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 番外:崔秀英的初恋

番外:崔秀英的初恋

作品: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作者:软软的金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永垂不朽’这个词实际上有两种含义,一种是精神上的,即存在人们的记忆中,这是很难实现的;还有一种是在身体上,这是不可能实现的。而在这世上,有一群贪心的人,他们的名字叫‘sone’,他们企图,让那九个人……实现两种。”

    ——《我的第二本韩娱》by软软的金毛

    ——————————

    2004年。

    夏天,作为一年中最为炎热的季节,蝉虫阵阵鸣叫的声音不绝于耳,阳光穿过层层的枝叶,在地上投下了一片斑驳的光影。

    同时,那明亮的阳光同样也投在了窗架间糊着的韩纸上,单薄的纸质显然没能绝佳地挡光,于是,一抹轻透的光芒就这么渗入了这座庞大韩屋的某间房内,微微映亮了某人的脸庞……

    “唔……”

    许是照在眼皮上的那道温和的光芒太晃眼了的缘故,她努力睁了睁自己好像被粘在一起的眼皮,下意识翻了个身拿起了自己昨晚放置在枕头边的时钟,惺忪着眼睛瞄了一眼。

    于是,下一秒——

    “啊!!!”

    一声高分贝的大叫,惊扰了夏日清晨所有的宁静……

    “噗通!”

    手一抖,刚夹起的炒年糕直接掉进面前的泡菜汤里了,严肃沉稳的脸上露出点无奈的神色,他放下手中的不锈钢筷子,转头朝里屋喊了一声:“孩子她妈,这丫头又怎么了?”

    “谁知道,哎秀珍呐,去看一下。”

    里屋里面传来了一道成熟的女性声音。

    “没事的啦。”

    毫不在意地伸出筷子夹了一块桌上的菜,她优雅地小口尝了尝。旋即就对着跪坐在对面的父亲笑了笑,露出一个美丽的笑容,说道:“反正等一会儿我们就知道了。”

    话音落下。果然,几个人就听着耳边传来隔壁的房间里传出一连串的闷响。不时还伴随着碰倒什么的响声,几秒之后,在他们右侧的地推门忽然“砰!”的一声,被拉开了。

    阳光通过前后大开的门户慵懒地洒进了这间面积不小的客厅里,明亮的感觉似乎带来了一切夏日的美好,客厅里的摆设遵循了韩屋的传统,一块块木板铺就的地板,古香古色的装饰风格。正中摆着一张韩国传统的饭床,上面摆满着用铜碗盛着的传统韩食,泡菜、白米饭、酱汤、酱料等等,饭床桌子底下则铺着一层编织讲究的软布,每一处的细节都做得相当完美。

    整间客厅里,也许就是只有角落处的那台电视机带着点现代的气息了,纵然是屋子里的人,也都是带着点传统的风格的。

    此时,这间屋子正中的饭桌前正有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人大约四十多岁的模样,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与韩国男人传统面相不同地有着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脸型方正,带着点刚毅的气息,身上还穿着一身深蓝色的传统韩服,显得相当大气稳重。

    至于那被称为秀珍的女人,则是差不多二十岁的模样,蛾眉琼鼻,朱唇皓齿,相当漂亮,一双微微细眯起来的双眼皮大眼睛里习惯性地带着点迷人的温柔。一头长发讲究地盘了起来,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身上同样穿着一身韩服,淡淡的粉色与印花。与她面前的男人形成了一种相当醒目的对比衬托,衬出了一种大方的美丽。

    本来,这两人是相对而坐的,均是传统规矩的跪坐姿势,举止间一板一眼,与周围的传统风格仿佛融合在了一起,可是……现场偏偏闯进来了一个“格格不入”的家伙。

    “呼……呼……”

    跟个男孩子一样毫无形象地大喘着粗气,身上倒是穿着一身洁白蕾丝边的睡裙,可也不知道是经过了怎样的折腾,睡裙上到处皱巴巴的,右下方还有一块衣角往上翻了起来,而让那男人看了眼角也不禁一抽的则是……这丫头冲进来时的模样。

