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 第四十章 她

第四十章 她

作品: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作者:软软的金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12月2日。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懒洋洋地撒进屋内,照在正在餐桌前忙碌着的韩宇身上。

    在韩宇的的面前正摆着一碗碗颜色奇怪的不明物体,有的是粉,有的呈糊状,有的则是液体。

    韩宇不是在做早饭,这是韩宇给韩琴瑟准备的药。

    他之前没有开玩笑,他真的可以治好韩琴瑟,因为……他母亲。

    韩母和韩宇一样,天生有两种病,一种致命的,也就是导致她去世的病,先天性心脏病,蛮严重的,一直治不好。另外还有一种不致命的,也就是和韩琴瑟一样,脸上长了一块红斑。

    没错,韩母脸上也有这种红斑,从出生就有,这种病其实并不致命,但在韩宇的记忆里,韩母经常说最要她命的,反而就是这个病。

    什么地方不好长,非长脸上,还那么大一块,韩母之后会当皮肤科的医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对于爱美的女性而言,这简直就是终生级的噩梦。

    所以在韩宇的记忆里,韩母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心脏病发愁过,反而老是对着镜子长吁短叹。

    她那个时候还算好的,要是换年轻时候,刚生韩宇那会儿,各种产后后遗症,韩宇印象特别深刻的就是,小时候韩父曾经抱着他和他说过,刚生他那会儿,韩母甚至不敢抱他,怕自己吓到孩子……

    在生韩宇之前,韩母就一直致力于解决她这个病,而生了韩宇之后韩母研究的时间就少了,除了照顾他,赚钱,她更多的,反而是往骨科和神经内科跑。

    不过在她去世的前几年,她还是终于研究出了治疗方案,这个韩宇是在整理父母的遗物的是在韩母留下的笔记里看到的,治疗方案也在上面。

    韩母一直认为自己的病其实也是一种变异的病,由一种皮肤病“le”,也就是“红斑狼疮”变异来的。

    它的总体特征有很多和盘状红斑狼疮是一样的,但是,不一样的地方也有很多,首先,它不会扩大,也不会在其他地方再长出来,更不会有什么病变,其次,它虽然不会扩大,但是随着病情的恶化,颜色会逐渐加深,皮损程度也会越来越严重,等到了暗红色的时候,甚至皮肤会完全溃烂,也就彻底治不好了。

    韩母研究出治疗方案的时候已经是暗红了,所以她辛辛苦苦这么多年研究出来的东西到底还是没能解决她的问题,不过治疗效果韩母是试过的,虽然治不好她,但是至少能让她的皮肤不至于到溃烂的程度。

    等到韩父韩母去世之后好几年,韩宇才发现了韩母留下的笔记,上面记载了一种药膏的做法,也就是治好这种特殊的病所需要用到的药。

    韩宇原本是打算看过就算了,但是,他在把笔记放回原处的时候忽然想了想,还是把药方背了下来,到底是他母亲努力多年的成果,他不指望这玩意能派上什么用场,不过是不想让母亲留下来的东西消失而已。

    不过,韩宇怎么也想不到,他真的有用上这个药方的一天。

    “啪!”

    “呼——”

    韩宇把手中调配的碗放了下来,有些烦躁地长吐出一口气,接着转身走到了旁边的庭院里。

    韩宇的别墅是自带一个庭院的,也没什么东西,就是花圃外加一套桌椅而已,这些花丛没人修理,倒是意外地长得很茂盛,在这样的冬日里平添几分生机。

    韩宇走到庭院里的时候,阳光正盛,他眯了眯眼,找了一个比较阴凉的地方坐了下来,也不管地上脏不脏。

    “呼——”

    抬头眯着眼看了一下有些耀眼的天空,韩宇揉揉脸,又长出了一口气。

    他昨天其实就是在为难韩琴瑟。

    当昨天韩宇得知居然有一个女孩子和自己母亲一样有同样的怪病,他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能帮她。

    这个反应很正常,第一韩琴瑟是自己的学生,而且她这也算是和自己有缘了,所以韩宇下意识生出这样的念头也算理所应当,第二,这也能证明一下,自己母亲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东西是有价值的。

    可是,当韩宇前往办公室的时候,他又渐渐改变了主意,他想到了去世的母亲还有韩琴瑟。

    韩宇记忆里对韩母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母亲经常戴着一个面纱。

    在韩宇的记忆里,母亲哪怕是在面对他的时候基本都是戴着面纱,一直到她去世为止,以至于韩宇如果没找到母亲留下的那本笔记的话,也许他根本还想不起来母亲脸上原来是那样的。

    随后他就忍不住联想到韩琴瑟,她比母亲年轻多了,而且她也比母亲幸福多了。至少她还有得救,她还有照顾她的家人,她经历过的东西母亲都经历过,而母亲经历过的,她还未必有承受过。

    所以,他凭什么?

    凭什么要把自己母亲追求一生而不得的东西,这么轻易地给别人?!她凭什么?!

    就凭她和自己那点淡薄的缘分?就凭她是自己的学生?还是凭她承受过的那些苦难?

