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网游动漫 > 魔世之路 > 第7章 未知的普通很吓人

第7章 未知的普通很吓人

作品:魔世之路 作者:五月灰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山庄里的一座大宅院,门匾上写着花宅二字。而一个手执纸扇,一边用纸扇敲打自己手掌一边张望的年轻人,看着门匾上的宅名后,吐槽的话语都已经忍不住发出声音来了,“我去,这是什么待遇,水平高的人,来这个世界直接就要逛窑子啊。”

    正在前面带路的花宅管家,渔二回头看了一眼说道“小子,听说你智商测试超过140,但是说话怎么有点猪。我提前给你建议,以后的日子说话要在脑子里转一下,不然你的日子就长了。”

    “渔管家,你的意思是我说话不动脑子咯?”

    “年轻人,忠告,你喜欢就听,不喜欢就不听。”两个人说话间已经跨过宅门进入到了大宅院里,宅院里的布置十分别致,有花,有草,有石,有鸟,院中还有一个四人座的品茶石桌和石凳,石凳上一个衣着陈旧的老者正在看着一张卷轴一样的东西,卷轴前摆置着一套沏好茶的茶具,茶具旁放这一张写着新人简介函字样的帖子。

    听见经过门口仆人们的“渔管家好。”,老者把注意力望到了门口。渔二来到老者身旁行了个小礼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封信件一样的东西递到茶桌上就站到了一旁,而身后的年轻人一看到凳子就径直的坐到了老者对面,开始欣赏起宅院的景致来了。

    “这就是古大人专门给我们的人才?”老者看了看渔二,见渔二应声点头后,对着年轻人说道“圣大,他们怎么给你取了这么个名字,你后面是不还有圣二,圣三,圣四五六七八。”被叫做圣大的这个年轻人,瞄了一眼中年人,“你就是他们说的周国第一炼丹师,周花痴。请你老人家以后叫我彭莉勇仁,或者叫我勇仁也行。”

    “我他娘的,他们那些人怎么不做点基础教育再给我来带啊,直接就发给菜鸟给我。”一旁的渔二低头接话道:“在宝生殿那边办接人手续的时候,听他们说周古大人排他们这群新人用的是兴旺发达,繁荣永圣来做字辈的。这圣大应该是圣子辈排名第一。少见的圣灵评级灵元,还有听说这小子智力测试超过140。”花痴一边扯着信封,一边还在吐槽:“繁荣永圣,是前半句还是后半句?要是前半句就是中间的倒数第一梯队,要是后半句就是倒数第一梯队里面的倒数第一,反正都是倒数。”对面的圣大倒是完全不懂,一旁的渔二倒是比较明白——朝廷聚集的转世新人,虽然都是全国的优质人才,但是到了周古大人的宝生殿鉴定后还是会有良莠之分;而鉴定后的人员会得到古大人的赐名,一般都是十六字箴言,从前到后排出十六个级别,然后再上报给朝廷议会后分配到对应的部门去。渔二听见花痴的抱怨,明白花痴的脾气,这话说的这个倒数哪个倒数,也是因为花痴性格比较张扬,喜欢别人把自己抬高点来看待。

    “看看看,这名字写的,盛大,错字了都,还没有改就发给我了。”花痴拿起茶杯喝了口水,嘴上的表情就是一个不爽。“圣级灵元,天生四品相潜质——幸运天赋,学习天赋,学者天赋,智力天赋。智商测评148,……”花痴看到这里就已经把介绍信给扔桌上,“没有魔力,没有智慧,没有元素。让我培养成炼丹高手?他们在想什么,给一个……”抬眼看着圣大的悠哉劲儿,花痴找到了出气筒。

    “嘿,小子,来给老师磕个头先。”圣大终于正眼看了过来,“老头儿,磕头我是不会的,还是先给我找间屋子休息,我需要休息一下了。”圣大说完后起身往宅子的东侧房间走去。突然从地面冒出一道2米多高的火墙,炽热的高温扑面而来,圣大快速退了好几步转头看向花痴,听见花痴说道:“小子,以后我不但是你的老师,还是你的监护人,相当于养父母。”圣大拿起手上的纸扇看着冒气的黑烟,回了一句:“我……!”