    明媚的阳光洒进屋内,自然也清晰地照出了她的样子。

    大约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比起宽阔的嘴唇和细高的鼻梁,方形的脸型显得脸盘有些大,一双家族遗传的大眼睛倒是水汪汪的,黑白分明,完全没有姐姐的大方美丽,但却也有点小女生的可爱,只是……此时她的模样实在……

    头发异常的散乱,几枚彩色的发夹脱落了原本固定的位置,拖着一揪头发垂落在脸颊边,这还不算什么,关键她是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唰、唰……”

    “滴答,滴答……”

    口里白沫直冒,一只手居然正拿着牙刷慌忙刷着牙,那水一直往下滴,打湿了睡裙不说,还滴在了今早刚刚擦洗过一遍的地板上,另外她还毫无形象地伸出一只手到脑后抓起自己长长的头发,歪着脑袋使劲儿挽着,企图挽救自己早就崩坏的发型……

    “哗——”

    “呀,崔秀英,你这个疯丫头,一大早又干什么?”

    这时,左侧的地推门被拉开了,一个同样四十岁上下的女人拿着一叠折叠好的衣服从里屋走了出来,一脸没好气地瞪了瞪这个叫崔秀英的女孩一眼。

    “呜!偶……偶妈……衣……衣服……”

    一见到妈妈出来,崔秀英顿时把那双大眼睛睁得更大了,一边刷着牙,一边松开自己握着头发的手,使劲儿对妈妈招了招手,口中含糊不清地嚷着什么。

    “什么什么什么!诶~真是,这丫头,啧啧……”

    无奈地摇了摇头,崔妈妈从旁边拿了一个杯子到院子里的水龙头那接了点水走过来递给崔秀英,完了看着自己这小女儿邋遢的模样,嘴里还异常无语地啧啧了两声。

    “呜……咕噜噜……噗——”

    “哗啦。”

    一声吐水到庭院地上的声音让男人的眼角又不禁抽了抽,平时一向在公司时很严肃的脸上也不由地露出点无奈的神情,坐在对面的崔秀珍看了看爸爸的模样,心里顿时明白了他的想法。当下又是微微一笑,也没说什么,只是好好地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随即就站起身来,走到那道正站在庭院前漱完口正微微喘着气的倩影身边。温柔地伸出手帮她整理起凌乱的头发,脸上也带着点好笑的神情,问道:“怎么了?今天不是暑假第一天吗?我和爸爸还想着今天让你多睡会儿呢,这副急匆匆的样子你……”

    “欧尼,抱歉,有事等我回来再说喔,我爱你!偶妈~!我昨天那条让你整理出来的粉色裙子你放在哪里了?”

    姐姐温柔的声音似乎唤醒了崔秀英还有些昏沉的脑袋,连忙使劲儿睁了睁眼睛。让自己清醒一点,紧接着她就用一种语速相当急促的语气对着自己身边的姐姐摆了摆手,扭头对不远处的妈妈急吼吼地嚷了一句。

    “……”

    自己这个小妹突然就打断了自己的话,还猛地转头大嗓门地对妈妈又急攘攘地大喊了一句,就连平时一向稳重的崔秀珍也忍不住微微一愣,看着崔秀英的目光里倒是倏地就涌出了点感兴趣的神情,手中依然温柔地帮她整理着头发,但嘴里却听似不经意地说道:“看来是很重要的事情呢,暑假已经到了,可是按照你这丫头的个性。要是和亲故们的约会应该不会这么着急,昨天……啊~你昨天不是还交待了我帮你做个便当吗?”

    “啊对了!”

    姐姐的话似乎一下子提醒了崔秀英,她先停下手中正准备换衣服的动作。连忙转头看向崔秀珍,嘴里急匆匆地说道:“欧尼,快点快点~!快拿给我~!时间要来不及了~!”

    “诶~!你这个丫头!”

    “啊!偶妈~~!”

    在一旁的崔妈妈终于看不下去了,没好气地拍了这丫头一巴掌,顿时疼得崔秀英站在原地直跺脚,还一脸不满和疑惑地瞪着妈妈。

    “唉……真是,允珍呐,把她带进去。”

    抬起手头疼地扶了扶额头,崔妈妈嫌弃似的挥了挥手。对着崔秀珍嘱咐了一句。

    “哎~又怎么了嘛!我现在哪有时间回房间嘛!”

    这下崔秀英再次忍不住大嚷起来了。

    “哎真是!”

