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命运

第一百二十九章 命运

作品: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作者:软软的金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永登浦,永登浦……哎一古,永登浦的福利院在哪啊~”

    女警员边小心翼翼地开着车,边伸着脖子到处看着,嘴里则不停地在念叨着。

    抬眼看了一下已经是昏暗下来的天空,雨倒是不下了,可是她到现在还没找到前辈说的那家福利院在哪。

    女警员有些焦急地咬了咬嘴唇,接着眨眼想了想,把车停了下来。

    “嘭。”

    把车门关上,她把他好好地放在了路边,然后扭头看了看四周,不多时便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在马路对面有一家杂货店。

    目测了一下马路的宽度,再看一看来来往往的车辆,女警员的眉头微微一皱,想了想,看了他一眼,然后蹲了下来摸摸他的头,轻声说道:“姐姐去买一点东西,你在这里等一下好不好?”

    一双深邃的黑眸眨了眨,他看了看在他面前一脸和善笑容的女警员,沉默了一下,默默地点了点头。

    “真乖,记住,不能到处走,知道了吗?”

    女警员笑了笑,又摸了摸他的头,然后故作一脸严肃地又说了一句。

    这回他倒没有多想什么,直接重重点了点小脑袋。

    “好。”

    女警员又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脑袋,然后便站起身来伸着脖子看了看来往的车辆,小心地走向了马路对面。

    他眨了眨眼睛,看着女警员小心翼翼的模样,一直淡然的小脸倏然间似乎闪过了一丝隐约的笑意,接着,他抬头看起了已经差不多要暗下来的天空,目光有些出神。

    “呼——”

    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赶着回家的原因,女警员这一路过来,走走停停,好不容易是到了对面,她不由地长出了口气,然后转头看了看,看着那孩子还乖乖地站在原地,自己还抬着头似乎在出神地看着什么,这才心里有些安心,把头转了回来,走向了那家杂货店。

    “大婶,给我一个包饭,还有一瓶水。”

    站在杂货店柜前,女警员熟练地叫了一声,然后就把帽子摘了下来,先坐到柜前的椅子上休息一下。

    坐到椅子上的时候,女警员还顺便又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嗯,挺听话的。

    在她的视线里,他已经不再仰头看着天空了,而是转身看着他背后的那块不知道印着什么的宣传板接着愣神,看着那副有些呆呆的小模样,还真是有点可爱。

    “哎一古,为什么吃这个?不回去吃晚饭吗?”

    一声略带关心的话语响起,女警员回头一看,笑了笑,从围着围裙的店主大婶手里拿过了紫菜包饭还有水,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还没下班,肚子饿了,就过来买点吃的先。”

    她之前在面店肚子是饱的没错,但开了这么会儿车之后,肚子又有点饿了,再加上一直找不到路,所以干脆过来买点吃的,顺便问一下路。

    “大婶,你知道永登浦福利院在哪吗?”

    喝了一口水之后,女警员砸吧砸吧嘴,然后也没忘了自己过来的主要目的,有些烦恼地问了店主大婶一句。

    “永登浦的福利院吗?哎一古,你要去那里吗?送孩子去吗?那你得快点了。”听到女警员的话,店主大婶热心地说道。

    “啊……对,可是……为什么要快点?”

    听到大婶的话,女警员有些愣神地眨了眨眼睛。

    “因为天黑它就要关门了啊。”

    店主大婶边低头整理着东西,边向女警员解释道:“哎一古,我和你说,我们永登浦的福利院是整个汉城条件最好的。只不过就因为这样,有很多人故意把孩子扔到那里去,所以,福利院每年好像只在一段时间里收孩子,其余时间都不收的,今年的时间,好像……哦,没错,明天就不收了,今天是最后一天,所以说,警员小姐,你快把人送过去吧。”

    “啊……是,我知道了……”

    听到店主大婶的话,女警员有些愣神地点了点头,接着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睛,心里忽然有些恍然。

    这么一想通之后,女警员就连忙向店主大婶问了那家福利院的地址,然后就要转身跑回马路对面,然而,这时她却发现……

    “大……大发……”

    女警员睁大双眼,愣愣地看着空无一人的马路对面,脑子甚至一瞬间空白了一下。

    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她立马着急忙慌地穿过马路跑了回去,站在原地转了几圈,愣是没能把那个小小的身影给看出来。

    “哎……完蛋了!”

    不断地往左右两边看着,她甚至把脖子伸出老长,瞪大眼睛看着远处,就是没能找到自己想找到的小小身影,忍不住揪了揪头发,痛苦似的呻.吟了一句。

    不过这时,她的目光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不由地转头看了一眼,紧接着双眼顿时情不自禁地睁大,手指有些颤抖地点了点自己身侧的这块宣传栏,认真地看了看上面的内容,然后就连忙往自己的左手边一路小跑地沿着方向离开了。

    “滴答。”

    一滴不易察觉的雨点滴在宣传板上,似乎在宣示着这阴晴不定的天气又要变脸了。

    在宣传板上,印着一副似乎是永登浦的地图,但大部分字迹都已经模糊了,只有小部分的地名还看得清楚,而在那小部分的地名中,有一个名字被紫色的水笔圈了出来。

    “永登浦游乐园”。

    ……

    “啪,啪……”

    他穿着小雨靴,小心翼翼地踩在有些泥泞的路面上,避免自己被地上的积水溅到。

    走了一会儿之后,他似乎有点累了,站在了原地,抬头看了看又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的天空,小眉头皱了皱,然后,他忽然转头看了看自己来时的方向,脸上又露出了一丝笑意。

    那个笨笨的大姐姐差不多该发现了吧?

