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八章 秘召

第八章 秘召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见辛夷眸色平静,似乎根本没在听,孙玉铃也没有了兴致,放下缎子扭着水蛇腰离去,只远远的还传来她的念叨。

    “富贵日日不安,贫寒年年岁宁这世间事儿啊,往往都是反的”

    最后一句依稀的话落在辛夷耳中,如晴天一个惊雷,让她浑身一抖,膝上的缎子咚一声摔在地上。

    世间事,往往都是反的。

    辛夷忽的觉得,心底那藏在角落里的小猫蓦地怪叫一声,然后向她扑了过来。

    “反的那么,卢家,皇后,三皇子也有可能是反的”辛夷呢喃着,脑海里电光火石划过,“卢家看似赢了,实则未赢,最冤的三皇子,反而可能是赢家”

    辛夷的眼眸一寸寸平静,是在浪起云涌后沉淀出的死寂,寂到令人根骨凉透。

    在辛夷两世叠加的记忆里,三皇子,李景霆。修仪武氏所出。不受宠也不失宠,无功无过,属于丢到一个叫“皇子”的人群里,就找不出来的人物。

    打草,惊蛇。辛夷好似蓦地猜到了,她惊出的会是哪一条蛇。

    这是她的转机。也是她的生机。

    蝉声嘶鸣,炎日当空。浮槎楼内千卷书册如渡金光,被阳光烘烤的墨香蔓延,剪出书架间一帧沉默的倩影。

    辛夷就在浮槎楼待了整晚,后来沉沉睡去,绿蝶寻来,给她拿来锦被。

    当清晨的日光照进书楼时,院子里的蝉儿已经嘶鸣成一片。

    辛夷惺忪的睁开眼,意识到又过去一天一夜,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她的心忽地凉了下来。

    难道一直以来自己的猜想都是错的?自己以为一步步摆脱了杀机,其实却是一步步将自己推进了真正的险境?

    今早老太太回府,她就会被逐出府去,前院已经传来了迎接老太太的喧闹声。然而当辛岐一个人出现在浮槎楼门口时,辛夷发乱的心瞬间冷静了下来。

    不对劲。若要提她到老太太面前呈罪然后逐出家门,绝没有辛岐孤身前来的道理。

    “给爹爹请安。”辛夷规规矩矩的起身行礼。

    辛岐并没理她,而是恭敬的退到旁侧,老腰弓成九十度:“武总管,这便是小女了。”

    辛夷这才发现,辛岐身后还跟了个中年男子。团圆脸,腆肚子,墨绿锦衣比辛岐还要华贵几分。

    武总管乜了辛夷几眼,捏着嗓子道:“辛六姑娘,跟奴才走一趟罢。”

    旋即,不管辛夷的意思,便有人从暗中上来,给辛夷眼睛蒙上黑布,然后把她塞进轿子里。

    辛夷没有反抗,听得轿外武总管对辛岐道“辛大人,这可是爷秘密召见”

    “是是是,微臣谨记。这辛府上下,除了微臣,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微臣会对外宣称,小女因夜宿书楼染了热疾,不宜见客。”

    “辛大人是聪明人。走罢!”

    轿子晃悠前行,再没人说话。辛夷感到自己出了府,来到长安城边郊,然后进了一处府邸。府邸似乎很是宽阔,轿子行了半个时辰也还没停下。

    辛夷内心平静,甚至有丝丝喜意。她到底没有算错,这是她的转机,一机可破局。

    而且从半个时辰也没走到头的恢弘府邸和那总管的“武”姓,她愈发肯定,自己惊出的是哪条蛇。

    当眼前的黑布被取下,辛夷已置身于一间宏大的厅堂内。四周并无太多陈设装饰,但清一色的极品紫檀木却暗中显出屋主的沉稳与高贵。

    堂内正北方是张沉香榻,榻上置案,案上有棋局,棋局前坐着名青年男子,他执子沉思,对堂下的辛夷视而不见。

    堂中只有这两人,殿门紧闭,蝉鸣不闻,寂静到只闻男子落下棋子的微响。

    辛夷不慌不忙的打量着男子。二十出头,身形颀长,如刀刻般分明的脸部线条硬朗又英俊,衬得脸上一双鹰目精光内敛。他玉簪束发,身上一袭墨绿裥绣百蝠榴花圆领袍衫,妆花缎是今夏才进贡的料子。

    辛夷嘴角微翘,不卑不亢的行礼:“民女辛夷拜见三殿下。”

    李景霆没有丝毫回应,甚至没有扭头看辛夷一眼。他盯着棋案似乎全然沉浸在了棋局里。

    直到辛夷双腿都发麻了,李景霆才悠悠道:“闺中戏言,辛六姑娘是根木头戒尺。既然是戒尺,嫁前不得见夫婿的古训岂会不知?”

    辛夷心下一喜,然而面容却愈发沉静。她能看到棋局在沿着她的计划一步步破开,然而越是这个时候,她越不能乱。

    因为她面对的,虽然默默无闻,却是正儿八经的大魏皇子。

    “因为听说卢公子长得太丑了。民女嫁前越想越窝心,就念着见见面,也好安心上花轿。”

    辛夷说着小女儿撒娇般的话,语调却没有一丝温度。

    “是么”李景霆一声冷笑,有意无意的重重落下棋子。

    铛一声,如同铡刀砍下人头的骇响,

    辛夷脸色如昔,眉间寒气又浓了几分:“殿下息怒。民女哪里说错了么?难道民女上的不是花轿,而是黄泉路。”

    李景霆的指尖有片刻凝滞,旋即棋子落下,无声无息,对方棋子瞬时被收走一大片。他竟然是在与自己对弈。

    堂内寂静无声。

    半晌,辛夷幽幽的话才传来:“并且,不是卢家,而是殿下的黄泉路。”

    话音刚落,李景霆指尖棋子狠狠落下,羊脂玉的棋子竟瞬间碎成了两半。

    一股杀意顿时在堂内升起,辛夷仿佛能听见暗中影卫们长剑缓缓拔出剑鞘的微响。

    辛夷的额头本能地浸出了冷汗,但她的眸却愈发灼灼的逼视着李景霆。

    愈有异常,愈能证实李景霆的嫌疑。愈是死局,愈有生机暗藏。

    重活一世,除了这条命,她没有其他选择,也没有其他可怕的了。

    这样的对峙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瞬间。

    李景霆的脸色忽地缓和下来,轻道“退下”,房中的杀意顿时消散。

    “怎么知道的?”李景霆波澜不惊的重新执子落棋,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

    辛夷松了口气,眸底划过霎那的雪色:“还不是那卢公子派来的小厮,脑子蠢,口风还不严。”

    “卢钊的小厮?”

    “不过,从那小厮的漏嘴中,民女也只猜到了卢公子的杀心。算到和殿下有关,是因为殿下突然秘密召见民女,所以赌了一把。”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