬼,越是古怪的事儿反而会放松警惕,越是平常的事则愈多怀疑揣测。殊不知,反其道而行之,正是利用人心之疑。”

    “不错。”

    柳禛眉间有了笑意,他身后的竹帘微微拂动,辛夷并没有察觉到,自顾说了下去。

    “所以百姓,官吏,锦衣卫,哪怕是皇上的目光都集中在诧异春风堂的医术上,却放松了对于殿下到底进堂来做甚的警惕。所以,哪怕是伏龙先生堂而皇之居于此,也瞒过了天下人。”

    “正是。”

    “故,且不论四殿下的真容如何,疤痕是否痊愈。殿下每年进京,不为配药,只为见伏龙先生,商讨请教之事。而瞒着天下人都要请教的事,小女子就无胆置喙了先生,您输了。”

    话音刚落,辛夷指尖微动,翻转了柳禛最初落于天元的黑子。顿时,黑为白,输赢调换。

    柳禛沉默了会儿,忽地朗声大笑起来:“能弈天下棋之人,大魏又多一人禛敢问姑娘芳名?”

    “辛夷,字紫卿。”辛夷微笑还礼。

    她哪里懂棋,更是不懂人心,否则前世也不会被乱箭射死于喜轿中。

    她不过是重活一世,有勇气多了分揣测而已。

    忽地,一个清冷的男声响起

    “好棋。”

    辛夷微诧。柳禛倒是在听到这声音的瞬间,脸色一肃,恭敬地退到旁侧,跪拜叩首。

    辛夷抬眸,才发现柳禛身后的竹帘不知何时被撩起,露出一幕鲛绡轻帘。

    鲛帘轻薄如雾,能看见帘后端坐了名男子。二十出头,身形颀长,仪态优雅。虽看不清具体,但通身气度便是清贵无双,宛如云中仙君。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脸上戴着青玉面具,将他脸的上半部遮住,只露出唇和下颌。

    辛夷心下一动,规规矩矩地拜倒:“民女辛夷见过四殿下。”

    对于这位颇为“奇异”的四皇子李景霄,上一世的辛夷和他完全没有交集,只在茶余饭后,和姐妹们谈笑过他“春风堂配药”和“面具下真容”的趣言。

    帘后的李景霄并没有叫辛夷起来,他静静的瞧了她的脑门顶一会儿,才悠悠道:“听说辛小姐不通女红,但尤善诗文。”

    “闺中戏言,让殿下见笑了。民女还未谢过殿下方才出言解围之恩。”

    辛夷应得不卑不亢,神态平静得似在背台词。

    帘后传来一声轻笑,李景霄又道:“罢了。诗文除外,本殿却从未听过辛小姐会下棋,甚至可弈天下棋。”

    辛夷眉心生痛。她忽然觉得刚才破天下棋就是个错误,给自己留下了不得了的话头。

    不待她想出法子拒绝,李景霄的声音又淡淡响起:“既然如此,便陪本殿落几子如何?伏龙先生,烦请你把棋局移来。”

    柳禛的眸色顿时有些异样,他意味深长的看了辛夷一眼,移来棋局至二人中间。

    李景霄从帘后伸出两根修长而莹白的指尖,依旧落黑子于天元,管也没管辛夷的同意就自顾开了局。

    辛夷顿时觉得心底生凉。

    她不过是误打误撞破了一局,事实是她连天元九星在哪儿都不知。但这些人若真爱棋,不去找棋公子江离,反个个扯上她来,只怕输或赢都有她赌不起的条件。

    以输赢赌注为借口,谁知他们谋的是什么。

    辛夷越想越觉得脊背发寒。一个四皇子,一个伏龙先生,她却只是五品官庶女。她没办法不草木皆兵,步步提防。

    她猜不透输不起,唯有险中求胜,破中求生。

    辛夷心底冷静下来。她一把抄起那黄铜秤往棋盘上砸去。

    砰一声,棋局裂了条大缝。

    “如果殿下硬要民女对弈,那民女碎了这棋盘,是不是也算破局?殿下,您输了。”

    在柳禛变色的惊讶中,辛夷坦然伫立,瞳仁明亮得好似九月霜天的秋水,透过鲛绡帘,直直的看到帘后的人,看到人的心底去。

    半晌的寂静。

    辛夷始终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终于,帘后那优雅的声音再次传出:“倒也算你赢了。”

    然后,那竹帘蓦地放下,隔绝了所有视线,仿佛方才那男子真如云中君,踏云来乘鹤去。

    “姑娘,请罢。”柳禛意会,作出了送客的姿态,然而他看辛夷的目光却有些不一样了。

    辛夷没有动。她直直的盯着竹帘,目光一寸寸冷下去:“民女猜出了殿下会面伏龙先生的秘密,难道殿下不担心我出去后口风不严么?一个皇子瞒了天下人来见伏龙先生,里面的意味可足够寻了。”

    话刚出口,柳禛的眸色瞬间凌厉起来。

    竹帘后却传来声轻笑,带着淡淡的嘲讽:“你若有这个心从你站的地方到门口还有五十步,你觉得,你还能走几步?”

    言语说得平淡,却有无形的杀意在萦绕,暗处有冰冷的压迫感席卷而来。

    辛夷的脸色愈发沉静,眸底划过计谋得逞的自信:“殿下果然是存了这分心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即使我和殿下还下棋谈笑,但殿下只怕更相信,死人是最嘴密的。”

    春风堂内顿时死寂到骇人。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