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五章 江离

第五章 江离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翌日。大魏的夏一天比一天热了。辛府绿叶如荫,知了叫得响亮无比。

    还是卯时,辛夷就醒了。被吵醒的。

    她的玉堂阁院子门口,珍大娘的叫骂雄浑有力,满园的知了声都盖过了。

    “一个人家不要的破鞋,还有脸在辛府呆着!要不是大人善心,当即就该打出门去!省得一身儿铜臭味的骚气,脏了我五品士门!嫁前被卢家赏了休书,合该自己找条白绫,活着也是丢脸”

    珍大娘是五姑娘辛菱的乳娘,生得五大三粗,块头顶两个男子。这一声声叫骂,便是大半个辛府都听得清楚,却偏没一个人出来阻止。

    “这贱婆子真是嘴臭!姑娘别放在心上,我这就去”

    绿蝶忍了几次后,终于放下木梳愤愤道。

    辛夷脸色如昔,她仔细从镂花妝奁里挑出一支翡翠簪递给绿蝶,这才慢慢开口。

    “傻丫头,珍大娘敢这么叫嚣,背后是辛菱撑腰。指不定还有高娥辛芳那伙人。此刻她们都躲在暗处瞧着,我若一出去,不正好中了她们意?”

    “可也不能就这样听着呀!”绿蝶摆弄着木梳,略有委屈的嘟哝。

    辛夷微微上翘嘴角。绿蝶是真心待她好。

    当年她刚到辛府,孤苦伶仃,谁都没当回事儿。辛栢见她可怜,便把自己的丫鬟绿蝶给了她。从此绿蝶眼里便只见得辛夷,二人的情分比辛府姐儿妹儿的还要真几分。

    前世她被卢家射死,想来她受了牵连日子也不好过。如今她重活一世,定不要再亏待她。

    辛夷眼眶又有些热了,她轻柔的拍了拍绿蝶的手:“好了,今儿穿什么花色的衣衫?天热儿,贪凉的最好。”

    绿蝶见辛夷实了心不计较,也不好再多嘴。她取过一件水绿色竹枝绫的襦裙:“姑娘就这身吧姑娘这是往哪里去?”

    辛夷在绿蝶的服侍下换好襦裙,起身往玉堂阁后门走去。

    “你不是嫌院门口的母知了太聒噪么?我们去后苑避避清净。”

    辛夷手刚碰到后门,绿蝶似乎憋了好久的话终于吐了出来:“姑娘,您真是不一样了以往碰见这种事,您准是寻四公子主持公道的,要么就是关上房门哭一整天。”

    “死过一次的人,除了这条命,还有什么能放在心上”

    “姑娘您说什么?”

    “没什么。”

    辛夷一伸手,推开了玉堂阁后门。

    辛岐为官五品,在长安这天子脚下只能算寒门,但拿到外州也是上得了台面的京官。所以府邸虽清简,但绝不寒酸。也有前、后两个花苑。

    后花苑地处僻静,清幽雅致。太湖石围成的池塘上,菡萏含苞欲放,满园的楠木翠荫如盖,将整个后花苑都笼在一片阴凉中。

    辛夷寻了太湖石墩坐下来,绿蝶在旁拿绢扇给她扑着蚊蝇。忽地,几枚树叶幽幽飘下来,刚好落在辛夷的裙衫上。

    “这天儿闷得一丝风儿都没,怎么还有叶子落下来?”绿蝶惊怪的抬头看去。

    辛夷也下意识的抬眸一瞧,却是心跳都霎那慢了半拍。

    楠木翠盖如穹,树枝间倚坐着一名男子。二十出头,清华慵散。容颜绝美得好似踏雪而来的仙君,鼻若悬胆,薄唇含情,入鬓剑眉似两抹青山,眉下星眸流转着摄人心破的光华,深处却似无边的长夜,不带一丝温度和波澜,让人只看一眼就能勾了魂去。

    他一腿屈膝,倚坐在楠木叠翠间,一袭银绣飞廉卷云樗蒲绫广袖薄衫,及腰墨发以一支檀木簪随意的拢在肩后,愈发衬得他若庭芝玉树,大有魏晋风流之态。

    辛夷忽地耳根有些发烫,她连忙侧过头,暗骂自己重活一世,却依然对江离的容貌没有抵抗力。

    琴棋书画,大魏有四位男子尤为精通,技艺已臻出神入化。又因这四人都是平民,只靠技艺游走于名门仕官间,或是献艺或是陪官吏对弈作画,或是宴席上鼓琴助兴,亦被奉为座上宾。

    加之四人举止清疏,谈笑不俗,连皇帝都连连招他们进宫,赏赐不断,亲赐御笔雅号:白衣注1四公子。

    江离,便是棋公子。更以绝世俊颜为四公子之首,号为“白衣潘郎”。当年他初入长安时,便惹得万民围观,掷果满车。

    但这白衣潘郎却是个冷性子。总是板着一张脸,说话看心情,说出来的半个字又毒。传说有公主拉下身份招他为婿,他却把大门一关,让门外的公主等到昏厥。要不是皇帝怜惜他在棋道上的造诣,他冷性子惹下的孽就够他死千万遍了。但此后,那些莺莺蝶蝶也都死了心。皮囊再好,性子着实不讨喜。

    辛夷平复了心绪,淡淡的对江离行了个万福:“棋公子好雅兴。老太太不是明儿才回么,公子怎么先至了?”

    “老太太在路上害了暑热,所以车马行得缓。我又耐不住,便先行了一步。”

    江离面无表情,语调和楠木的树荫一般沁凉。

    辛夷祖母醉心棋艺,所以江离也是辛府常客,要么陪老太太下一盘,要么随从老太太去寻访棋道隐士。这次老太太去钟南山,便也请了江离随行。

    “这回来便躲到树上去,又是什么理儿?”辛夷带了两分戏谑。

    江离有意无意的瞥了眼玉堂阁前门:“吵。”

    男子嫌弃的神态好似不止珍大娘,连玉堂阁都含了进去。听得绿蝶作势就要冲上去和他理论,这玉堂阁才是受害者。

    辛夷眉梢微挑,提高了语调:“公子倒是安静。静得跟块冰儿似的,自己耐凉就算了,还总得拉上旁人冻个厉害。”

    “世人营营碌碌,热心名利场,冻场清醒不也妙?”江离移开视线,似乎连看都懒得再看辛夷一眼。

    辛夷眸色闪了闪:“只怕冻进去了就醒不过来。旁人我还能唤一声儿醒,要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陷进去了,还编个举世浑浊我独清的借口,可惜哪天冻没了也不知道。”

    铜钱般的日光从楠木叶影间落进江离眸底,好似激起了些波澜。

    “就算冻没了,有一纸休书,也不会没人知晓的。冻着做了场梦,醒了倒着了更凉的魇。”

    辛夷的指尖颤了下。江离此言,是在讥讽她与卢家的亲事。笑她妄想嫁入世家,飞上枝头变,却又得了一纸休书,如今被父亲逐出家门,前是梦后是魇,都是前途悲凉。

    注释:

    1白衣:古代平民服。因即指平民。亦指无功名或无官职的士人。史记儒林列传序:“及窦太后崩,武安侯田蚡为丞相,绌黄、老、刑名百家之言,延文学儒者数百人,而公孙弘以春秋白衣为天子三公,封以平津侯。”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