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六章 棋君

第六章 棋君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你这个棋公子!好生无礼!我家姑娘如何,与你有什么干系!”绿蝶虽然单纯,但也听出了二人的针锋相对。她自然是向着辛夷,毫不客气的对江离厉喝道。

    “自然没有干系。”江离眸色深了深,“我不过是按照你家姑娘说的,等待着被冻没罢了。”

    辛夷深吸了一口气,才能勉强维持平静。她前世和这个棋公子并没甚交集,虽然也曾爱慕过他的容貌,可往往下一刻就要被他气哭。

    所以,一来二去,她对江离也没甚好感。充其量就是“仗着棋道造诣和俊朗皮囊,目中无人还胡言乱语”。

    可自己都重活一世了,死水般的心还是那么容易的被他搅乱了。这很不寻常,也很危险。

    辛夷眸色愈冷,蓦地转身离去:“那就不打扰公子了。告辞。”

    可下一刻,江离的声音就像根针儿刺来:“六姑娘不是要躲清净么?怎得又要回去。”

    辛夷驻足回头,双眸不带一丝起伏的直视江离:“那些人吵也就吵了,不过是耳朵里走一遭。公子的吵却是闹到心里去的,比那些个人还不省事。”

    绿蝶也不甘示弱的抬起俏脸,脆生生喝道:“我家姑娘嫌你嘴臭呐!”

    绿蝶说得直白,但也是辛夷心中所想,她不禁如胜利者般一笑:“奴家奉劝公子一句。说到底,公子不领官位,布衣平民,全仗着一身棋艺行走大魏,那嘴巴还是留神点,彼时祸从口出,命何时丢的都不清楚。”

    江离的眸色深了深,他微微眯了眼,打量着绿荫里的女子。十五岁的年纪,眉如翠羽,齿如含贝已是美人坯子。一举一动中自有股羞云怯雨的韵味,生生的就让人怜去了半截心。

    最让江离诧异的却是女子一双眸。细长眉眼似江南烟雨里一段黛青出岫,瞳仁却是惊人的明亮,灼灼的就看到人心里去。

    西湖瘦烟雨,辰星坠真珠。江离蓦地就想到这样的描述,这是双浑然不符合十五岁年纪却让人无端陷进去的眼眸。

    江离瞧着瞧着,嘴角不自觉的勾上了完美的弧度,辛夷却是被瞧得浑身不自在,些些拉下脸色:“公子自重。奴家失陪。”

    “你在关心我么?”江离略带戏谑的语调传来。

    辛夷正迈出的脚步险些一个踉跄:“公子胡言乱语也该讲些廉耻!我不过是念着公子常陪老太太探讨棋道,也算我辛府故交,所以顺口叨一句。”

    江离故意一声长叹,楠木间漏下的日光倾泻过他绝美的容颜,显得有些不真实:“难道,六姑娘不更该关心下自己么?”

    “我被爹爹逐出家门是辛府家事,不劳公子操心。”辛夷微微蹙眉。

    “我不是说这个。”江离唇角上翘,勾出一个邪魅的弧度,“棋子一旦被选中,要么物尽其用,要么弃子灭口。绝没有半途就没了声响的道理。”

    辛夷的心跳猛地一阵乱跳。生死前都秋水静然的眸不自觉的划过抹慌乱。

    江离知道。

    知道她踏进的一个以婚事为诱饵的局,知道她闹来一封休书让自己保下性命。更知道她作为棋子已被盯上,身不由己生死攸关。

    虽然夏日炎炎,辛夷却觉得一股凉气从脚板心窜起来。

    她倒吸一口气,意味深长地看向江离。楠木间的男子虽俊朗无双,带了分缥缈的出尘气儿。但眸色太过于冰冷,虽然是看着她与她谈笑,但深邃的幽瞳却没有映出任何东西。

    那是一种绝对的高傲,近乎于无情,仿佛掌控了世间所有人命运玩弄于指尖,他也只当是闲时游戏一场。

    辛夷压下心底的惊浪,眼眸重新恢复平静:“多谢公子提醒。”

    “不问我为何知道?”江离眉梢一挑,有些诧异。

    “因为不确定。”辛夷眼眸深处藏着熠熠精光,“不确定公子是和我一般的棋子,还是下棋者,或者,只是个观棋者。我若贸然发问,岂不是自乱阵脚?”

    江离眸色愈深,眉间的邪气儿像夜色氤氲开来:“我只是一个仗着棋艺行走大魏,嘴巴还臭的书生罢了。”

    辛夷泛起抹嘲讽的笑,也没有回话,就蓦地转身离去,剩得绿蝶不服气的嘟哝“姑娘,那棋公子嘴臭熏死人了”

    直到那水绿色倩影如同逃离般消失在后花苑,楠木间的江离忽地咧嘴笑了。

    这一幕落在钟昧的眼里,让他惊讶得脱口而出:“公子,您笑了!”

    “钟昧,身为影卫,没有主子的命令就出声暴露行踪你可真是长进了。”江离语调淡然,却让钟昧瞬时脊背骨发凉。

    “公子恕罪!属下失职!实在是太过惊讶属下立马自剜舌根,请公子宽恕!”

    后花苑只见得江离一人,钟昧惶恐的声音不知从何处飘来。

    “罢了,今日心情好,恕尔无罪。”江离的语调带了分沙哑,“钟昧,你有没有觉得,辛六姑娘有些古怪?”

    钟昧刚松口气,就兀的一愣,旋即了然:“木头戒尺般的六姑娘确实古里怪气。属下方才暗中也听到辛府诸人议论,估计是被卢家婚前赏了休书,刺激过大转了性子。毕竟是姑娘家,脸皮薄,出了这种事长安城可是难听的话都传遍了。”

    “辛夷,字紫卿”江离对钟昧的解释不置可否,他玩味着辛夷的名字,眸底渐渐有夜色翻涌。

    后花苑蝉声嘶鸣,楠木翠阴如盖,风过池塘送来一园荷香。

    这厢,玉堂阁门口的珍大娘骂了一个上午,口干舌燥大汗淋漓,玉堂阁却是半分动静都没有。

    无奈之下,她只得硬头皮向辛菱回命去。门口瞬间安静了下来,玉堂阁内也是一片死寂。

    “姑娘,您怎么了?可是中了暑热身子不适,奴婢给您备绿豆汤去。”绿蝶担忧的看着辛夷。

    从后花苑回后,辛夷就有些不对劲。

    她坐在铜镜前的绣墩上一动不动,脸色有些发白,双手绞着裙摆一言不发。

    绿蝶蹙紧了眉间儿:“姑娘,珍大娘已经走了。若是您还气着棋公子您宽心,待明儿老太太回来,账房把棋公子的赏钱算了,他也就拿钱走人。”

    “棋公子”三个字,让辛夷蓦地缓过神来。她摆了摆手,打发绿蝶:“去嘱小厨房备绿豆汤罢。”

    绿蝶欢喜的应下,掩门退去。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