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 第二章 韩宇

第二章 韩宇

作品: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作者:软软的金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韩宇先生?”

    低头看着手中单薄得只有一页的资料,裴彬轻皱着眉头按着上面登记的名字第三次试着叫了一声。

    等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回应。

    裴彬抬起头瞟了一眼自己面前这位打从他三十分钟前进入病房以来便一直躺在病床上怔怔盯着天花板发呆的男人,眉头忍不住皱得更紧了,叹息似的从口中长呼一口气。

    难办啊!

    不仅案子难办,人也难办!

    裴彬是首尔检察院的一位检察官,目前正在接手一个交通事故的案件。

    按理来说,这种案子根本没资格让一个检察官亲自调查,更何况,从明面上看,这案子有很明显的痕迹表明这就是一桩普通的交通事故而已。

    但是,因为案件双方的身份有些特别,这案子经过一番波折之后竟然转到了裴彬手上。

    而接到这案子不过三天,裴彬就已经变得有些焦头烂额了。

    案件呢,实际上看上去十分简单明了,就是两辆车在一条盘山公路上相遇发生的交通事故,不过两辆车不是撞到一起,而是双方在情急之下都打了急转弯。就是一个比较幸运,只是撞上了岩壁,另一个则就很不幸了,撞下了山崖。

    发生这类事故的原因可以有很多,比如酒驾、超速驾驶之类的。

    可是现在问题在于,现场基本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除了一辆炸得差不多就剩架子的车,就剩那地上的车胎痕迹了。

    他们除了能判断出事故发生的大致经过之外,其他像事故发生原因、发生的具体经过、是不是有什么隐藏内情等等一概不知。而且唯一知道的内容还是推测判断出来的,只有那几道车痕,根本无法真正证明什么。

    坠毁车辆在事故发生的第二天中午就找到了,但实在毁得太厉害了,车辆情况基本和崖上的那辆差不多,除了能试试修复黑匣子,其他根本看不出什么,至于死者的尸体,都烧成焦炭了,尸检报告到现在还没出来呢。

    就这样,一件原本应该很简单的案子诡异得到现在还没有什么进展。

    这几天裴彬实际上心理压力挺大的。

    经过第一天的新闻传播,再加上三天的发酵,这个案子出人意料而又似乎在情理之中地成为了国民关注的热点。

    不论是舆论压力还是来自上级的压力,都让裴彬心中相当沉重。

    特别是这样一件本来应该很快可以结案的交通案件,竟然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甚至连案件的基本性质都定不下来,这由不得裴彬心中的压力不大增。

    所以裴彬在今早接到医院电话得知那个撞上山崖而昏迷的当事人已经清醒之后,已经阴沉数日的脸色总算有了一些喜色,心中长舒一口气,以为总算有些突破了。

    可是等他到医院之后,又从医生那里得到一个对此时的他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的消息。

    ……

    “裴检察官,我想先和您谈一下病人的情况。”

    “他有什么问题吗?”

    “嗯。他的身体其他地方倒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修养一阵就好了。可是,他的脑部也有损伤,他的头部应该经受过剧烈的撞击,根据拍片来看,他脑内的海马体似乎是受到了损伤。所以说,病人目前很可能处于我们常说的——失忆状态。”

    ……

    “呼——”

    裴彬揉了揉眉心,又看向了床上的这个男人。

    说实话,他相信医生的话,但他不是很相信这个叫韩宇的男人真的失忆了。

    要知道,他以前办案的时候,为了逃脱责任,装病、装傻充愣的人可没少碰到。

    不过就算这个韩宇真的在装,他也真没办法。

    按照韩国的法律,检察官有权让韩国公民配合自己进行工作,如果这个韩宇是在装,裴彬也有办法吓得他开口。

    但现在问题是,他不是韩国人,至少,现在不是。所以那些手段就完全不适用了。

    当然,就算是这样,裴彬也没时间再拖了,一个这么普通的案子办了三天还没有成果,别说其他人了,裴彬自己也接受不了。不管这个男人究竟是不是失忆,他今天都得从他嘴里得到点东西。

    “韩宇先生!”

