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四章 逐府

第四章 逐府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辛岐愣了一会儿,忽地大笑起来,看向辛夷的目光满是厌恶和凉薄:“好,好,好!既然你眼里没有我这个爹爹,没有这辛府,那我辛岐也没有你这女儿!待明儿老太太回来,我亲自禀明老太太,修改家谱,你就自己收拾东西吧”

    辛岐红着脸喘了口粗气,忽地又想起什么,加了句:“老太太回来前,你且暂住在辛府,也算最后一点父女情分。”

    辛栢大惊,其余人倒神态各异。辛岐此言便是将辛夷逐出家门。

    辛夷眸色深了深。被卢家休掉,辛岐大怒都是情理之中。但她不能顺着被逐出家门。

    如果她是被选中的棋子,还踏进了涉及到皇室的棋局中,孤身一人流落在外,只怕更危险。

    她唯一的转机,便是老太太回来前的时间。她搅乱了棋局,那背后的下棋者必然会有行动。只要这蛇一惊,她就可以找到生路。

    辛夷眸色愈深,然而脸色却愈发平静,如同一年年的秋水沉到潭底,水都开始苍老。

    她向辛岐默然拜倒,惹得辛栢红了眼眶,连声向辛岐求情“爹爹不可!一个十五岁的丫头,出府去又该如何营生!”

    “她如何营生我们管不着。只是她这一走,那些东西又该如何?”大嫂高娥的声音传来。

    她看都没看辛夷,只顾拿眼神不停觑着廊下的嫁妆箱子。

    高娥是已故的嫡大公子辛桓之妻。辛桓去后,她也没改嫁,膝下无出,就呆在辛府侍奉岳母大奶奶周氏,倒也搏了个贞洁的美名。

    二姑娘辛芳掩唇一笑:“大嫂好精儿的心思。倒提醒我了。为了配得上卢家的嫁妆,我辛府可是耗尽钱财,各房都匀了银子出来我把半年的月钱都搭给了六妹妹,可她一走,这些银子便是枉费了。”

    二姑娘辛芳,本是庶出,娘亲乃是宫中一个金吾卫之女,曾经很得辛岐宠爱,却在生了辛芳后得了重病,辛芳还没满月就去世了。

    辛岐很是伤心,便把辛芳归为了辛府的嫡出大小姐,全力栽培,只待一日选秀进宫,为辛府搏个好彩头。

    这厢,听完辛芳的话,辛栢勃然变色,冷笑道:“阿卿还在跟前,你们就急着这幅嘴脸?嫁妆是为阿卿备的,她自然要全数带走。”

    高娥佯装惊诧的凤目圆睁:“四弟这话说得,这千两银子的嫁妆若是跟她去了卢府,还能吱个声,如今给她走了,连声都没丝儿,就全打了水漂。世上哪有这般蛮横的道理?四弟还是早日制举为官,比说热心话来得贴切。”

    这话刚好戳中辛栢的痛处,他脸色一变,拿手指着高娥,却是无法反驳半句。

    “就是!她都不是辛家人了,为甚还要把辛府的钱财带走!本来辛府家底就薄,菱儿以后也要出嫁,嫁妆难道就是把碎银子么!爹爹你评评理!”

    五姑娘辛菱噘着小嘴,一边冷笑一边往辛岐怀里钻,惹得辛岐的唇角都有了笑意。

    辛菱行五,姨娘孙玉铃所出。孙玉铃乃是某县令的师爷之女,虽是寒门微末,但勉强也算是官家。辛菱又生得娇小可爱,脸跟红苹果似的,所以姐妹中尤得辛岐疼爱。

    一屋子讨论得热闹,主角的辛夷却跪在堂中,像个看戏的面无表情。

    曾经的她或许会争,但只有死了一次才明白,就算捧着满怀富贵似锦,也照常被射死于花轿中。

    救不了命,买不了命,反而会要了命。

    辛芳瞥了眼沉默的辛夷,笑意愈发温柔:“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六妹妹的嫁妆。大嫂和姐妹们合该听六妹妹一言呐。”

    辛芳一言让堂中瞬时安静。辛菱讨好的凑过去娇笑“怪不得人人都赞二姐姐贤良淑德,真真儿是的”。

    辛夷平静的抬眸,刚想开口,辛芳温和的声音又响起:“六妹妹,饶二姐再碎嘴一句。窦姨娘是如何的出身,妹妹可别忘了。有些东西有还是没有,那是从娘胎里就定了的。”

    辛夷眸色一闪,辛府诸人的脸上都浮出鄙夷。

    大魏三纲五常,等级森严。

    士农工商,民分四阶。士最尊,商最卑。哪怕是富甲全国的大商人,在九品官的面前也得恭恭敬敬的。

    而辛夷的娘亲窦氏便是商人之女。和辛岐一夜风流生下辛夷,窦家因为女儿未婚有子大怒,将窦氏逐出家门。辛府也嫌弃窦氏商贾出身,根本就不准她踏进家门。

    窦氏怀胎十月,乞讨为生。后来实在活不下去了,便以死逼迫辛府接纳辛夷,认祖归宗。

    所以辛夷对窦氏根本没印象,儿时也都是在辛府诸人的指点轻视中长大,有也只有小哥哥辛栢把她当亲妹妹怜。

    “谢二姐姐提点。”辛夷没有丝毫躲闪的直视辛芳,脸色一派从容,“所以,辛夷自惭出身微贱,却又得辛府怜惜教养。便是把这嫁妆全部献给大奶奶,权当一片孝心。”

    这话落在堂中,如凭空掉下一口钟,震得辛芳瞬时变了脸色。

    大奶奶便是辛岐原配周氏,常年卧病在床,从不过问他事,在府中就像个活死人。

    辛夷将嫁妆让给她,就如同玉米粒撒在了破损的笼子里,然后任冬天的麻雀自己抢去,结果是谁也讨不了好。

    高娥也回过味儿来。她抽搐着嘴唇尖声道:“好个六姑娘,好毒的心”

    所有人或是骂或是哭或是怨,但都反驳不出半句。因为辛夷“给大奶奶尽孝”的理由挑不出一起错儿。

    整个堂内乱成一团。辛夷面色平静,起身,拂裙,推门而去。

    身后还传来辛岐的怒喝“闹什么闹!赶后儿老太太就回了,你们还乱成这样,成何体统!管家!把六女的嫁妆就依她!给我抬到大奶奶房里去!”

    忽地,辛芳的声音凉凉传来:“六妹妹,我怎么觉得你古里古怪的?”

    堂中瞬时安静,所有人这才回味出辛夷的不同寻常。若平时,她要么尖着嗓子争,要么就扑到辛栢怀里嘤嘤哭。

    但今天的她,至始至终都太过于平静。平静到近乎于冷漠。

    辛夷没有回头,没有应答。熏热的夏风吹过她的脸庞,吹拂起她唇角若有若无的笑意。

    古怪?死过一次的人能不古怪么。

    从十里红妆活了下来,不代表可能继续活下去。她只有赌。

    争嫁妆还是嫁卢府都是插曲,她要做的是在这场棋局中活下去,然后掌握主动权。

    毕竟,这是她重生一次才有机会悔棋的局。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