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三国之还我甄姬 > 第227章 故人重逢

第227章 故人重逢

作品:三国之还我甄姬 作者:小猪神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地平线在眼前不断延伸,耳边回荡着轰隆隆的马蹄声,脚下的尘土飘扬,就像是在腾云驾雾一般前进。转眼之间,座下的牲畜也喷出了白气。

    “休息一会儿吧。”

    袁熙举起手来,整个队伍渐渐慢了下来,有条不紊地分出侦查的,站岗的,集体将袁熙、田丰、田予、赵云、楼静舒等人围在了中央核心。

    袁熙下了马,揉了揉自己发麻的屁股,问道:“还有多远。”

    田丰道:“不到半天就到黎阳了。”

    袁熙道:“好极了,到时候我们就能充当先头部队,强渡白马津了。”

    田丰道:“二公子,你怎么知道主公会委任你为先锋?照我说,准不准许你出兵还要另说。”

    袁熙道:“我这就叫先斩后奏。等到他的先锋连连被挫,就会轮到我们了。”

    田丰更加奇怪:“你怎么知道先头部队会连连受挫?”

    袁熙笑笑不语,三国演义里面的单挑可能都是假的,可关羽斩颜良这件事情应该是真的。但现在他自然不能说颜良肯定被斩了,这不科学。

    田予站起身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坐骑,道:“大人这马蹄铁的想法真是不错,除了少数马匹蹄子开裂,跑起来如履平地不说,还延长了作战时间,真是一举两得。”

    袁熙道:“这算不得什么,只是灵机一动而已。”马上面的创新很有限,越厉害的骑兵,主要厉害的是人,控马,马上的射术,都是决定骑兵战斗力的地方。比起女真人,蒙古人,这支骑兵还很嫩。

    田丰抬头看了一下天色,问道:“既然靠近了邺城,是否需要知会那边一声,毕竟,我们还要领取粮草。”

    袁熙道:“不用,等到了黎阳再说。”

    田丰道:“你这么不遵号令,主公他老人家也很难办啊。”

    袁熙道:“要是遵守号令,我们还有机会吗?”

    田丰道:“田某很奇怪,二公子急着上战场,所图的是什么呢?就是为了压倒你两个兄弟,成为理所应当的继承人?”

    袁绍继承人这个话题,在袁氏阵营中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不过好在田丰和袁熙相处久了,渐渐也口无遮拦,畅所欲言起来。

    袁熙笑道:“田叔叔看我够格吗?”

    田丰咳了咳道:“你既然叫我一声叔叔,我便倚老卖老说一句,你就算战场上取胜,影响力也非常有限。你两个兄弟,一个名正言顺,一个根基深厚,这不是一场仗两场仗能够扳得回来的。”

    袁熙道:“总不能坐以待毙吧,要是他们俩坐稳了位置,到时候有得我受的了。”

    田丰道:“二公子何必不做个富贵闲人,远离灾祸。这时候还掺和起来,不就是引火烧身?而且,这场仗你越是出彩,别人对你的嫉恨就越深。”

    袁熙叹气道:“老田,你是对的。我现在也有些动摇了,到底是帮着取胜好,还是盼着他落败好?总觉得我父亲败了,对我来说局面或许会更好。”

    刚刚还叫叔叔,这会儿便开口闭口老田了,田丰又好气又好笑,道:“哪有指望自己父亲落败的儿子?再说了,有了你,这仗难道就能打赢?”

    袁熙心里默念道:“没错,有了我真的能打赢,但就看袁绍领不领自己的情了。”自己已经回想起来了,历史书上写的,火烧乌巢,就是官渡之战的转折点,只是乌巢在哪里,什么时候烧的,自己完全没有概念。如果现在将乌巢告诉袁绍,说不定他就不会犯同样的错误,那胜败之势也就逆转了。但现在自己远离决策层,便无法建言。再说,真的打赢就好了吗?打下许都,袁绍说不定下一步就要称帝了,到时候册立了袁尚当太子,自己说不定会被赶尽杀绝。在王位面前,亲兄弟也会翻脸。也只有走一步是一步了。

    远处放哨的骑兵突然吹起刺耳的口哨来。

    “有人来了……戒备起来——”

    所有人马上翻身上马,连袁熙也不例外。骑兵在冲锋时才具有破坏力,正面相逢,并不有利于骑兵。他们上了马以后,摆出一个随时逃跑的阵型,只要对方抓不住他们,他们随时可以反身过来揪住对方。

    “自己人——”示警的骑兵马上喊起来。

    众人松了一口气,不过想想也是,要是在大河北岸就碰上曹军,那曹军也太猛了吧。目前袁绍大军还没动,曹操也只是在许都,大战还没拉开帷幕。

    但袁熙没想到,遇上的居然是熟人。

    先登营的老陈皮。

    如今,先登营的骨架已经散了,大部分人被分拆到了其他部队,只有老陈皮这一股百战老兵组成的昔日麴义亲兵队还在,人数约莫有两三百人。

    老陈皮看到袁熙,心情复杂难言。当初麴义将部队交给了袁熙,但这个家伙居然挖走了一百人然后就跑了,只留下一句话,韬光养晦。韬你妈的韬,现在部队都散架了,明明要打仗了,还被派往馆陶大后方驻守,昔日的荣光现在成了其他人的嗤笑。老陈皮走在军营里,都不敢抬起头来。

    袁熙拉着老陈皮的手,吞吞吐吐道:“辛苦了。”

    老陈皮道:“二公子,别说这些虚的,你给一句话,我们这些人以后何去何从?先登营虽然被拆了,好歹还有个底子,老弟兄们想听听你的看法。只要你一句话,咱们功名利禄都不要,就跟着你走。这地方,真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麴义去了以后,这先登营也就是昨日黄花了。可是为何麴义当初宁愿自己走,也为了保全这支部队呢,不就是为了这些老哥们么?袁熙道:“你还是再忍忍吧。为了自己的家人,为了自己的部下。”

    “大将军常说马革裹尸,结果留下我们这些没用的老骨头……想想也是,要是不死在沙场上,我们这些当兵的又有什么价值?”

    说着说着他便哽咽了。

    老陈皮虽然人老了,但骨子里还有着一股傲气,这种人,也确实在这种环境下混不下去。要是人人都如同淳于琼那么认清现实,说不定会更好一点。

    总之,和老陈皮分别以后,袁熙心头有些沉甸甸的。他总觉得有些东西以前没有考虑到,有些东西是游离在官渡之战胜败之外的,当年麴义死的时候,他深刻地入骨过一回,随后又在奔波忙碌拼命求存的过程中遗忘了。人总是这样,一旦低着头看路,便忘记了自己所在的位置,也忘记了本来存在的意义。

    他这个人如何被时代所定位。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