    花痴微笑起来,“不错。”随后眼神凌厉的看着圣大,眼白渐渐变黑。而圣大和花痴对望了一下以后神情呆滞起来,跟着花痴的言语做起了动作。“自己站门口去扇耳光,说自己是白痴。”花痴丢下这几话,重新起卷轴看了起来。渔二也明白地去干事去了。宅院里伴随着自己是白痴的台词,响亮着啪啪地耳光声。

    “花老头,有个特有趣的事情想和你聊聊。”回到石凳上的周花痴接到高级通灵术的魔法对接以后,脑子出现了那么那么熟悉的样貌,这个在法门世界唯一的生死之交迪达,一年到头也不会给自己通话的家伙,竟然来主动联系自己。

    “怎么,又学会了什么新的高级魔法了?”

    “不是。发现一个小子,可能是有天生强化鬼族的幽灵兵种能力的潜质。”

    “这个可能性不大,法门世界天生兵种能力者有着十分特殊的限制条件,而且,我就没有听说过人族地界能出鬼族英雄的。”

    “但是,这小子的异常太异常了,既然在别人对他使用了魔法以后,自身转化出身体的元能。……”迪达的简略讲述,加上自己思绪中的初步分析就让话题开始了,两位至亲的好友,八卦开始了以后就像小姑娘一样,叽叽喳喳的停不下来了。

    ……

    “达叔,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老在酒馆通宵了两个晚上了。”通话回来后的迪达,简单的和大生说了一下发现大生的前后,在听到必须在指定的元能眼位上才能正常运行元能循环恢复体能之后,大生想到的是在这间酒吧里刚刚观察到的通宵照常营业的字样。

    “嗯。善良的有些白痴。”迪达的话说的很高兴,一点儿没有苦累的感觉“你昏迷不醒,我哪里能到酒馆坐通宵。我是在房子外面守到你醒的。不过对于我的元能消耗这个是小意思。”

    “那达叔你不是无聊死了。”想到一个救了自己的人,让自己舒服的躺着休息还是那种吃饭式的休息,而自己却在房外饿着肚子守着自己,大生右手上身份证下的金卡有些蠢蠢欲动。

    “你自己收好你的金卡吧,钱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看着大生递着要迪达帮忙保存的金卡,迪达继续给大生减轻思想包袱,“无聊对于我而言是你们平常人的安静,好久没有这么安静的待过这么长的时间,挺好的。等明天我帮你去把暂住补贴给办了,我就可以每晚在酒馆安静好一段时间了,可以把自己以前很多的东西重新拿出来想想和整理整理,嗯,相当不错的安排。”看着拍自己肩膀的迪达笑的那么真实,大生心里真是理解不了严重孤独症患者是个什么样的生活状态。

    重新平复以后的迪达直直看的大生有点心颤,“达叔,你还是像刚刚那样自言自语的行不,你就这样静静地直勾勾的看着我,我都已经起了两身鸡皮疙瘩了。”迪达用劲的抿了一下嘴,“以后跟着我去扛木头怎么样?”

    “这个世界,要想发展起来,第一步还是那么俗,就是挣钱,挣到足够的钱。”刚刚的迪达不是对于大生有什么眼睛上的需求,只是换了一种思考的方式。在和周花痴通话以后,迪达心里非常同意哪个疯老头的分析,现在的大生底子太差,即使有特殊的能力也得有一定的成长基础后才能体现出来,现在的大生连化兵的要求都达不到;另外要验证大生的能力,需要的不只是钱这么简单,如果大生在学堂毕业的时候不能达到英雄鉴定标准,那成不了英雄的天生能力就是没用的东西;平庸的资质想要成长为英雄,太难太苦太花钱,这是迪达亲身经历过的。所以,现在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攒钱,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以后,至少后面的鉴定费、魂化费不用再做苦逼。

