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 第四百二十八章 我就在这里 中

第四百二十八章 我就在这里 中

作品: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作者:软软的金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夜幕早就已经.lā

    在全州通往首尔的公路上,一辆汽车孤零零地从道路上驶过,那两盏橘黄色的车头灯在浓重的夜色中,显得既扎眼又冷清。

    ……

    而在车内。

    “志……志宇啊……”

    当听到那句低沉的话语之后,坐在一边的金父顿时呆了一下,眼中瞳孔似乎骤然收缩了起来。

    /随即,他就忍不住微微深吸了一口气,再也无法保持自己的沉默,双手紧紧抓在方向盘上,但目光却死死地盯向了黑暗中那部屏幕微微发出荧光的手机,眼睛微微睁大,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艰难地急声问了一句:“昏……昏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着金父的声音突然从电话中响起。

    电话另一边。

    韩宇一下子也忍不住微微抿住了有些干涩的嘴唇,修长的手抬起来握成拳,按在嘴上,整个人像是在调整呼吸一样,长长地深呼吸了一下,然后,他才眨眨眼,低着声音回答道:“虽然……虽然伤口都已经处理好了,可是……泰妍依然处在昏迷的状态中……根据医生的判断,说是可能是因为撞到了头,引起了脑震荡,导致她暂时昏迷了。”

    “暂时昏迷?”

    一听这话,金夏妍当即就情不自禁地撑着椅背微微支起自己的身体来,眼镜后的一双眼睛睁得老大,目光中似乎在隐隐闪烁着点带着希冀的光芒,“oppa你的意思是……情况还不是特别严重吗?姐姐很快就能醒过来吗?”

    金夏妍这么一说,坐在前座上被韩宇的话语弄得脸色僵硬紧绷的金父金母脸上的神情顿时也是不禁稍稍一动,眨眨眼,同样很是希冀地看向了托架上正在通话的手机。

    然而,接下来韩宇的话就直接打碎了金家人的希望。

    “不……”

    电话那头。

    韩宇拿着手机,微微张着嘴,说明真相的话语在嘴边滞留了好一会儿,犹豫的神色充斥在他的脸上。

    不过这事情,金家迟早是得知道的。

    所以最终,韩宇还是微微低下了头,目光一边盯着医院光洁明亮的地面,一边低垂着眼帘,缓缓说出了实情。

    “泰妍的情况不算好……医生只是判断这是由脑震荡引起的昏迷,一般这种情况的话,一般在几十分钟之内泰妍就会醒来了,可是……泰妍到现在还没醒。医生说是等明天才能得出初步的结论,万一,泰妍直到明天还没有醒过来,那么……情况……可能就不太乐观了。”

    犹豫了一下,韩宇才猛地一抿嘴,似乎是谨慎地,加上了一个“可能”。

    然而就当这个词从他嘴中说出来了之后,他自己的脸色,却都在一瞬间,完全控制不住地越发黯淡了下来。

    那是一种将内心的情绪控制不住地表露出来的模样。

    头完全低了下去,眼帘低敛着,本来就微微弯着的腰似乎更加弯曲了,平日里相当挺拔的身影,在此刻,却是……一片颓然。

    而当听到那句听不出什么情绪的低沉声音在车子里缓缓地响起之后。

    车内,顿时陷入了一片死一样的沉默。

    沉默,仿佛已经成了今晚的主题。

    “呼……!呼……!”

    一声很明显满是颤抖的轻微喘息声传入了耳中,金父紧紧咬着牙,微微转过头去,目光凝视着自己身边那道低下头的身影,平日里一直很沉稳的面容上此时却是鼓起了一条棱,一只宽厚的手掌毫不犹豫地伸了过去,握住那只此时有些发凉的手,嘴中低沉地说道:“没关系……事情没有那么糟糕,不是还很有希望吗?”

