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 第四百二十六章 谁能让倔强的狮子平静下来?

第四百二十六章 谁能让倔强的狮子平静下来?

作品: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作者:软软的金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嗯……”

    “我知道了,敏京姐姐……”

    有些朦胧的灯光舒缓柔和地映在了白皙光洁的脸蛋上,拿着手机站在一旁听着电话那头金敏京传来的话语,徐贤微微抿了抿嘴,脸上的表情中却是闪过了一丝松了口气的神情。

    等到挂断电话,在一边已经焦急地等待了一会儿的an立马凑了上来,有些紧张地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放心吧,姐姐。”

    手里攥着手机偏偏头看了一眼自己面前这张有些焦虑的小脸,徐贤的唇角微微一抿,脸上露出了一个让人心神不由平和下来的浅笑,轻声说道:“敏京姐姐说,公司已经和主办方沟通好了,把消息暂时封锁住了。当时现场的光线很暗,而且是在我们退场的时候,现场的那些记者还有观众应该都没有看清楚具体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网上的那些新闻图据敏京姐姐说也都是一些很模糊的抓拍,媒体们放出的全都是没有根据的猜测报道而已。所以暂时……我们不需要太担心,事故的影响还没扩散开。”

    “呼……万幸呢……”

    一听到徐贤的话,an顿时相当可爱地嘟了嘟嘴,松了口气,一副放松下来的模样。

    可紧接着,这个萌妮子就狠狠皱起了自己的小眉头,苍白的小脸上罕见地露出了一个真正的异常气愤的表情,嘴中很是生气地说道:“这次大赏的那些工作人员也太不小心了!怎么可以这样嘛!”

    “好了,姐姐,发生这种事情谁也不愿意的。”

    眼看着这个平时一向好脾气的妮子似乎真的发火了,虽然心里理解,可徐贤却还是不禁神情有些无奈和温柔地抿了抿娇嫩的唇瓣,伸出自己柔软的手掌,轻轻握了握an微微发凉的小手。

    “可是这次真的是他们的错嘛!”

    一听到徐贤似乎还为那些工作人员辩解的话,an直接就不服气地瞪大了自己那双还有些发红的大眼睛,可旋即,她就看到了自家⊕⑦dǐng⊕⑦diǎn⊕⑦小⊕⑦说,.$.o∷s_();忙内有些无奈地注视着自己的温柔目光,本来还怒气冲冲的小脸顿时不由地一缓,那一时满盛的怨气,渐渐,从脸上消失了。不过虽是这样,这个萌妮子却还是忍不住在嘴里边小声地嘀咕着:“要是泰妍这次真的有事情,我绝对把那群家伙……啊,呸呸!不对!不会有事情的!绝对!”

    “噗,呵……”

    美丽中带着diǎn温婉的鹅蛋脸上瞬间不自觉地露出了diǎn莞尔的浅笑,徐贤看了看自己面前此时情绪已经稳定下来的an,清澈的眸光中微不可察地闪过了一丝放松下来似的光芒,也没再开口多说什么了。只不过,在转瞬之后,她似乎就想起了什么一样,那依然涂抹着唇膏火红艳丽的唇瓣下意识紧紧抿住了,看起来相当小心地悄悄偏了偏头,将眼角的余光,投向了距离自己两人不远处、那道安静地坐在长椅上的高大身影。

    顿时。

    一双黑白分明的卧蚕眼中涌现出了很是复杂的目光,贝齿更是一瞬间下意识微微咬住了嘴唇。

    宋茜没有理由在这里久待,所以在跟徐贤还有an两人交待一下之后,她就离开了——再待下去的话,虽然不担心那些无孔不入的记者会闯到这里来,可她估计也别想离开了。

    同样的,这对于徐贤她们两个人也是一样。

    哪怕是现在,徐贤估计应该也已经有一些思维比较灵敏的记者找到庆熙这边来了。

    他们虽然上不来,却可以伪装成普通人在楼下等着她和an。

    不说万一她们两个被那些记者逮到,只要她们两人被人看到,那么这就已经坐实了一些事情了。

    所以虽说这么做太让她们两人心里不舒服了,可眼下对于徐贤和an她们两个人而言,马上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徐贤自己也清楚这diǎn,心里纠结是纠结,可要说放心不下也不会,毕竟这家庆熙医院的医护水平她还是相信的,所以她其实对此并不怎么犹豫。

