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 第两百五十二章 韩编剧(中)

第两百五十二章 韩编剧(中)

作品: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作者:软软的金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虽然车导贤的人格很多身份重合了,但根据守护的部分不同、承担的情感不同,也还是可以说得过去的,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在于秀婉姐设置的那些人格本身。…,”

    遮阳伞下,镇秀婉和黄静茵神情认真地听着韩宇的分析。

    “首先第一组。”

    韩宇抬眼看了看镇秀婉两人,示意了一下,紧接着就低下头拿着笔在纸上轻轻勾画了一下,将上面的两个名字圈了起来,然后用连线连接起来。

    “佩里朴和nana。”

    拿着笔点了点纸上被自己圈定连起来的这两个名字,韩宇抬起头目光沉静地和认真看着他的镇秀婉两人对视着,口中轻声分析道:“佩里朴,nana,这两个人格,把他们单独拿出来看,实际上他们本身都没有问题了,但把他们放在一起看,第一个问题就出现了,既,他们存在意义是什么?”

    “存……存在意义?”

    黄静茵眨了眨眼睛,脸上明显有点迷糊的样子。

    “嗯。”韩宇点了点头,“存在意义,或者该说是他们为什么会出现。”

    “宇你的意思是说……”

    这时,旁边的镇秀婉眼睛里的目光似乎微微闪烁了一下,一抹恍然浮现在了她的脸上,与之相应的,她的眼神中还情不自禁地涌出了点深深的懊恼。

    “嗯……”

    韩宇看了镇秀婉一眼,知道她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于是也没怎么卖关子,直接用笔点了点纸上的那两个名字解释道:“佩里朴和nana这两个人格其实都算是对于车导贤而言某个重要人物的化身,佩里朴说是‘父亲’,说是‘守护者’,但实际上在秀婉姐的剧本中佩里朴并没有多么体现出所谓‘守护者’的地方,他反而。更像是一个‘承担者’。”

    “‘承担者’?”

    黄静茵忍不住疑惑地问了一句。

    “嗯,实际上,佩里朴更像是承担车导贤对于父亲思念的‘承担者’,nana同样也是,她身上实际也寄托了车导贤对于当年那个地下室女孩的思念,她也算是一个另类的‘承担者’。但是……”

    韩宇顿了顿,目光扫了扫自己面前的镇秀婉和黄静茵,眉头轻轻皱了起来,语气中多出了点头疼:“did患者分裂人格的根据是‘需求’,当did患者遇到痛苦到让他已经无法生存的处境时他才会产生所谓的‘需求’。这才有了分裂人格的基础,比如说车导贤遇到了无法抵御的暴力、没有出手的勇气时,他产生了申世期,又比如说车导贤在万念俱灰自杀时产生了‘自杀志愿者’安约瑟一样,可是……可是,对一个人的思念真的会导致人痛苦到不惜分裂人格的程度吗?”

    “……”

    眸光微动,韩宇的问话让在场的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黄静茵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什么。镇秀婉的目光一直定定地盯着纸上那被圈起来的两个名字,原本已经握起来的双手紧紧绞在了一起,指节绷得有些发白。

    “或者我们换个问题。这个问题虽然感觉有点不现实,但要说还是说得过去的。车导贤到底对这两个人的感情不一样,可把这两个人格弄出来之后又出现一个问题了。”

    韩宇目光直视着镇秀婉两人,抬起手伸出两根手指,“两个完全一样的承担者。一个是思念,另一个也是思念,虽然思念的人不一样。但打个比方而言,你会因为去超市买东西买到过期的商品而愤怒,也会因为被人殴打而愤怒,那么这样一来不是得有好多个申世期了吗?”

    “噗,你这小子……”

    韩宇的比喻让黄静茵倒是有些忍俊不禁的样子,但她旋即就注意到了身边镇秀婉默然的神情,脸上刚刚露出的些许笑意顿时一敛,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然后看向了韩宇,“所以意思就是说……职责重合?”

    “嗯。”

    韩宇点了点头,眉头微皱地看着纸上的那两个名字,“而且这两个人格唯一存在的意义也就只有这个了,否则佩里朴和nana能做什么?守护?已经有了申世期了,甚至还有一个安约瑟在排队。所以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两个人格如果只有这么一个存在意义,那么二者必须取其一。感觉而言,这两个人格与其说是车导贤正常分裂出来的,不如……不如说是秀婉姐主观为了情节的感人和人格凑数强加上去的。”

    当这话说到后面时,韩宇明显有些犹豫,但他看了一眼身边沉默的镇秀婉,到底还是咬了咬牙把自己心里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呀!宇你……”

    “没事的静茵。”

    听到韩宇毫不掩饰的话语,黄静茵的双眼一下子就睁大了,下意识紧张地扫了一眼身边镇秀婉的反应,张嘴就有些着急地要先训斥韩宇,可话还没说完,一边的镇秀婉开口就打断了她的话,声音听上去有些发虚,但好在感觉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

    微不可察地咬了咬嘴唇,镇秀婉转头看向了韩宇,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说道:“宇……你继续说吧,别顾及什么,把你看到的问题全部……全部说出来吧!”

    “……嗯。”

    脸色一阵复杂,韩宇看着眼前神情明显与平日截然不同的镇秀婉,深邃的眸子中止不住就涌出了些许歉意,但很快的,还是被一片坚定的神情取代了。

    如果韩宇因为顾及到镇秀婉而没有把剧本的问题说出来的话,韩宇觉得,这才是真的对不起她,就是秀婉姐事后知道了,恐怕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所以,没什么好犹豫的了,要讲就干脆一次性全讲出来。

    微微深呼吸一下,韩宇脸上露出了坚定认真的神情,拿着手中的笔点了点纸上“佩里朴”那三个字。

    “另外,除了这个问题,关于‘佩里朴’,他身上其实还有一个我之前没提到的问题。”(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