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哪也不会去 下

第四百三十二章 哪也不会去 下

作品: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作者:软软的金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其实并没有什么让人心神过于动摇的地方。

    在韩宇进来这间病房之前,心中便已经大致预料到自己会看到什么样的情况了。

    安安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身上盖着被子,金泰妍的一张小脸似乎因为那雪白的被单而显得越发的瘦小了。

    脸色苍白得吓人,毫无一丝血色,唯有那两片紧紧抿在一起、似乎有些干涩的唇瓣才能看到那么一点点的红润,可与那苍白的脸色一映,却更加透出了一种别样的虚弱。

    额头上还重重叠叠地包扎着厚厚的纱布,白色。小说布和乌黑的发丝交映,其实如果不是抱着沉重的心情,乍看起来的话,还有点莫名的可爱,跟阿拉伯人的头巾一样,“大大”的脑袋把一张本就瘦小的脸蛋衬得更加显小了。

    只不过,当目光看到那白纱间渗出的丝丝血红之后,韩宇到底还是止不住地微微抿了抿嘴唇。

    “呼……”

    舒缓压力似的轻呼一口气,韩宇看着躺在病床上紧闭双眼的金泰妍,直接就伸出手,很是自然地帮这丫头掖了掖被角,目光在她身上依然穿着的演出服上流转了一下,好看的眉毛明显地一皱,但眼下这种情况也不好给这个丫头换衣服什么的,所以他只能暂时舒展开微锁的眉头,拿着病床边的凳子,坐到了这丫头的身边。

    “也太不小心了,嗯?”

    双手支在柔软的床垫上,稍稍交错在一起撑着下巴,韩宇注视着这张没什么血色的小脸,似乎微叹了一口气,眸光中涌出了许多柔和的怜爱。

    很奇怪的,当真正走进病房里之后,当真正看着泰妍这丫头之后,韩宇的脸上反而是没有什么过多的悲伤。

    脸色可以说是相当平静地注视着此时正躺在床上的这个就像是睡着了一样的人儿,目光与其说是满怀着期盼和担忧,不如说是在柔和地观察,视线一直定定地落在那张苍白的小脸上,眼神除了柔和以及些许的怜惜之外,却再也看不出什么东西了。

    反应,出人意料的平静。

    而且,仅仅在说出一句没什么营养的似是自言自语的轻声问话之后,这个家伙就不再开口了,没有再多说任何的话,神情更是相当的安静,就这么平淡如水地看着躺在床上的泰妍,让病房归于一种奇怪的沉默。

    长长的一段沉默。

    病房中的两个人就像是变成了不会动的雕塑一样,躺在床上的那个自然不用说,而坐在床边的那个却也是一副动也不动的样子,坐在那毫无动静,就一直这么看着,就好像是脑袋放空了一样,如果金夏妍此时在病房中,恐怕都会不满地拿小脑袋狠狠撞一撞她这个“木讷”的oppa。

    只不过,如果仔细地观察,就会发现一点不一样的地方……

    韩宇注视着金泰妍的眸光越来越柔和了,那双一直在注视着那张苍白小脸的眼睛,并不是空洞无神毫无内容,而是一片越来越温柔的眼波。

    并且,那空气中的静谧,似乎也随着这柔和的凝视,渐渐地,酿成了一片深深的疼爱,藏在深邃的一双黑眸中,落在了那张惹人心疼的消瘦小脸上。

    尤其是,当视线一遍一遍扫过那双紧紧闭合起来的眸子,深邃的双眼中那股疼爱和温柔似乎越发浓郁了起来。

    就是有一点,在那一片温柔的眸光中,好像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复杂……

    亲人之间的感情,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有点像是在冥冥中,有着那么一根看不见的线在连接着两个人一样,不管彼此之间的感观都是怎么样的,那根线始终都会好好地存在。