    崔妈妈一听顿时也压不住心里的脾气,微微地瞪起眼来。庭院前,母女俩互瞪起眼睛的模样。乍看上去,竟出奇的相像。

    不过,这种情况只维持了几秒而已,妈妈的下一句话就让小丫头败退了。

    “呀!你是打算在这里换衣服吗?!疯丫头!再不滚进去换好衣服,我看你今天干脆别出门好了!”

    这话一出,现在还十分稚嫩的小脸顿时一僵,崔秀英瞅了一眼在自己面前怒目而视的妈妈,暗暗撇了撇嘴,低声应了一句。

    “哦……”

    ……

    十来分钟后。

    “哗——”

    正坐在客厅里喝茶的崔爸爸崔妈妈扭头一看,这才微微点了点头。

    金灿灿的阳光从外面照了进来,映在了崔秀英的身上。

    一条粉色的长裙垂落至脚腕,年纪虽然小,但毕竟有了出道的经历,再加上天生的基因,身形竟也出奇地出挑,脸上再收拾干净,化上些许淡妆,配合被姐姐整理清楚的头发,全然不像是初中的模样,比之之前邋遢的形象,显然是淑女端庄了无数倍。

    只是,下一刻,这种端庄就直接被破坏了……

    似乎穿不惯裙子的样子,崔秀英微微拧着眉头伸出双手扯着裙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丫,旋即,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眨巴眨巴眼睛,就这么拉着裙子猛地转头朝里屋粗鲁地嚷了一声:“欧尼!快点快点~!便当~!”

    边说着,还拉着裙子在原地跺着脚,看得旁边的崔爸爸还有崔妈妈一脸黑线,他们就看着那两只光洁的脚丫一上一下特没形象地使劲儿跺在地板上……

    “好了好了,来了。”

    不多时,就听着崔秀珍似乎也有些无奈的话语从里屋传了出来,随即就看着她一只手拿着一份包装好的便当走了出来,神情好笑地递给了急吼吼的崔秀英。

    “谢谢欧尼~!爱你哦~!”

    连忙接过姐姐手里的便当。崔秀英相当没诚意地说了一句,紧接着就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自己面前这个便当上,双手并用。速度相当快地解开了外面包裹的餐布,露出了里面黑色的便当盒。打开一看,一股馥郁的香气就扑面而来。

    “哇~大发~”

    瞬间,崔秀英的一双眼睛蹭地就亮了起来,可是旋即,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急忙看了看便当盒里的菜品,扭头对姐姐急匆匆地问道:“欧尼,山药汁呢?!”

    “山药汁?”

    崔秀珍眨了眨眼睛。美丽的脸上似乎有点疑惑的表情。

    “对啊~!山药汁山药汁,我昨天特意交待你的山药汁呢??”

    “啊~对了,你是有说,可是吧,我们家附近没有商店卖山药来着……”

    “啊……呜~”

    一下子,崔秀英就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一样,一脸颓唐地苦下小脸,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痛苦似的闭了起来,嘴里喃喃自语道:“完了完了~他最喜欢的就是山药汁来着……我打听了好久才知道呢……现在怎么办嘛~!少了山药汁肯定会失败的……”

    “他?”

    一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优雅美丽的脸上露出点狡黠的笑容,崔秀珍玩味地看着眼前的妹妹,背在身后的另一只手拿了出来。修长的手指上正拎着一个保温壶。

    “啊!欧……欧尼你……”

    顿时,崔秀英微微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姐姐。

    “怎么了?我只是说附近没有卖,我又没说我没做~”

    难得地调皮了一次,崔秀珍对着自家的小妹吐了吐舌头。

    这话一传入耳中,倏地,崔秀英张了张嘴,稚嫩的脸上忽然间涌出了点深深的挫败……

    “说吧,他……是谁?嗯?哦!不会是你前几天说的那个你学校隔壁那个……唔、唔……”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伸出手捂住这个“口无遮拦”的姐姐的嘴。崔秀英的脸颊上隐隐泛着点不自然的红晕,连忙夺过姐姐手中的保温壶。低着头大声说了一句“我出去了!”,随即就头也不回地带着便当和保温壶。一溜烟儿踩着鞋跑了,因为走得急,甚至连鞋帮子都没来得及拉。