    裴彬又大声叫了一次,男人依旧是没反应。裴彬也没办法,只能希望通过这种叫喊让这个看似混噩的男人醒过神来。

    “韩宇先生?先生?喂?韩宇先生?……”

    终于,在连续的叫唤之下,这个叫韩宇的男人似乎终于有所感觉,他的头动了动,侧首看向了裴彬,在看到裴彬的瞬间,他原本木然的脸上忽然充满了茫然的神色。

    裴彬的脸上蓦地涌上一丝喜色,他微呼口气,试探性地又问了一句。

    “韩宇?”

    听到裴彬的话,男人的眼中先是有了些茫然,随即下意识张了张口,但眉头却马上皱了一下,裴彬很敏锐地捕捉到在一瞬间男人的的神色中明显多了一些情绪,有迷茫、慌乱,还有……惊愕?

    最终,男人还是回答了裴彬,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从嘴中挤出了一句声音嘶哑的……英语!

    “……yes.”

    裴彬闻言一怔,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资料,又抬头看向了韩宇,眼睛稍稍眯起:“韩宇先生,资料上虽然显示你是美籍韩裔,不过你是在十六岁的时候才去美国的,你应该会韩语吧。为什么不用韩语回答我?”

    不是裴彬敏感,而是他在看到韩宇犹豫一阵之后却选用英语回答时,心中一动,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抓到了点什么,但又捉摸不透,搞不清楚到底发现了什么。

    果然,在听到裴彬提到自己的资料之后,韩宇明显怔了一下,虽然只是一刹那,但裴彬看的很清楚。而且在那一瞬间,韩宇原本靠在枕头上的上半身似乎下意识要抬起,但又立即被压制住了,这是身体最真实的反应。

    可就在裴彬打算接着追问时,几声轻轻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接着,一个中年护士从门外探进身来,说道:“裴检察官,抱歉,病人刚刚清醒,长时间交谈对他并不合适。”

    裴彬脸色僵了一下,张了张口想要点说什么,但当触及到护士坚定的眼神又停住了,最后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把刚从怀里掏出的记事本和笔又放了回去,然后起身走向病房门口,只是,在快走出病房时又转头看了看韩宇。

    韩宇又恢复成之前的那个姿势,只是这回他的眼神不再空洞,眼帘低垂,眼中光芒点点,不知道在想什么。

    眉头皱在一起,带着心中的疑惑,裴彬转头走出了病房。

    这个男人不简单。

    在裴彬走出病房的瞬间,他的心中明悟似的涌出一个念头。

    多年从事刑侦行业,让他对于识人看人有一种近乎直觉的敏锐。在他看来,这个叫做韩宇的男人身上似乎有种特质,这种特质说不清是什么感觉,裴彬自己也不熟悉,但他隐隐觉得自己在哪里感受到过。

    “裴检。”

    就在裴彬暗自思忖时,一名三十来岁、有点三角眼的便衣刑警便凑了上来。

    “唔、哦,有什么发现吗?”

    裴彬回过神来。

    “对。爆炸那辆车的黑匣子已经修复好了。而且,我们在上面有重大发现。”

    “什么?!快说,发现什么了!”裴彬陡然一惊,连忙问道。

    “是这样的,我们在录像上发现了两个两个很奇怪的地方。第一个就是在案发的时候。根据录像上显示,车子在10月1日,也就是案发当天上午8点10分从首尔开始行驶,到了上午10点36分遇到了金志雄的车,也就是案发时间,而从开始行驶到案发,这中间这位名叫做韩宇的当事人都没有任何的异常,也没有什么违规操作,车速更是一直处在限速内。”

    裴彬闻言眉头一皱,“按你这么说,那么这两辆车是怎么出事故的?”