    “我能想到的比较完美的办法,就是你上午上学,下午和我一起去矿木长里扛木头挣钱。这样我能看护着你,你也不必对着我这个闷龊一整个下午。”这个办法确实在迪达心里还有另外一个目的,扛木头是要一定元能消耗的,迪达准备拿出自己的一些珍藏版的元能食物,试试和花痴在通话说的另外一种测试方法——看这小子的食量成长是怎么样的——吃得多长的快也是一种变态。

    ……

    新的一天迪达一早就带着大生出门了。在迪达的必经之路的一栋小楼里,木上劲的狗腿子眼睛都看绿了,非常高兴的看见了目标的出现,值了半个夜班的狗腿子高兴的叫醒了在主房里呼呼大睡的木上劲,报完了情况以后,木上劲兴致勃勃的穿衣跟了上去,剩下旁边的狗腿子也不管这个一反常态的老大为什么变成了偷窥狂人,自己回家补大觉去了。

    木上劲跟着迪达来到了一栋熟悉的宅子面前,脸都绿了起来。

    ……

    大生跟着迪达出了巷子后,就看到一排排**的小院,低树绿草将每个小院整齐划开。迪达带着大生直径走到一座小院门前,拎起院门上的门环轻轻敲击了几下,等着门内的回应。

    “谁啊?”一个温柔的声音从门缝中传来。“米姐是我,迪达,我来找钟哥的。”

    一阵轻快地脚步声伴随着米芳的回答:“快进来,快进来,门没锁。”迪达推门跨过门框,带着大生进去院子。迎面一道山水风景的屏风墙,映入大生的双眼,右边转角处一位普通的妇人出现,她就是迪达的班头钟申的老婆米芳,而这时这位体态优雅的中年妇人,已经快步赶到。“老迪!你真是太稀客了!这近十年来你是第一次来我们家吧。快、快、快屋里坐。”

    二十多平的小院坝,东西南北都有**的房间,屋檐伸出围成的四环通道四周角落都放置着各种花草盆景。大生估摸着,哇哇哇,这个古代都是这样的小四合院吗?这一圈看着至少二百好几十平方以上啊。有钱人吧。哪间房子是客厅,哪间房子是卧室,哪间房子是客房……已经跟着迪达来到屏风墙正后面的大厅里。米芳招呼他俩坐到大厅两旁红色的木椅子上,叫着老钟老钟快出来的同时,给他俩端来了两杯水。大生看着这个木质大厅充满的古代气息,青瓦、红木、房梁、雕花、纸窗、泥墙……,然后从门口出现的灰衣大叔。

    “老迪啊,这可真是,这么多年第一次来我这里吧。”灰衣大叔握着起身迎他的迪达的手,又拍着迪达的肩头,十分高兴但又一脸错愕的看着大生。“老迪你这次来不会不会是为了他吧。”这位灰衣大叔应该就是钟申了。

    迪达有些尴尬的说到:“钟哥你知道,我平时不善与人交流,我说话又不是很……我又不怎么会说话。但是,这个小子,钟哥,你也应该听说过了。他底子真的很差,我想他要是能早点挣钱养活自己的话,对他以后的生活发展要好的多。”钟申端了一下茶杯,有些烫手的收回右手,对迪达说道:“老迪,我知道。你从来没有这样直接的求过什么人。但是这个我真的很难办。这个瓜娃子,出生龊点就算了,运气这么好的,龊到镇长脸上去了。昨天我去镇上汇报工作的时候,都还听到镇长用这事骂人。”

    “老迪,我直接点说吧,等过一段时间再给他办事吧,这小子现在运气太好了,没人敢碰他。”