    话是这么说,可是在那车内顶灯昏黄的灯光照映下,一种完全无法形容的复杂表情却在悄然间浮现在了金父的脸上。

    慌张,不知所措,紧张,担心,心急如焚,各种各样,全都混杂在了一起。

    不过在转瞬之后,这些交杂的情绪就被一个看起来相当坚毅的表情给替代了。

    伤心难过是一定的,但不能是全部人都沉浸在伤心中,总是得有一个人,要准备好承担一切。

    “孩子……我的女儿……怎么,怎么办……”

    偏偏头看了看握住自己手的丈夫,金母闭上眼嘴中轻声呢喃了一下,一直强装镇定的样子终于土崩瓦解了,身体向旁边缓缓倒下,靠在了丈夫身上,而在几秒之后,一道完全无法压制住的呜咽声,就幽幽地传了出来。

    就像是从喉咙中压抑到了极致之后发出来的幽咽一样,一丝一丝的,气息,弱得吓人。

    不管表面看起来多么坚强,她其实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妇人而已……

    “偶、偶妈……”

    看到自己母亲的这副样子,金夏妍本来紧紧抿住嘴,想要强忍住心里都快要瘫软的感觉,可在这时,她却也忍不住在一霎那间就红了眼圈,一点点晶莹的泪花迅速从小丫头的眼眶中凝聚了出来,强忍着没掉下来。

    一下子扭过头去,看着窗外夜幕下不断飞驰而过的景色,金夏妍紧紧咬着嘴唇,她总感觉自己的心此时正在不断地下沉,渐渐地就跟此时窗外那清冷的夜色一样,慢慢冰冷了起来……

    而在电话另一边。

    坐在安静的走道中,韩宇拿着手机,四周寂静的一切似乎让他能够更加清晰地听到从手机中,从电话的那一端,一丝丝,隐隐约约传过来的那一声声的呜咽声。

    猛然间。

    修长的手掌顿时忍不住攥紧了起来,在松握了几下之后,他就似乎有些无措地拿着手机抬起头四处看了看。

    于是再一次的,他的目光毫无办法地被眼前这道显眼的大门给吸引了。

    “呼——真是……”

    闭上眼,嘴中很是明显地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就像是被抽光了全身的力气一样,韩宇抬起一只手微微搭在了额头,整个人拿着手机向后仰靠在了长椅上。

    一瞬间,头顶那白炽而空洞的光芒刺激得他的眼睛下意识眯了眯。

    而随后,他就缓缓闭上了双眼,一种死一样的沉默,从他靠在长椅上的姿态中,从他的全身上下各处,缓缓散发了出来。

    明亮而惨白的灯光下,一道修长的身影就这么拿着一部手机仰靠在长椅上,身边,空无一人,冷清而孤寂。

    空气中,仿佛都弥漫着一种让人要人窒息的气氛。

    一点点的绝望似的气息飘散在空中。

    而置身其中的人,却仿若未闻。

    电话那边的人在哭,心里则在不断地陷入冰冷。

    而电话这边的人,脸上一片冰凉,心里……却在哭泣。

    一种不一样,却又好像很是相同的悲伤,在电话两边无声地传递着。

    那边在哭了一会儿就渐渐沉默了。

    他也随着沉默。

    直到手机发烫他都恍然未感,依然将那手机紧紧贴在自己的耳侧,整个人依然闭着眼睛,就好像连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都不再去注意了。

    样子安静得像是睡着了一样。

    而在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之后,电话那边,终于传来了一道低低的声音。

    “o……oppa……”

    同样低沉的声音,似乎还带着那么点嘶哑,低低怯怯的,全然没了往日里那种元气和可爱,余下的,只有一种凄切似的语调。

    “嗯……”

    紧闭的双眼毫无征兆地睁开了,整个人像是条件反射一样,从“沉睡”中“醒”了过来,韩宇缓缓直起了身体,模样中虽然带着点难言的疲惫,可却还是脸上流露出了点认真的神情,仔细地倾听着电话。

    同时,随着眼睛的睁开,也终于让人注意到,韩宇的眼眶,不知在何时已经微微发红了起来。

    但显然,男人现在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就这么拿着手机,微薄的嘴唇紧张似的抿了抿,随即就微微红着眼对着手机低声问道:“夏妍,怎么了?”