    彼此之间,永远,永远都会是对方生命中最特殊的人。

    以前的韩宇,从来没有这么如此切身地体会过所谓的“亲情”。

    直到他融合了林允宇的记忆,他才头一次,深刻地意识到“家人”这个词背后所代表的含义。

    父亲,姐妹,虽然那也许是一个还不算完整的家庭,可给予韩宇的感动,已经值得他铭记一生了。

    而等到了遇到了夏妍,泰妍,这两个自己实际意义上的亲人之后,韩宇就更加清晰地感受到了所谓“亲情”的神奇。

    真的很神奇……

    分明以前根本没怎么在一起生活过的人,分明在好几个月之前还是陌生人的关系,可偏偏,就是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像是天生的一样,彼此之间能够很清楚地感觉到对方向自己传递过来的许许多多的珍贵的心意。

    夏妍暂且不说,这点感受韩宇在自己与泰妍之间体会得最为明显。

    泰妍和自己之间,哪怕是到现在而言,相处的时间也可以说是很短的,甚至都比不上那些跟在泰妍身边一段时间的经纪人,可就是这样的情况,韩宇发觉,即使是他和泰妍两个人不见面,但只要随着时间的推移,想起对方的时候,心里面那种情感就会越发浓郁起来。

    就像是……窖藏起来的酒一样,虽然埋在地底下,但香气与味道并不会因为这些因素而消散,反而会因为窖藏的时间越久而越发香醇。

    韩宇觉得自己和泰妍之间的感情就有点像是这样。

    即使是之前只见过几面,即使有相当一段时间没见面,可一旦脑海中浮现出这张还不算特别熟悉但印象极为深刻的小脸,他的心里就会很莫名地涌出一股很浓郁的情感,说不出的亲近,说不出的疼爱,甚至有点……说不出的想念。

    而这点情况,其实在夏妍,包括允儿,乃至是允珍那丫头身上,韩宇都有过体会,所以他才确定,这种他感到陌生的情况,应该……就是所谓的“亲情”的表现了。

    韩宇不清楚是不是因为自己的特殊经历,所以才会有这种情况出现,还是其实世上,大家所有人对于自己的亲人,都是这样不会随着时间消逝、莫名就很是浓厚的感情。

    但至少,他并不排斥这样的感情,反而心里有点甘之如饴的感觉。

    和金家父女一样,韩宇当然也能够听出来金母之前那番话对自己散发出来的善意,老实说,刚一听到的时候,他的心里面真的相当意外。

    因为要说起来,对于金家,韩宇除了满心的复杂之外,他对于金家的每一个人还都怀着一种愧疚感,一种哪怕是时间过去再久都依然深埋于心的愧疚感。

    关于这点即使是面对自己情感上真的很纠结的金父也是一样的,韩宇同样对于自己这个真的说不清楚是什么感受的……父亲,心里面怀着一股浓浓的愧疚,这种愧疚几乎不曾显露在表面过,却深深扎根在韩宇心里,时不时,一种难言的沉重就会像向下延伸的根须一样,层层深入他的心底,并且扎根极深,怎么也驱不走。

    而在这许多的愧疚中,韩宇对于金母的愧疚是最重。

    甚至可以说,在金家的几人中,韩宇最不愿意面对的,最不敢面对的,最害怕面对的那个人,就是金母。

    说真的,韩宇与金母之间的恩怨真的连他自己心里都有种说不出来的复杂感觉。

    严格地来说,金母其实并不欠韩宇什么。

    关于韩宇的身世,跟金母没有任何关系,即使是当初那个将他送去福利院的举动,站在韩宇现在的角度而言,他也不觉得金母当年做错了什么。

    也许家里困难确实只是一个借口,但是她不想让家里的关系变得复杂,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们陷入这种复杂的关系,不想让他们从小就知道自己父亲是个做过错事的人。

    光凭这点,韩宇觉得,金母作为一个母亲,她没有做错任何事。

    或者干脆地说,有哪个女人会真的愿意养一个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并且存在本身就让自己很糟心的孩子呢?

