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二章 见夫

第二章 见夫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都快是卢家的嫡少奶奶了,还不学着点稳重?”辛栢宠溺的一点辛夷额头,按她到绣墩上坐下,“爹已经说定了,彼时由我背你上轿。还有御赐的喜字和金如意,临到这时我才敢拿给你。不然趁你的欢喜劲儿,还不早就糟蹋坏了?”

    辛栢递过两个紫檀木小盒,里面的御宝却瞧得辛夷头脑发晕。

    她清晰的记得,上一世万箭穿心不到半刻,这两个压轿御宝就浮在了血泡子上。

    “要不是皇后娘娘看到你的诗文,赞你才气殊殊,请了皇上的赐婚圣旨,我倒是私心阿卿多留府中几年,陪陪我和爹爹的”

    辛栢没有发现异常,他如寻常兄长送别妹妹出嫁,一脸欣慰欢喜又满是不舍。

    辛夷的眸色深了深:“不过是闲了胡諏几句,能瞧进皇后的法眼,倒才是奇事。”

    “说来也怪只道是三殿下偶闻百姓间传颂你的诗文,赞叹:寒门竟有大家之女。于是把诗文抄写装裱,呈给了皇后。”

    “三皇子李景霆么”

    辛夷眸色愈深,被指尖刺破的掌心隐隐生疼。

    涉及到皇室,涉及到世家,只怕事情远远没她想的这么简单。然而越是这样,她就越要死死抓住自己的命,在各方棋局的夹缝中活下去。

    “不过,这样不也顺你心意?嫁入世家,光宗耀祖,享尽作为女人的荣华富贵。”

    辛栢笑了,辛夷也低低的笑了。

    辛栢说得没错,曾经的她会为了衣衫上多绣一朵金线花而高兴整天,会偷偷从马墙的缝隙里瞧世家小姐的做派然后回府模仿。

    然而,那只是已经死了的辛夷。

    忽地,门口传来爹爹辛岐的怒喝:“两个孽畜!通报好几声了也没听到?还不快来向卢大人请罪!”

    辛岐满脸堆笑,弓着年过半百的老腰,向身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厮连连作揖。

    辛栢和辛夷连忙上前见礼。那小厮只抬了抬眼皮,顾着打量辛夷。

    十五岁,及腰鸦鬓如云,身似杨柳拂风,五官娟秀自有股盈盈婀娜,尤其是一双细长眉眼,如白水银里养了两丸黑水银,平添了分脉脉横波。

    这模样不像是关中小姐,倒像极了那绵山瘦水里润出来的江南女子。

    小厮瘪了瘪嘴,朝天的鼻孔里挤出丝冷笑:“瞧这穷酸样儿,真不知皇后娘娘看中你哪点了。我卢府的粗使丫头都比你周正。”

    辛岐脸上的肉哆嗦了下,却还努力挤出笑意:“大人珠玉之言,妙哉妙哉”

    那小厮似乎很受用,乜眼道:“是三公子派我来,瞧瞧你们准备得可妥当。你们小家小户应不得大场面,彼时正式迎亲时出了岔子,我卢府也丢不起这脸。”

    辛岐和辛栢连声称赞“三公子细心”,这话落在辛夷耳中,却另有深意。

    卢钊派小厮来监查婚事准备,倒更像是确认上花轿的是她辛夷,这颗被选中的棋子。

    辛夷的眸底划过隐晦的寒意,她兀的拂裙上前,朗声道:“出嫁之前,奴家还有个不情之请希望见卢三公子一面。”

    话音刚落,房间内一片死寂。

    辛柏最先缓过神来,他一把捂住辛夷的唇,低声急道:“阿卿,哪有新娘子在出嫁前见夫家的!这大大不合礼数!”

    辛岐的老脸也是由青转白,要不是顾忌卢家小厮在侧,他早就冲上来一巴掌刮了辛夷:“糊涂东西!时常给你说:三纲五常,女仪淑德。你平日念的都忘了?如今胡言乱语,不仅让卢家贵人见笑,还往自己脸上抹灰!休要再提此事!”

    卢家小厮只是冷笑,一副“果然是粗陋的寒门女”的看笑嘴脸。

    然而,辛夷只是轻拨开辛柏的手,淡淡的道:“奴家,请见三公子一面。”

    她平静的瞳仁直直看向卢家小厮,没有丝毫的躲闪,唬得后者的笑都僵硬了片刻。

    “上家法!给我打出去!这等不识礼数的女儿,混当我白养了!”辛岐青筋暴起,又急又气的大声喝到,辛柏连忙跪下抱住他的腰,却拿眼睛不停的给辛夷使眼色。

    “且不说祖宗立下的嫁娶规矩,我卢家嫡出三公子,也是你呼一声想见就能见的?”卢家小厮气极反笑,“这过门了岂不是天天见,还是你如今就等不及什么了?”

    卢家小厮的笑意带了分猥亵的揶揄,连未嫁娶的绿蝶和辛柏都涨红了脸。

    然而让所有人意外的是,辛夷始终脸色如昔,那双秋水目太过于平静,好似幽谷中积了几年的一汪秋水。

    “奴家,请见卢钊一面。”

    辛夷直呼其名,语调平稳理所当然。

    卢家小厮的面孔顿时阴戾,他兀地暴起,一个耳刮子就向辛夷扇来:“区区寒门女,瞎眼不识纲常!我便替主子三爷先管教管教你!”

    辛柏和辛岐的惊呼都哑在了喉咙里,然而那一巴掌却凝滞在了半空。

    辛夷抓住小厮的手,语调没有一丝波澜,也不带一丝温度:“我是皇上圣意赐婚的新娘,是未来的卢家嫡三少奶奶。你这一掌下来,是逆了圣意,也是犯了尊卑。你,可担得起?”

    辛夷一字一顿,好似把把铜锤锤在小厮的心窝上,他吓得一哆嗦,手就无力的垂下去了。

    “你!你等着!就算你嘴上得意,惹了我辛府的人,也让你待会儿哭不出!我这就回三公子去!”小厮大失颜面,却又被辛夷一番话唬住,只得涨红了脸丢下几句狠话,便夺门而去。

    辛栢和辛岐愣愣的盯着辛夷,还没从变故中缓过神来。他们都觉得,今天的辛夷着实有些古怪。

    曾经的她艳羡荣华,但心性纯良,喜怒尽皆形于色,胆子小得被爹爹说了句重话都会嘤嘤哭一整天。

    正如闺门中的戏言:辛六姑娘就像块木头戒尺,一眼到头还索然寡味。

    然而此刻的她,清秀还带着稚嫩的小脸平静到有些凉薄,细长的眼眸好似积了数年的一汪秋水,清澈见底却不带一丝波儿。

    辛栢的脚板心忽地腾起一股寒意。

    辛岐也瞬间忘了,该怎么叱则自己这个乖逆的女儿。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