    他这么想着,然后嘴角翘了翘,晃了晃小脑袋,有些无聊地把雨披头套上的雨水甩了一点下来。

    撇了撇嘴,他眨眼看了看地上一圈圈泛开的涟漪,接着又转转头,随便找了个方向走去……

    ……

    “哎……哎一古,客人,您不能再喝,真的,都喝了几箱了!”

    “呵,姨母,这……呃!这个和你没……没关系吧?”

    “哎一古,客人,真的,您就回去吧,您的家人应该在家里等你呢。”

    “……好了好了,知……知道了!呃!哎西,从来没见过把客人往外赶的……”

    黑色的夜幕下,一个人影摇摇晃晃地从一家布帐马车里走了出来,脚步明显很踉跄。

    “哎一古,客人,您还好吧?需要我送您回去吗?”

    “不……不用了!您去照顾其他客人吧,我一个人可以,嗯,呃!”

    “那……那您走好,小心一点。”

    “知……知道了!”

    人影摆了摆手,然后头也不回地摇摇晃晃地走了。

    “哎一古……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

    摇摇头看了一眼那道摇摇晃晃的背影,布帐马车的老板娘用围裙擦了擦手,有些无奈地回头问了一句。

    “谁知道,除了白天工作,其他时间好像他一直都在,哎一古,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事,整天这么喝,迟早得出问题。”

    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地耸了耸肩,布帐马车的老板有些感慨地摇头说了一句,接着低下头擦起了桌子。

    “哎一古,算了,明天,明天这位客人要是还来的话,你记得要阻止他,别再让他喝那么多酒了,知道了吗?”

    “知道啦知道啦。”

    ……

    “不用……不用送我,我一个人就可以……”

    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一个人影摇摇晃晃地走着,嘴里还音量时高时低地不断嘀咕着。

    “我一个人就可以的,一个人,呃!没……没错!我一个人就可以!”

    “我一个人就可以……”

    “我可以照顾孩子们的!一个人!”

    “我可是男人啊……嗯?男……男人!我怕什么?嗯?我……哎一古,什……什么啊?咳!咳!”

    “什……电线杆吗?!哎西!不是,我说,谁这么没有道德?!嗯?!竟然把这根东西放到路中央,想……呃!想让人都撞到吗?!”

    人影乜着眼盯着自己眼前的这根黑乎乎的东西看了老半天,这才认出来似乎是电线杆,然后立马有气无力地叉腰破口大骂,不过,空荡荡的街道上,除了雨后若有若无的薄雾之外,就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在回响而已。

    “哈……哎一古……”

    突然,人影似乎有些难受,他皱着眉头,背靠着电线杆一屁股坐了下来,毫不在意地坐在了湿漉漉的地面上,深吸了一口冰凉湿冷的空气,闭上了眼睛,仿佛累得要睡着了一样。

    “我不需要!!”

    然而突然的,看似即将要睡着的人影在安静了几秒之后,猛地又睁开眼睛,怒吼了一声。

    “走吧!走!走!走!我不需要你!不需要!”

    他猩红着眼睛,恶狠狠地看着夜空,话说到后面,甚至忍不住站了起来,对着空气身形有些摇晃地猛挥了几拳。

    “哈,哈……”

    在这么怒吼一通之后,人影似乎又失去了力气,一屁股又坐在了地上,喘着粗气,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湿漉漉的地面,然后嘴里又开始小声嘀咕着。

    “不需要……”

    “我不需要你……你要走就走……走吧……”

    “我一个人可以照顾好孩子们,一个人就可以……”

    “真的……我……”

    “啪嗒。”

    他愣住了,愣愣地看着在湿漉漉的地面上那一小滴毫不起眼的水迹,嘴中才说到一半的话语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哈……哈哈……哎一古,大男人哭什么?嗯?哎一古……哎一古!叫你别哭了?嗯?你……你是孩子们的爸爸啊,嗯?你怎么……怎么可以哭……”

    他坐在地上,一面用一种嘲讽的口气说着,但又一面伸手抹着眼睛里止不住流出来的泪水,一面笑,一面哭,如同受伤的野兽……

    “不冷?”

    然而这时,突然,一声听起来很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他的动作陡然一顿,然后连忙准备抹去脸上还没干的泪痕,可是动作做到一半,他又有些颓然地放下手,自嘲似的笑了笑。

    有什么好掩饰?

    接着,他便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整个人却一下子愣住了。

    一个穿着雨披的小男孩站在他的不远处,脸上似乎带着疑惑的表情看着他,路灯有些昏黄的灯光照在小男孩的脸上,竟映出了一种瓷白的光泽,不过,最吸引他的目光的,是那双小小的眼睛,乌亮乌亮的,很好看……

    ——————————

    ps:小贴士:布帐马车:即是韩国的大排档。作为一种类似于国内大排档的存在,布帐马车明显又有别于普通意义上的大排档,它甚至可以作为韩国的一种文化象征,只要是韩国人,没有没去过布帐马车的,人们在高兴时、失意时、平常时,甚至是谈生意,都很经常会去布帐马车。

    姨母:实际上就是韩国人称呼阿姨的意思,也多用于称呼路边摊的老板娘。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