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 第一章 我……我是谁?

第一章 我……我是谁?

作品: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作者:软软的金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咝……”

    这是一条盘山公路上的一段,一辆粉红色的兰博基尼侧翻在一旁的岩壁前,车头撞到岩壁上已经彻底变形了,车身各处也有不同程度的受损。

    缕缕的白烟从车盖撞出的缝隙中不断冒出,发出“咝咝”的轻响,因为侧翻而侧向露出的车底盘也不断渗出一种不知道是汽油还是其他什么的液体,顺势而下滴在有些干裂的公路地面上,形成了一片水滩。

    “砰!砰!……”

    忽然,从车身已经变为朝上的一侧车门处发出一阵似是撞击声的响声。

    不知道究竟是经过怎样的碰撞,车身朝上的这一侧同样损毁得很厉害,尤其是后半部分,连带着车门把的那部分都完全凹进去了,车窗玻璃更是裂出了好几处蛛网状的裂纹,车内的情况完全花得看不清。

    而随着那撞击声似的响声每响一下,车门就轻震一下,车窗玻璃上的一些细碎的玻璃屑也被震了起来。

    可是不管响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车门依然只是震动,始终未能打开,似乎已经被卡死了。

    过了一会儿,似乎是意识到自己在做无用功,响声突然停了下来,不过在大约沉寂了几秒之后。

    “啪!!”

    “哗!”

    倏然间,一只衣袖上沾染点点血迹的右手攥着一座金属制雕像,以一种恶狠狠的气势悍然砸碎了车窗,一整只手臂直接从车内伸了出来,玻璃渣飞溅各处!

    “哐当!”

    在砸开车窗之后,那只手直接将手中的雕像毫不在意地往前一扔,然后不顾车门上已经铺了一层扎手的玻璃渣,一边大力扫开一边迅速四处摸索着,似乎在寻找车门把。

    在大约摸索三四秒之后,那只手便轻易摸到了已经凹进去的车门把,立刻用手指抠住,用力向上一掰。

    “咔。”

    车栓处发出了一声轻响,但车门并未打开。

    似乎是早预料到了这种情况,那只手并没有气急败坏地一通乱拉,而是保持着这种开门的姿势,在又沉寂了几秒之后,车门里猛地响起了比之前还要剧烈的撞击声!

    “砰!!砰!!……”

    剧烈的撞击撞得已经不完好的车门“砰砰”直响。在这样强烈的劲力下,那只手也被带动拉扯着,但那手掌依然牢牢抓着车门把。尽管来说在这样的寒日里,车外的低温已经让这只手裸露在外的皮肤开始泛起僵白,甚至刚刚砸碎车窗时手掌被划出的些许血痕也不再渗出血珠,似乎伤口已经凝固了。

    “砰!!!”

    终于,在撞击声响起十几下之后,随着一条穿着黑色西装裤、黑皮鞋的大腿踹出车外的同时,车门也向上翻着打开了。

    “哈、哈……”

    几声沉重的喘息声从车内响起,同时几团白色的热气从车内升腾出来,那只右手无力地从车窗窟窿往下滑进车内,那条刚才看上去还很生猛的腿也无力地搭在车门沿上。一时间,只剩下那沉重的喘息声以及白烟冒出时的轻响。

    就这样,过了大约五分钟,车内才又有了动静。

    那条伸出的腿一晃,用腿弯用力夹住车门沿到车底盘那一块,同时那只右手再次伸了出来,将车门沿附近胡乱扫了扫,将玻璃渣扫去,然后将手掌贴在上面,手脚一齐发力,用力一撑。

    下一刻,一个低垂着头、形象狼狈的年轻男人从车内挣扎着起身出来,然后借力略一侧身,一屁股坐在了车身上。

    “咳!咳!”

    在出来的过程中,男人的胸膛一阵起伏,口中顿时响起了几声剧烈的咳嗽,似乎牵扯到了伤口,即使坐到车身上后,咳嗽依然止不住,好在在过了会儿之后终于渐渐缓和过来,右手搭在车身上撑着上半身一口一口喘着白气。

    到了这时,才让人开始注意起这个男人身上的一些情况。

    上身穿了件白衬衣,下身则是黑西装裤和皮鞋,外套和领带都不知去哪了,连本应熨平的白衬衣也四处变得皱巴巴的,有几块地方甚至还沾染着令人惊栗的斑斑血迹。

    而他的姿势也有些奇怪,仅以右臂为支撑,撑住了略向后仰的上半身,左臂则以一种不自然的姿势下垂着,无力地搭在车门边上。

    至于男人的面容,却是因为头一直低垂着再加上凌乱的头发,所以看不真切,只能看见头发中夹着一些闪闪发亮的玻璃渣,以及,在凌乱、低垂的发丝间隐约可以瞥见的一大片血红!