    “问题就在这。”三角眼脸上露出了一个很古怪的表情,“根据录像上看,两辆车是在一个拐弯处相遇的。而当时金志雄的车出现时,说实话,连在电脑前观看的我们都吓了一跳。”

    “吓了一跳?”

    “对,因为……出现得太突然了。”

    “什么意思?”

    “因为车速实在太快了,当时金志雄的车出现在拐角的时候,车速据我们估计至少有110迈,完全属于超速行为。”

    “然后呢,接着又怎么样?”裴彬紧锁的眉头一直不曾放松,“一般来说,当时两辆车是处在两条车道上吧?金志雄的车速再快也最多就是个超速,两辆车到底是怎么造成现场那个情况的?总不会是金志雄自己突然发疯开车去撞韩宇吧。”

    裴彬这话一说出口,三角眼忽然诡异地沉默了下来,脸上的表情更为古怪,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裴彬。

    “莫非……”

    看到三角眼的表情,裴彬好像想到了什么,目光一凝,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以置信的神情,“他……他真的撞过去了?!”

    “嗯。”三角眼点了点头,脸上也露出一个依然不敢相信的表情,“他不仅撞过去了,而且还是加速撞过去的。至于之后的情况,结合录像来看,和我们估计的情形差不多。由于金志雄突然撞过来,韩宇情急之下一个急转弯撞向了山壁,而金志雄似乎也在最后终于清醒过来了,也是一个急转弯,不过也许是太着急或者精神不太清楚,撞下了山崖。”

    “呼——”

    裴彬长吐一口气,脑子有点懵,心里甚至生出一种十分不真实的感觉。

    匪夷所思的案情,而且,案子就这么解决了?!

    诚然也许这个案子还有些边角的疑点没查清楚,但就一个交通案件来说,它已经算是有了定论了,责任方都找到了,案子算是结了。

    看着裴彬复杂中带着一点豁然轻松的表情,三角眼立刻明白了自己这位上级的想法,忍不住心里叹口气,最后还是开口说道:“裴……裴检,事情没那么简单。”

    “嗯?”

    裴彬看着三角眼,忽然想起了刚才是说有两个奇怪的地方?顿时裴彬的心里涌上一些不好的预感。

    “录像上……还有第二个奇怪的地方。”

    “有什么发现?”裴彬沉声问道。

    “您还记得报案人以及最初到达现场的警员曾说过韩宇的车子在最开始发现时是侧翻着的吗?”

    “记得。”裴彬想了想,好像想到了什么,眉头顿时又皱了起来,点了点头,“不过当时我们没有多想,以为只是车祸时造成的。不过按照你刚才的说法,如果事故发生的过程是那样,那么这就很不合理了。毕竟两辆车实际上是没有撞到一起的,而且就算是撞到了,也不至于撞到侧翻这种地步。现在想想,当时那辆车的位置实际上也偏离的很奇怪,尾部偏离得太厉害了,如果以那个角度撞向山壁,车头最多只有一边会受损,不可能造成现场那种完全损毁。这种情况就好像……”

    “就好像车子撞到山壁上之后,车尾又被一辆车撞了。”三角眼接着说道。

    裴彬看了三角眼一眼,沉默着没开口。

    三角眼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说道:“虽然没有拍到,但在撞到山壁两三秒之后,车身明显受到了一次撞击,车子被撞得侧翻起来。而当时金志雄是不可能做到这点的。所以说……还有第三辆车!”

    第三辆车!!

    裴彬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双手狠狠揉了揉有点僵硬的脸颊,转身看着洁白的墙壁,一时有些茫然失神。

    ——————————

    ps:小贴士:在韩国,检察官是一种权力相当大的职业,权力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被称之为“刑事犯罪侦查的沙皇”,在韩国实行检察官独任制度,即每个检察官自己个人组成一个独立的行政官厅,整个案子的过程都由检察官个人名义完成,检察官有权分配警察进行案件侦破,也可以自己亲自参与侦破。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