    金母当年的选择,无论于情还是于理,都说得过去。

    甚至是韩宇自己现在还挺庆幸金母当初的决定,如果当年就这么留在金家生活,他不一定就真的能够和其他人家里的孩子一样正常地成长,有着正常的心理,可是遇到林家,却是他至今觉得自己人生两件最幸运的事情之一,而还有一件,就是那次车祸……

    最让韩宇面对金母时感到愧疚的地方,不是他与金志雄的那场车祸——也许确实是因为他的到来,金志宇才和他融为一体的,可是他现在想想,即使他没有来到这里,金志雄的事情恐怕也是无法避免的,甚至这其中的过程,和他,和金志宇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所以,最让韩宇面对金母时感到愧疚的一点是……即使他的心里很明白金志雄的事情对于金家造成的伤害,即使他很不情愿回想起泰妍当初那张哭得稀里哗啦的小脸,可他的心里……却还是很庆幸当初那次车祸的发生。

    金母并没有对于韩宇做错过什么,可是韩宇,却从某些方面上而言,对于金母有了些“过错”……

    所以,对于金母的示好,韩宇的内心,才会如此充满复杂。

    哪怕心里如此渴望亲情的靠近,可当这样感觉受到了亲近的信号之后,反而心里面生出了一种浓重的罪恶感。

    因为感受到了对方真诚干净的心意,所以对于自己“肮脏”的心……感到了愧疚。

    这就是之前韩宇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应金母终于有所松动的示好的原因,而这,也就是韩宇不知道自己此时该如何对待正在昏迷中的泰妍的原因……

    虽然是昏迷着躺在病床上,可看着这张苍白到让他的心都隐隐有些揪紧的小脸,韩宇发觉自己心里的那种罪恶感和愧疚感反而更加加重了。

    老实说,比起夏妍,韩宇发觉自己面对感情相对来说不那么亲近的泰妍,那种由愧疚感造成的不知所措反倒是会更加严重。

    自己这两个妹妹都对自己太好了,韩宇不会比较谁的好更多一点,但相对于感情可能“更深厚”的夏妍而言,韩宇面对自己不太熟悉的泰妍,心里就少了点心安理得。

    因为感情比较深,所以对于自己的好能够比较容易接受。

    相应的,因为相处不算多,但却同样受到了那种没由来一样的好,所以心里才会觉得不知所措。

    要是泰妍正处于清醒的状态,也许韩宇还能因为不让这丫头多想,与她谈笑风生地说些话,可当泰妍就这样在他面前安静地入眠一样躺在床上,韩宇就无法在那自言自语地说些什么了。

    因为这些貌似很是关心、很是担忧的话语最终只会传入他一个人的耳朵里,除了让他心里感到更加的沉重和烦躁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人不会光凭一些祈祷的话就醒过来,而当韩宇自己说出这些貌似关心的话语时,心里的愧疚感反而会让他生出一种虚伪似的恶心。

    谁都骗不了自己的心。

    这种既让自己难受了,又不能对自己爱的人什么实际的好处的事情,韩宇是绝对不会傻到去做的。

    所以他面对泰妍时,除了注视,就再也说不出其他了,就像是哑巴了一样,与其说是懒得说,不如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不过,抛去这一切的因素,对于韩宇自己而言,他觉得也只能像这样,坐在病床边,安静地等着这丫头睁开眼睛了。

    应该很害怕吧,在掉下升降机的那个时候。

    这是韩宇的念头。

    他不想泰妍在醒来的时候身边却看不到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至少,自己还是可以胜任一下从“噩梦”中醒过来能够抓住的“救命稻草”的……

    “……”

    “也好,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吧,我会待在这里陪你的,只要,别忘了醒过来……”

    到底还是在嘴里轻声呢喃了一下,渐渐的,凝视着自己面前这张虽然苍白但依然显得精致静美的小脸,在病房里柔和的灯光照映下,韩宇的脸上似乎隐隐就泛起了一种莫名的安详……-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