    在这个男人从车里出来几分钟之后,他的呼吸也趋于平和,似乎缓和了过来,于是他偏了偏头,好像开始观察起了四周。

    过了一会儿,貌似他也意识到了现在的情况不怎么好,开始低下头,似乎在观察车的情况,思考如何下去。

    又过了几秒,男人有了动作。

    他有些费力地将另一条腿从车内抽出来,开始用一只手和两条腿向车尾一点点挪去——大概也是看到了车底盘那一片水滩,不打算直接从那跳下去。

    男人的动作并不快,甚至可以说很缓慢,但却十分平稳,中间也没出现什么停顿,只是在车尾处稍稍停顿了一下,但也没有停留多久,略略探头看了看高度,随后便很直接地将两条腿先伸了出去,接着将身体稍稍撑起一点,最后右手一推,顺着车壳半滑着落了下去。

    “咚。”

    “咳!咳!”

    男人跌坐到了地面上,背靠着车尾。最后虽然采用这种方式缓冲了一下,但整个人还是结结实实地半摔在了地上,好像又牵扯到了伤处,顿时引起一阵咳嗽。

    “哈……哈……”

    咳嗽一阵之后,男人安静了下来,背靠着车尾,胸膛缓缓起伏,一声声轻微的喘息声从口中传出,除此之外,连一根指头都不再动弹,似乎刚才一系列的动作已经耗光了他所有的力气。

    就这样,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连喘息声都渐渐消失了,男人静静地靠坐在那,除了依然在起伏的胸膛能证明他还活着之外,他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座死寂的雕像。

    然而,在不知多久之后,男人突然有了动作,他挣扎着撑着地面,有些摇晃地站了起来。这一系列的动作并非从轻微到大幅度,而是忽然间直接做了出来,就仿佛,一个沉睡的野兽从休息中突然翻身醒了过来。

    在这时,男人的头才不再低垂着,他仰起头,用一种茫然的目光看着周围的一切,清晨淡淡的阳光投在他脸上,映得清清楚楚。

    鲜血糊了半张脸,凌乱的刘海蔫巴巴地贴在额头上,仍然有丝丝血珠从发丝间渗出,汇成一滴滴血液,向下划过眼角、唇边,最后从下巴往下滴。

    脸颊上,还扎了几粒闪亮的细渣,嘴唇苍白、干裂得吓人,一双好看的眸子时不时下意识细眯一下,似乎视线有些模糊,眼中的目光则是一片无意识似的茫然。而这种茫然在男人看清楚四周的一切之后,变为了更为深刻的迷茫。

    男人所处的这段公路在半山腰,此时与他面前正对的便是远方云雾飘渺的山峦,而公路上的一切则意外的简单。

    除了男人刚爬出来的那辆兰博基尼之外。,就只有一地杂乱的车胎痕迹。而在这一地的车胎痕迹中,有两道最为显眼,它在道中央出现,明显是个急转弯,不过它所转向的方向,却一直通向公路边的护栏上一个好像是被撞毁而出现的宽大缺口!

    “嚓……嚓……”

    男人下意识向那个缺口走去,身形有些摇晃,双臂均是无力似的向下垂在两侧,眉头不时狠狠皱在一起,双眼细眯着努力看着前方,脚步则十分沉重,与其说是在走,不如说是在地上磨蹭。

    在缓慢地移动了一段距离之后,男人在缺口四五步前的地方站定,眼神飘忽地在护栏上触目惊心的断口以及地上的车痕间游离着,脸上是一种近于无表情的茫然。

    “我……我是谁?……”

    他的嘴唇似是无意识地微微翕动着,最终,只从嘴中挤出一句声音微弱干哑到似乎只是无意识低喃的话。

    “轰!!!”

    “砰!!”