    感性是必须的,但大多数情况下,理性才是最好的选择。

    关于这diǎn道理,徐贤一直都很明白。

    真正让她感到迟疑的……是他。

    庆熙医院的p层各个房间的构造向来和传统的结构完全不一样,就比如说庆熙的p病房,其实就是和急救室连在一起的一个多隔间的大房间,里面包括了急救室、病房,甚至还有一间设备不多但都很精良的简易检查室。

    所以从之前他们从医生那边得到检查结论之后,韩宇就一直一个人安静地坐在急救室门口的长椅上,微微低着头,就这样沉默地一句话都不说。

    就像是在无声地等待着什么。

    可他却又看都没看一眼急救室的方向,甚至都没有试图将担心的目光投向急救室中那张病床上。

    整个人仿佛是陷入了一种无法说明的状态一样。

    就连之前宋茜临走前似乎鼓起了勇气尝试着跟他打了打招呼,他也是一样,居然连头都不抬一下,只是从鼻腔中发出了一声轻微到她们站在近前才能听到的似乎是“嗯”的声音,模样冷漠木讷得吓人。

    而这也让徐贤心里真正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对劲儿了,要知道,这种不礼貌的举动她从来没有在韩宇身上看到过,更何况还是对于一个女生。

    不过即使是心里面为自己这位至亲的哥哥开始担忧和疑惑起来了,可徐贤发觉自己一时间好像也没有什么办法去了解和帮助他。

    韩宇的这副样子,任谁都能看出来不对劲儿,可他那副冷漠的样子,却也足以让不少人望而却步。

    徐贤很了解自己心里这位至亲的哥哥,至少,她很了解韩宇性格中的一部分不变的本质。

    她清楚,如果自己这位至亲的哥哥内心执拗起来的话,不是谁都能说服得了他的。

    这个男人如果倔起来,世上好像就没有任何人能让他改变心意了。

    关于这一diǎn认识,徐贤从很小的时候就深有体会了。

    因为哪怕是允儿,甚至是林爸爸,恐怕都无法做到让这个其实骨子里倔性十足的男人改变他真正已经决定好的事情。

    同样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如果他的内心真的陷入了什么难言的情绪的话,那么,恐怕也不是谁都能轻易劝解的。

    所以徐贤从之前开始,也是一直是满心的纠结。

    她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泰妍姐姐的事情,韩宇的反应会这么大。

    尽管来说之前心里就隐隐有些明白两个人的关系可能不简单,可在她想来,即使再亲近,恐怕也比不上她和允儿两个人与他的关系。

    可韩宇这一次的反应却大大地出乎了她的意料。

    一下子。

    聪慧的心灵似乎隐约猜到了一个让她感觉很莫名的可能性,尽管来说,内心好像不太愿意相信,可理智告诉她这是最有可能的答案。

    不过现在多想这些也没什么用处。

    对于她而言。

    眼下如何解决这个男人的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一次次地在心里面打着腹稿,想要开口和那个坐在长椅上的冷漠身影说些什么,至少,缓和一下他的情绪。

    可是。

    每每话到嘴边,她却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因为心里还是无法抑制地被影响到的复杂情绪,因为从小对这个男人的老是喜欢把自己放在低一等姿态的习惯,因为……是他。

    因为开口的对象是他,所以紧张得根本说不出话来,因为是他,所以哪怕她以往面对其他人时姿态再如何的理直气壮,在此时都完全无法拿出来了,因为是他……所以好像无论再多的谨慎和犹豫,都是不过分的。

    “……”

    清澈的眸光一直在悄悄地注视着那个人,徐贤不想承认,可她又不得不承认……对于这个男人,她此时内心的担忧居然不亚于自己对于泰妍姐姐的。

    甚至于……心里面对于姐姐的担忧似乎都正在渐渐被另外一股担忧的情绪给掩盖住了。

    可就是自己清楚这样又能怎样。

    徐贤微微咬着自己的嘴唇,青黛的眉头就这么轻蹙着,白皙柔软的手掌甚至都下意识紧紧握了起来,视线,还是止不住地被距离自己两人不远的那个男人牵住了。

    他微微垂首地坐在长椅上,安静地让头dǐng明亮而有些惨白的灯光洒在自己的身上,看上去,就有diǎn像是一座不会动的雕像一样。

    无声无息。

    而且……看起来没有一丝生气。

    真的……真的那么重要吗?