    所以昨天的韩宇是偏执且不可理喻的,他既想着自己应该帮这个可怜的姑娘,可他又不愿意就这么,这么轻易地把幸福赐给她。

    于是,他对她做了一个测试。

    测试就是韩宇问韩琴瑟的那些问题,但是也包括韩琴瑟自身的表现,可以说,如果昨天韩琴瑟之前的表现稍稍让韩宇不满意的话,他甚至不会给她回答那些问题的机会,直接走人。

    而那些所谓的测试问题,同样是充满着韩宇的偏执的,因为它们的答案都是唯一的。

    韩母喜欢黑色,连带着韩宇也喜欢,韩母最喜欢吃的东西就是炒年糕。

    没错,就是炒年糕,关于这点韩宇记得很清楚,在韩母在世的时候,她最经常给韩宇做的就是炒年糕,所以这也许就是在韩国料理中韩宇最熟悉的一道菜了。

    这前面两道题还算简单,毕竟韩琴瑟也算是一个真正的韩国人,所以韩宇也不是特别意外。然而,接下来那两道连在一起的题目,韩琴瑟的回答才真正让韩宇偏执的心动摇了。

    ‘小宇啊,妈妈在刚怀你的时候就一直祈祷着要是一个男孩,因为妈妈最喜欢儿子了……’

    一会儿嚷嚷要是女孩就好了,一会儿嚷嚷最喜欢男孩,这就是韩宇那个纠结而可爱的母亲,在韩宇记忆中,母亲最多和他说的话,就是,“最喜欢儿子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韩宇的不正常状态还是让他提出最后那个要求。

    二选一,我不会做任何解释,你乖乖做了,我给你一个全新的人生,你不做,我也不勉强你,直接走人。

    所以,韩琴瑟昨天最后能够得到韩宇的认可,真的可说是有一半的侥幸,如果她最后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韩宇绝对会毫不留情地离开。

    因为与其说韩宇是在纠结韩琴瑟比之自己母亲居然这么幸运,不如说他放不下自己母亲的去世。

    韩琴瑟的出现,完全引起了韩宇深埋在心里对于母亲的执念。

    父母去世的时候,韩宇尚幼,而且还有那种病,种种的原因导致他没有时间去悲伤,而现在,就像是点燃引线的火药一样,韩宇心里的感情全都爆发出来了。

    所以,他的纠结也是理所应当的。

    当然,纠结归纠结,韩宇昨天到底还是做出了决定,所以他叫韩琴瑟今天来自己家,不过他也就给她一个地址,还说了一句自己能治她,其他什么也没解释,反正爱来不来。

    “叮咚。”

    一声清脆的门铃声传进韩宇的耳中,他坐在地上没好气地微微翻了个白眼。

    没点保护意识的丫头,叫她来还真来。

    想是这么想,韩宇还是起身去开了门。

    一开门,韩宇就看见了一双忐忑中带着点点期待的明眸。

    “去那边坐着,把口罩摘了,我给你涂药,半个小时之后看效果。”

    韩宇淡淡看了韩琴瑟一眼,用汉语说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向餐桌。

    韩琴瑟站在门口踌躇了一阵,咬咬牙,还是乖乖按韩宇所说的去做了。

    摘了口罩之后,好像很久没有接触过空气的下半张脸感受着微凉的空气,韩琴瑟不安地坐在沙发上,一双明眸不住地看向在餐桌那忙活的韩宇。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翘课跑来这里,或许是韩宇昨天所说的他有一个长辈也有这种病,让她不由自主对他所说的可以治疗自己感到一点信任,又或许,只是她渴望着能找到一个希望而已。

    不管怎么样,反正她已经来到了这里,现在,她的内心,只有满满的期盼……

    “脸抬起来。”

    韩宇拿着一碗黑糊糊的东西走了过来,她依言乖巧地稍稍抬起头。

    韩宇用手指揩了一点那黑糊糊的东西,然后往韩琴瑟脸上红斑抹去。

    当韩宇的指尖触碰到韩琴瑟的脸颊时,两个人的眸子都情不自禁颤了颤。

    韩琴瑟是因为那指尖的冰冷让她心中瞬间生起一点迟来的羞涩,而韩宇则是因为,当指尖触摸那红斑的同时,他仿佛看到了那张早已在他记忆里模糊的脸庞。

    那张他看不清模样,但是脸上的红斑和她的温暖笑容一样显眼的面容。

    如果不是这个女孩,我都差点忘了你的样子了。

    韩宇的手顿了顿,看着韩琴瑟的目光总算是柔和了下来。

    三十分钟之后。

    “啊!!!”

    一声高亢到任谁都能听出其中蕴藏的狂喜的叫声响遍整个别墅。

    韩宇捂着耳朵,看似无奈地看着激动得抱着他喜极而涕的韩琴瑟。

    韩琴瑟脸上的红斑并没有消除,但是,颜色淡了,没错,仅仅三十分钟,它就变淡了很多。

    有效,药有效。

    韩宇缓缓抬起头,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透过屋顶,透过那天空,看到那张一直藏在他记忆深处的面容……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