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快穿毕业任务进行时 > 第四十一章女尊社会(一)

第四十一章女尊社会(一)

作品:快穿毕业任务进行时 作者:A1134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本来的故事不是这样的,老师编写的故事是这样的:景如画性子沉默,又有些懦弱,裴晞怎么说她,她都不会还嘴,反而很好的照顾裴晞,裴妈妈见景如画对裴晞这么好,便要求裴晞结婚。

    可是裴晞并不喜欢景如画,裴晞更多的时间是和赵楠在一起的,赵楠生下了孩子,景如画没有生下孩子。

    而景如画也发现了景如书饲养了一只其他世界的小精灵,不是这个世界的,因为从来没有见过,景如画劝景如书将小精灵放走,可是景如书并不听景如画的。

    后来景如画劝的次数多了,景如书也烦了,景如书找她亲爱的给景如画下绊子,景如画就丢了工作,可是景如画仍然想让景如书将小精灵放了。

    后来,小精灵喜欢上了景如书,景如书也不用把小精灵放在箱子里了,小精灵一直跟在景如书的身边,小精灵也不想回到自己的世界了。

    后来的小精灵和这个世界不相容,这个世界的环境污染、食物毒素太多了,小精灵的身体慢慢的衰弱下去,这时候,景如画还在劝景如书,让她将小精灵放走。

    最后,小精灵死在了景如书的身边,而景如书非常埋怨她的姐姐,她认为如果不是景如画,小精灵会开开心心的在她身边,不会经常忧郁,是景如画害死了小精灵。

    裴晞这时候也不想和景如画在一起了,裴晞和景如书联合,将景如画搞疯了,送进了精神病院,也不交钱,景如画就在虐待中死去。

    慕容夏走在烟雨楼中,身后跟着两个小厮,转弯处,闻到了一阵奶香,奶香中又包含着点酸酸的味道,酸酸甜甜的浓郁的奶香。

    慕容夏不由得拉住了走过的人,身前的人低垂着头,才到慕容夏的下巴,低着头,慕容夏很清晰的看到了身前的人的头顶的漩涡。

    “哎呦,这位爷,这是干什么啊!”慕容夏刚抓住身前的人,烟雨楼的老板穿着大红色的衣服,露出了大片胸前的肌肤,就扭着水蛇腰出现了。

    慕容夏将抓住那人手腕的手松开,淡淡的说:“无事。”

    “爷,我们月浅还在等着您呢?您看这?”说着老板娘对着龟娘使了个颜色,让她把人带下去。

    龟娘看懂了老鸨的眼色,赶着人就要离开。

    “等一下!”慕容夏看龟娘把人带走,便叫住了他们。

    “这个人,我带走了。”慕容夏将人拉住,转身离开。

    “爷,爷!等一下,爷!我们月浅、月浅怎么办啊!”老鸨欲哭无泪的看着离去的慕容夏,这个人是月浅这个头牌才是大!

    慕容夏很快就下了楼,坐上她的马车,容西奇怪的凑过来,“爷,这次怎么这么快?”说罢,容西看到了慕容夏身后低着头的人,苦着脸道:“爷,这您要是带回去,这可不好说啊!”

    “无碍。”慕容夏在马车中闭目养神,鼻息内的脂粉味道分外的刺鼻,但是随之而来的奶香味却让人好受了很多。

    “驾!”容西驾车回三皇女府。

    马车中,男孩跪坐在马车中,死死抓着裤子,低垂着头,让人看不清脸,慕容夏也什么都不说,就这样沉默着回了东宫。

    慕容夏头也不回的下了马车,“主子!这人呢?”

    “自己看着办。”

    “我自己看着办,我自己怎么做!”容西叹息的看了一眼在马车上的男孩,叹息着将男孩带到了三皇女府的一个小院,留下了几个宫男,照顾男孩,容西也离开了。

    宫男们还是很兴奋的照顾男孩的,这个人可是三皇女府第一个住下的主子啊!

    在烟雨楼的月浅恨恨的看着地上跪着的婢子,“你们说什么!她带走一个新来的人!”

    “是。”地上的婢子苦着脸答道,“新来的,还没有洗干净,连脸都没有看清,就带走了,然后没有来。”

    月浅恨的手发抖,妖媚的眼有些发红,主子也没有说过有其他的人来,这又是谁!难道是和他来抢人的吗!

    “滚!”月浅看也没有看地上的人。

    “是。”地上的婢子连滚带爬的离开了,离开前愤愤地看了一眼月浅,如果不是因为主子宠着你,你能走到这个位置!不知几手的破鞋而已。

    沉浸在失落的感情中的月浅并没有看到离开的婢子的表情,看到了,肯定又要发一顿脾气。

    月浅一向带着魅意的脸垮了下来,不碰他,是因为他脏吗?所以宁愿带走一个都没有调教过,连脸都没有见过的人,也不来他这里了吗?

    慕容夏不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很舒适的在没有脂粉味道的寝宫睡了一觉,感觉很好。

    第二天上朝,慕容夏精神抖擞的去上朝。

    老家伙们照常没有什么有用的事情,向着皇上请求立太子,扩充后宫,虽然女皇已经不惑之年了,但是希望女皇多生几个孩子的老臣还是不少的。

    和往常不一样的,工部尚书并没有和往常一样迎合这些老臣,而是紧皱着眉头,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臣有奏!”被慕容夏一直关注的工部尚书站出来。

    “江上一带因初春的连绵阴雨,引发河水上涨,水坝早年失修,现河口决堤,农地多毁,流民增多,江上一带民众大多是多流连失所,无处安家,这些流民多北上,甚至于一些流民为王为寇,不得不理啊!”

    “此事”

    “臣请命!”慕容时这个狐狸竟然主动承揽这件事,慕容夏不由得有些怀疑。

    “既然时儿领命,那接旨!”

    “臣领旨!”

    下朝后,左相走在慕容夏的身旁,“此事?”

    “必有蹊跷!”慕容夏肯定的说,“以慕容时的秉性,她是断不会主动请命于她无利的事,这次是她心急了,反而让人觉得她有利可图,这是需要细查。”

    左相点点头,“我派人去查,夏儿啊,你这后院可是一朵花也没有啊。”左相斟酌的说。

    “我有分寸。”

    每一次左相这么说慕容夏,她都是这么说的,左相叹了一口气,“你自己看着办吧。”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