    “……”

    沉默了一会儿,一家人默默对视了一眼,之后,还是崔妈妈打破了沉寂的气氛。

    “咳,算了,反正这丫头再疯也知道分寸的,再说了,她这个年纪谈下恋……”

    话说到一半,崔妈妈就瞄到了丈夫有些黑下来的脸色,顿时机敏地收声,看得旁边的崔秀珍不由地微微一笑。

    转过头,看着那丫头跌跌撞撞跑出去的方向,崔秀珍的眼睛里倒是情不自禁地涌出了些相当感兴趣的光芒,嘴里喃喃低语着。

    “秀英的初恋啊……会是个什么样的家伙呢?”

    ……

    ……

    “呼呼~啊对了,大叔,谢谢您了~”

    “呵……这是我的职责,不是有急事吗?你去吧。”

    看着在自己车窗边这个刚急匆匆下车又想起什么一样折回来对自己礼貌鞠躬的小丫头,出租车的司机大叔也不禁失笑了一下,目光中涌出了点喜爱的神情,对着她摆了摆手,温和地说道。

    “嗯!您走好。”

    “嗯,去吧去吧。”

    站在原地,对着离去的出租车招了招,崔秀英轻喘了一口气,一只手拎着保温壶和便当,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脸上神情倏地又是一紧,连忙扭头朝马路对面跑去……

    两棵常青的老松盘根在两侧的花坛中,枝干盘曲,针叶繁茂,翠绿葱茏,一簇簇地向上生长着,形成了云盖般的树冠,主干上,灰褐的树皮还带出了点苍劲风霜的感觉,使人望之,便有一种淡淡的威严感。

    午间灿烂的阳光,穿过了那枝与叶之间的间隙。在大门前,洒下了一片斑驳的剪影,风一吹。满地树影婆娑。

    在大门两边的门柱上还各插着两杆旗,一边是迎风招展的太极旗。另一边的旗帜上则绣着一只衔着杜鹃花的和平鸽,在两旗之间,门牌高挂——“正神男子高等学校”。

    此时,许多正值青春期的男生穿着西装式的校服、背着书包,从大门中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显然已经到了放学时间。

    “oppa……oppa……”

    在一侧的松树下,崔秀英躲在树荫下,有些偷偷摸摸地看着那一群群从校门口走出来的男生。拧着眉头,嘴里小声咕哝着:“哎~人呢?还没下课吗?不对啊,我掐着点来的啊!”

    说着,她不由地皱着眉头低头又看了看手机,没错啊,时间是对的啊……

    “啊!oppa!”

    这时,忽然一声兴奋的悦耳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抬头一看,脸上下意识就是一喜,可旋即。她却如遭雷殛一般……

    在崔秀英的视线中,这所高中的大门里有道修长的身影正随着人群缓缓走了出来,阳光下。他深邃的黑眸里,似乎有种别样的魅力。

    然而,让崔秀英的心犹如猛地坠入冰窖的是,她看到了校门口有一道娇小的身影像是期待已久一样,如同蝴蝶般跑到了他的身边,并且……毫不客气地抱住了他的手臂!

    一瞬间,崔秀英微微睁大着眼睛,感觉,天好像要塌下来了……

    “你怎么……我……”

    “你还说……嘻嘻。我想你嘛……”

    隐隐约约的对话声渐渐传入崔秀英的耳中,并且越来越近。她抓着保温壶和便当的手猛地一紧,连忙一个侧身。背对着身子,让她身后那一对修长、娇小的身影无视着……走了过去。

    恍如失神般转头看了看,崔秀英轻轻扇动着眼睫毛,看着自己前方那一对走在一起的身影,心里面,忽然涌出了一股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过的奇怪感觉,很干涩,堵堵的,很难受……

    这个女孩子年纪不大,这点崔秀英一眼就看出来了,至少比起自己而言,这个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丫头太过稚嫩了,虽然样貌看起来比之同龄人也有点难得的成熟,而且看起来很可爱,但要论魅力,崔秀英还是很自信的。