    泰妍姐姐对于哥哥你而言,真的……那么重要吗?

    一句无声的疑问压抑不住地从徐贤的心里冒了出来,让女孩生出了一股浓浓的无力感,满心的疑问,同时还伴随着沉重得不知意味的叹息……

    然而就在这时——

    “铃铃!”

    突然。

    一阵清脆的铃声在安静的走道中乍响了起来,响亮的音量在一瞬间,就打破了上一秒空气中还仿佛弥漫得无处不在的那种诡异的寂静,让在场的几个人,包括an在内,都为之微微一愕。

    一下子转过头去,刚刚还在碎碎念的an似乎是这才想起来刚刚被她暂时遗忘的某位oppa,她眨巴眨巴眼睛,同样小心翼翼似的瞧了瞧那道距离她们不远、坐在长椅上的安静身影,小嘴嗫嚅了一下,又紧紧抿住,用手肘悄悄地戳了戳身边的忙内,偏偏头和徐贤互相对视了一眼,彼此之间交换了一个好奇中透着diǎn茫然的眼神。

    而在长椅那边。

    “……”

    听着耳边他不接起来似乎就要一直喋喋不休的这道听起来有些急促的铃声,从之前开始就僵硬得好像戴着一副面具的脸庞终于是有了那么一丝变化。

    韩宇微微转转头,幽邃的眸光扫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口袋,沉默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微薄的双唇稍稍一抿,身上似乎总算出现了那么一丝“活人”的生气,眼神略微有些复杂地眨了眨眼睛,在迟疑了一下之后,他就没怎么犹豫地把自己的手机从衣服口袋中掏了出来。

    只不过,当视线看清楚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时,他整个人却好像忍不住愣了愣。

    “……”

    拿着手机愣神了一下,紧接着,一直看起来很是僵硬的脸色终于崩解了,一种复杂到完全无法说明的情绪无法抑制地浮现在了韩宇的脸上,他下意识张了张嘴,可看着手机上的那个名字,却又立刻猛地抿了起来,然后在一瞬间,他扭头将目光投向了别处,似乎想缓和一下心里一下子涌动起来的情绪,可那眼眶,却似乎还是止不住地有些发红了起来。

    就仿佛,包裹在心脏外的保护壳被打碎了一样,真实而鲜红的心脏,呈现了出来。

    而在沉默了几秒之后,他还是一咬牙,指尖一动,接通了电话,将手机轻轻放到了自己的耳边,同时,嘴巴在一瞬间的迟疑之后,还是率先把自己问好的话说了出来。

    “嗯……是我。……爸。”

    “……”

    听到他的声音,电话那头似乎一下子沉默了。

    很轻柔的声音,不像之前那样低沉了,甚至可以说是虚飘飘的,里面似乎蕴含着许许多多无法言喻的情感,可同时,也让人一下子听出了他声音那一丝完全掩藏不住的喘不上气似的虚弱,就像是……找到了依靠的小孩子一样,虽然只是那么一丝,却好像让人能够直接感受到他在那一瞬间展现出来的脆弱……

    “嗯……是我。”

    在沉默一会儿之后,手机中才传出了声音。

    听起来有些相像的两句话,可代表的意思,却截然不同。

    一瞬间。

    脸上划过了一丝愕然,韩宇将手机拿到眼前看了看,下一刻,他眨了眨眼睛,微微深呼吸了一下,把手机重新放回了耳边,脸上的神情似乎依然是那么复杂,只是,此时,其中好像又多出了些许的忐忑,与不安。

    “嗯……您……您好……阿姨。”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