    声音意外的很轻柔,就像是在对着某个需要照顾的小动物轻声说话一样,一点点淡淡的关切,从话语中掩藏不住地传达了出来。

    而一听到韩宇的声音,电话那边的金夏妍脸色就是情不自禁的一滞,就像是听出来那声音中深藏的爱护一样,本来都已经整理好的表情顿时又像是要崩解一样,牙齿紧紧地咬了咬嘴唇,一丝丝的湿润从眼眶中泛起,只不过这一次,却不是因为伤心。

    “oppa你……”

    柔嫩的唇瓣不自觉紧紧抿了抿,可随即,一抹淡淡的温情还是情不自禁地从她的眼神中荡漾了开来。

    “oppa你,不要太辛苦了……姐姐的事情又不是oppa你的错,你能那么快赶过去,真的谢谢了……啊,不对!家人之间说什么谢谢,我的意思是……”

    小手抓在椅背上,金夏妍的视线静静地注视着那部在黑暗发出淡淡荧光的手机,脸上的神情霎那间变得异常柔和了下来,嘴中安慰似的柔声说道:“oppa你不要觉得太负担了……我听oppa你的声音,状态完全不好呢。”

    一瞬间。

    听到金夏妍突如其来似的话语,整个人直接就愣住了。

    韩宇拿着手机怔愣了几秒,脸上疲惫而僵硬的神情一阵变化,最终,化成了一片莫名的自责。

    他张开口,对着手机声音低沉而沙哑地说了一句。

    “对不起……”

    “……”

    电话这一边。

    在控制不住情绪地呜咽了一阵之后,金母就也稍稍收敛起了自己的心情,有些面无表情地坐在车座上,一双眼睛微微红肿着出神地盯着前方被车灯照亮的路面,心里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然而在听到手机传出的那声似乎有些哽咽的低沉声音之后,一下子,本来僵硬的面容就有了那么一丝得松动,而在一边同样脸色沉重的金父,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握在方向盘上的双手倏地就是一紧,整个人直接下意识微微转头,眉头轻皱地看着那部正在通话中的手机,嘴唇下意识紧紧抿了起来。

    眼神中,一抹不易察觉的心疼与怜爱止不住地一闪而过。

    “oppa你这是在说什么话嘛!你可是家里的儿子啊!又不是什么外人!再说了,姐姐的事情又跟oppa你没关系!你说什么对不起啊!”

    而紧接着,金夏妍急嚷嚷的话也让几个人的反应更加复杂了起来。

    “今晚……有工作吗?”

    突然,坐在一边的金母就毫无征兆地开口问了一句,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可似乎并不显得很是疏远。

    “嗯……”

    听到金母突然的问话,韩宇顿时又是微微愣了一下,本来消沉的脸色稍稍一振,抿抿嘴犹豫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今晚是剧组的粉丝见面会。”

    “那oppa你是见面会开完之后就直接赶到医院了?”

    一听韩宇的回答,金夏妍当即忍不住抿着嘴唇,眨眨眼追问了一句。

    “不是……我……我是在快结尾的时候得到了泰妍出事的消息,所以……直接就跑来医院了,泰妍可能随时会醒过来,所以我一直在这边等。”

    听着此时手机中响起的这道听起来似乎有些尴尬的声音,金家人又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在驾驶位上驾驶车子的金父沉默不语,但他却在不经意间,偏头瞟了一眼那部在黑暗中微微发亮的手机,目光中一下子涌现出了许许多多很是明显的温情。

    “……”

    “如果工作忙,就先去处理吧,我……我和你爸,还有夏妍这丫头,马上就到首尔了,泰妍这边……你不用太担心。”

    倏地,当听到金母这句听起来语气似乎也不算很好的话语之后,金夏妍,和电话那边的韩宇,甚至金父,三个人都愣了一下。

    然而紧接着,金夏妍眨眨眼瞧了瞧因为光线太暗看不太清楚的自家偶妈的脸庞,嘴角忽然一咧,之前还满是担忧和难过的小脸在此时,却是情不自禁地就露出了一个很是喜悦的笑容。

    虽然金母似乎一切都没有明说出来,可是她那隐约变化的态度,却是让电话这边,以及电话那边的几个人,很明显地感受到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