    然而,还没等到男人从混沌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他的身后骤然响起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下一瞬,一股无法抵抗的力量带动着他向前猛地一倒,堪堪倒在了那缺口之前,再向前,便是高达百米的山崖。

    在倒地的那一霎那,男人的头部狠狠地磕在了地面上,意识在下一秒便陷入一片黑暗……

    ……

    ……

    “沙~咔,检查过事故车辆,已经完全损毁,目前暂时不确定车辆黑匣子是否完好……”

    “沙~咔,收到……”

    山脚下,停着七八辆车,象征着警车的车顶灯红蓝光交替闪烁,在已近黄昏的天色下显得很是显眼。

    当然,不只是警车,还有几辆车身上印着logo的放送车。

    半山腰上,好几名摄像记者模样的人扛着摄像机站在那段公路不远处的下坡路面,将镜头对准了自己面前或男或女的记者,时不时还将镜头转向上坡的事故现场。

    “今天早晨,在首尔开往全州的一条盘山公路上……”

    “目前就现场来看暂时不能确定是不是属于刑事案件……”

    “根据目前得到的消息,其中一名当事人是一个青年男性,另外一辆的车主身份暂未确定……”

    ……

    “根据事故现场判断,事故中一辆车似乎是撞向了护栏,坠毁山崖。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警方查看公路其余路段tv,初步确定了其中一名当事人的身份,也就是那部坠毁车辆的车主,竟然是国民组合少女时代中队长金泰妍的哥哥——金志雄先生。”

    “目前整件事故性质不明,原因、经过以及责任方皆不明确,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我们将会继续跟进报道,为观众们放送后续内容。”

    “以上。”

    “mbc新闻,朴贞雅播报。”

    一名绑着马尾、穿着电视台外套的年轻女子正拿着话筒对着镜头一丝不苟地进行报道,待她话音落下,她面前的摄像记者立即对她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稍稍偏了偏头,将镜头对准了上坡的事故现场。

    道路的上方,也就是发生事故的那段公路,此时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几名戴着白手套、拿着证物袋和镊子的取证人员正在四处俯身查看着。

    道路旁,一个勉强还能看出车形的焦黑架子摆放在那,上面还沾着不少灭火的白色干粉。

    “话说,前辈,这样一件普通的交通事故真的可以上我们mbc的新闻播报吗?”

    那名女记者在播报结束之后便走到一边打开一瓶水喝了起来,随后也转头看向了上坡。过了一会儿,她回过头来对已经结束拍摄的摄像记者问道,语气中明显带着一股浓浓的怀疑。

    摄像记者是一个中年大叔,正蹲在地上收拾着器材。听到了女记者的话之后,他抬起头来,看了看她身后的事故现场,又看了看自己面前这张蹙着眉头、表情中明显带着怀疑以及一丝不满的年轻脸庞,忍不住轻笑了一下,反问道:“或许,朴贞雅你,认为只有像是国内发生什么重大到关乎我们大韩民国人民的大事件才有资格上我们mbc的新闻播报?”

    “当然!”女记者立刻一脸兴奋地点了点头。

    “当然什么!”摄像大叔脸色霍地一变,没好气地大声呵斥道:“我们国家平平安安,你很不高兴?!照你这么说,平时如果没有这些新闻我们节目就不播了?!年轻人!不要站得太高!”

    “是!”

    女记者被摄像记者的变脸速度吓得浑身一激灵,手中的水赶紧放下,全身绷紧站直,好像接受检阅的士兵一样。

    看到女记者还算不错的表现,摄像大叔的脸色才算好了一点,口中接着说道:“再说,这还真不是一件普通的交通事故。死者是谁?那可是金泰妍的哥哥啊!少女时代现在可是我们国家最大势的idol团体之一,甚至,在国际上她们已经成为我们韩国的一个国家符号了!所以说,你别看现在才这几家媒体,我敢说,这里面知道死者是金志雄的只有我们mbc!如果不是我们有渠道得到消息比较快,现在估计也只有这几家不知道情况的小媒体报道了。我跟你打赌,最多五分钟,sbs和kbs那些家伙就会赶过来。”

    “啊~原来是这样啊。”女记者露出恍然的表情。

    “明白了?明白了你还傻站着?!”看到女记者呆头呆脑的样子,摄像大叔又气不打一处来,黑着脸叫道:“哎西,真是!我要疯了!呀,新人!带你的前辈没教你吗?!看到前辈一个人在忙,你还悠闲地站在一边?!要是被sbs和kbs那些家伙追上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是!”

    ——————————

    ps:小贴士:idol,即偶像的意思,在韩国idol区别于歌手和演员,idol一般都属于很年轻的艺人。

    mbc,韩国三大电视台之一,与kbs、sbs并列。

    哎西,相当于韩语口语中国骂,类似于“我靠”之类的意思,虽然勉强算是脏话,但大多情况下一般并不指的是骂人的意思,而是一种感叹词,一般情况下是对较亲近的人使用的。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