    但……关键是他……他的态度。

    这个女孩子绝对不会是他的妹妹,这点崔秀英很肯定,凭着她私底下打听来的消息,她知道他是这个暑假才莫名其妙离开自己的家来到光州这边参加暑期补习班的,他在这里不可能有家人,而且这个女孩子身上的校服她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北口区那边一所小学的校服,绝对不可能是他的亲人,那么……

    虽然年纪对比看起来有点大,但自己还不是也……

    而且,虽然离得有些远看不清楚,但崔秀英能看得出来他对这个女孩子的照顾和他对待这个女孩子温和的态度,她从来没有见过他对一个女孩子这样……

    不过,尽管是如此,可崔秀英似乎还是不想放弃,她的内心深处还是存着一点希冀,于是,她悄悄迈开脚步,亦步亦趋地跟在了自己前方那两道身影的身后。

    然而,渐渐地,她的脸色越来越灰暗……

    那个女孩子的手根本没有离开过他的手!

    看着他们一路有说有笑的样子,看着他微笑着,在那女孩子耳边低头轻语的样子,年幼的崔秀英人生头一次感觉到……那种心脏被手攥住的疼痛……

    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提着的保温壶还有便当,再看了看自己前面那两道貌似很缱绻的身影,崔秀英使劲儿抿了抿嘴唇,睁大着眼睛,想憋,没憋住,于是——

    “呜……”

    一丝若有若无的哽咽声开始响起,一滴滴的泪水像是不要钱一样从大眼睛里滚落下来,崔秀英抬起手抹着脸,很快,原本化着淡妆的小脸变成了小花猫一样,眼泪簌簌地往下流,哭得越来越厉害,越来越大声,可饶是如此,她却还是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默默地跟在那两道身影后面,越是哭,越是不愿意放松脚步,哪怕路人开始对她投来诧异的目光,她依然像是跟屁虫一样,紧紧地,跟在那道修长的身影身后……

    “呜……呃,呜……”

    “嚓。”

    终于,那渐渐大起来的哭声似乎吸引了那道修长身影的注意,他顿了顿足,有些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

    一瞬间,像是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扼住了嘴巴一样,她猛地抬起手捂住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自己前面不远处那双向自己投来疑惑目光的深邃黑眸,倏地,整个人直接一转身,飞也似的……跑了。

    “oppa,怎么了?你认识那位欧尼吗?”

    身边一道疑惑的可爱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转头看去,脸上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摇了摇头,说:“不认识。”

    “嗯……我想也是!oppa在光州可就我一个妹妹!”

    有些塌塌的鼻子皱了起来,她牛气地扬了扬脑袋,旋即就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一对洁白的兔牙在阳光下显得相当可爱。

    “呵……”

    看着她的样子,他的眼睛中似乎露出了点温和的目光,视线扫了扫她的身上过于男孩子气的打扮,再次微微一笑,问道:“对了,这个时间不在道馆帮忙,你一个人跑出来干嘛?”

    “哼!”

    他不提这个还好,他一说这个她就想起了自己的苦恼,捏起小拳头对着空气比了比,很不满地喃喃说道:“今天是暑期开馆的第一天,那个坏家伙一定会来报道的……”

    “那个家伙?谁?”

    “啊……对了,oppa你还没跟他见过面呢,那是非常坏的大坏蛋喔,我跟你说!完全是我们道馆的阴暗面,嗯!阴暗面!”

    “呵……”

    她气鼓鼓的可爱模样似乎又逗笑了他,随即,那张有些削瘦的脸庞上好像也露出了点好奇,问道:“大坏蛋?说说,他干什么了?他欺负你了?”

    “不是啦……就是……”

    忽然,原本说话很直接的她变得忸怩起来了,好像在犹豫着什么,不过,在迟疑了几秒之后,她抬头看了看自己面前这双貌似温和的黑眸,还是踮起脚,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那oppa你不要说出去喔,这个事情太丢我们道馆的脸了……就是……就是那个大坏蛋他……”

    微微弯着腰,迁就着她,他听着她在自己耳边的轻声细语,脸上的微笑始终显得是那么的温和。

    然而,突然间,他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事情,那原本目光柔和的黑眸微微一动,仿佛定格般保持在一定弧度的嘴角陡然往上扬了扬,本来温和的微笑里,似乎一瞬间,挤进了一抹不明的感觉……

    呵,没想到,在这样的地方,还能碰到一个有趣的家伙……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