    大生立刻接着钟申的话说道:“钟叔,您老人家不要洗我老壳了,我这是霉得起冬瓜灰了。还有我明白什么叫世道。原来在哪里的世道都一样啊!平富贵贱、朱门寒窗。”说完,大生拿起烫手的杯子往口里倒水。但是,奇怪的是身体能感觉到烫,可一点儿都没有疼痛在喉咙里。大生用奇怪的眼神望向达叔,就听见他对钟叔说道:“钟哥,你听这小子的口音和你也是同乡。就是让这小子有个活路做而已,我们矿里的替工可以让他试试。第一,替工不进入矿里的正式编制,镇长查不到;第二,他当替工可以和我一起运木头,我能随时看着他;第三,这运木头都在矿区里,你也知道这么些年哪有府衙里的闲人没事会去矿里参观?更别说哪些当官的。钟哥,这小子转世和我很一样,是个苦命的人,我经历过那样的,成长,所以我不想这小子也走一次我的老路。我只是想尽量,让他能正常地走过我的监护期。”

    钟申脸上丰富的表情变化,一直左右看着大生和迪达。坐他一旁的他伴米芳看着钟申的为难,说道:“老钟,生下来容易,活着难。老迪说的对,这小子生下来就难,我们尽力帮一下吧。”钟申调过头看了一下米芳,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老迪,替工在矿厂签定的是私下合同,而且至少得两年不能解约和毁约,你……”钟申顿了一下看着大生,继续说道:“要不要和他商量一下。”这时的迪达一脸微笑看着大生,“我能知道的出路就只有矿里了。而且他至少得被我监管六年,等这两年过了以后再说其他的吧。”

    尴尬了一会儿,还是米芳开始暖场,“老钟,你们在这里稍微坐一下,我去给你们弄几个家常菜,大家一起吃饭聊聊龙门阵。”迪达有些不自然的站了起来,双手一阵摇摆,“米姐,不用了,不用费劳了,饭菜这些东西只是吃一个味道,而且,我们两个在这里干呆了这么一会儿都找不到什么话题,我们还是走了吧。事情都已经求妥了,我们这就回去了。”

    “老迪……,”米芳正要开口挽留两句,钟申插话说道:“好了,小芳,不用那么客套了,这个老迪平时就闷棍的让人伤心,聊聊什么聊啊,还是算了吧。”随后起身带着迪达和大生开始出大门,边走边说:“今天是周末,周一正好你的一周大假也完了,带他到我那里报道。带着他进矿以后低调点,一定不要招摇。”

    “还有,小子,”大门口离开时,钟申对着大生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到,“老迪这个人很老实,你可千万不能犯事,也千万不能犯浑,明白吗?”大生,脑子里把这句话转了几次,觉得钟申米芳这两夫妇印象善良,笑着回答道:“钟叔请放心,我不是个坏人。对我好的人,我都会记下来以后好好报答的。”

    出门不多久,大生就跟着迪达拐到了镇上的主街道上,大生说着:“达叔,刚刚那里就是镇上的富人区啊,看钟叔家的那栋宅子,要很多钱才买的下来吧。那个钟叔在矿上的工作很挣钱啊。”达叔在一旁若有所思的走着,听着大生的话,转过来头说道:“之前跟你说过,这个世界和人类世界没什么不同,想要发展的基本原则依然俗套,实力和关系,随便哪个能沾上边的都是能赢在起跑线的。钟叔家的关系很不一般,他之前监护过的两个转世之人,都发展的很好,一个是在省厅当大官,另一个更是在蜀都皇城里面任职,所以钟叔家的背景很深,钱对于他们都已经不是个事了。”

    “听说,他们最近在托关系领养小孩,这个可不只是财力和物力就能办的下来的。转世到这里的小孩可是非常金贵的,搜神队发现的每一个小孩都会特别看护并上缴给朝廷统一处理。”

    “这小孩到这个世界那可真是……,不管生前是怎么样死的,只要这辈子到了这个世界,那最少最少都是在达官贵人家成长。人族国家的皇族和各大有实力的家族更是喜欢有潜质的小孩,因为这样培养出来的接班人忠诚度极高。”

    虽然听着够奇葩的,不过大生的注意力还是漂浮在街边各种聆郎满目的物品上,时不时嗯啊一下,迪达看着大生好奇的张望,也不再继续传教他的各种见解,两人就这样一路往新生学堂报告去了。

    ……

    另外一个昨晚值上半夜的狗腿子飞奔到木上劲面前时,木上劲正在镇子学堂门口的租书房门口看着限制级的小书,身后坐在书店里的老板简直就想用眼光杀死这个流氓——tmd看**都是这么光明正大的拖自己下水。“你再慢点!你再慢点!”木上劲用书卷打着狗腿子的脑袋时,书店老板的心都在滴血,这个世界的物质基础决定一本书的成本高的吓人——一页一金。所以租书看的人比买书的人多太多,而现在那个流氓竟然把书页都打出来了!

    “给老子看好了!”留下身后一边想哭一边捡书的老板,还有当面故作认真背后直接比划飞踹动作的狗腿子,木上劲最快速度的跑到一处戒备森严的食楼里。

    木上劲的突如其来,周一群的手都还尴尬的留在身边姑娘的肚兜里。“你这是慌什么!”周一群的脸色让木上劲看到了害怕,这可是少有的要爆发的表情。

    “刚刚又看到一个特殊情况,急着来给舅舅您汇报。”

    再怎么扫兴,周一群还是平静出了自己的老道。退去性感的两位姑娘,周一群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让木上劲继续说。

    “迪达一早就去找了钟申。”木上劲以为这句话以后,周一群会脸色骤变,但是周一群的黑脸如初让木上劲一下没劲了。钟申在这个镇子的特殊性,特殊到周围的好几个镇长包括周一群都要主动在逢年过节的日子里送礼请安。木上劲以为一沾上钟申的事就会引起周一群的足够重视,但却没有想到才过了一夜,周一群对大生的态度有了180°转弯。

    对于混迹官场几十年的老油条,巨大的心里压力和思想包袱,让周一群在一夜功夫就想通了。对于大生的这件事情,周一群明白到了自己的地位,他最多只能攀上周勇的眼线,所以高官们和大生的恩怨,周一群自己只要不实际参与,管他他们以后是否是神仙打架还是正邪对决,自己只要两边都不进入太深就行了。周勇要消息的时候,自己能汇报多少是多少;大生这个可能是无限未知的人物,自己远远看看就行了!

    “舅舅,那个新人是不是把欠你的钱还上了?不会啊,舅舅,应该欠你很多钱或者得罪得你很凶吧,你昨天不是这样的啊?”

    “上劲,这个新人的事不必那么重要了,对于舅舅而言这人的作用值降低了,不过你还是的用心看着,有什么事你记好了就是,我问你的时候,你再给我汇报就行了。”

    木上劲黯然的退去,然后在这个灌木镇的官方花酒之地另找了一处,喝起闷酒起来。苦痛的永远都是小虾米,守着大生的狗腿子从下午一直守到午夜,直到接班的人来,才粗暴的用语言发泄了心中的极度不爽,对于这些平时只用拳脚做事的小流氓,这种要求较高的偷窥和监视的任务简直太难了。

    ……

    法门世界第一堂课,在大生看来很新鲜,一群大老爷们对着一群大姑娘们,在几个性格外向的挑逗者作用下很快就把课前气氛搞成了派对前奏。

    当一位装作艳丽,走路极度风骚的性感女人出现在门口时,一阵刻意的挑逗夹杂着不少的搭讪来到这位教室最特别的女人面前。但是,上前伸脸出去的男人们看到这位女人在无视的眼神下径直走上讲台的时候,立马收回准备给美女随便拍的脸,起哄着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随着不久后的上课钟声响起,性感女老师当着一群学生的面整理着自己的各种关键性感部位的衣着,“大家好,我叫雁秋女,是你们这届新生的班主任。以后大家可以叫我秋老师,但是不能按常规取字叫我女老师,记住了。”秋老师随后一个装萌的招呼动作,教室静的像是有黑线拉下来一样。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