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结15章 开始集结的反对者(六)

第结15章 开始集结的反对者(六)

作品:革宋 作者:绯红之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正月十六,郝仁觉得冬天总是要过去了,一场大雪把他堵在了河间路德州。

    德州曾经是大元河北的腹地,现在则是大元与大宋之间的边陲城市。在城里无聊,郝仁再次前往黄河边。两岸一片白茫茫,松软的雪花从天空大团大团降落,密集的程度让郝仁觉得简直会把黄河盖满。然而那道几里宽的混黄河水继续沉静的流淌,根本不为所动。

    “万户,黄河从这边过来的时候可是把俺们吓坏了。幸好这里原本就是河道,水从这边冲过来,只是把岸边的房子给冲了。”陪同的官员没话找话的讲述着当时的局面。

    郝仁虽然不吭声,其实听的很认真。他到现在也没办法想象大宋到底是怎么完成的这项工程,让如此大河改变了上百年的河道,还是对大宋完全有利的河道。郝仁不得不怀疑大宋的赵太尉是不是具有什么神奇的力量。

    说话间,就见到黄河上竟然出现几条船。郝仁眨了眨眼睛,尝试确定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左看右看,他确定那的确是船。指着船只,郝仁问道:“大雪天还有人渡河?”

    官员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尴尬的表情。黄河突然驾临德州已经够奇怪了,一位万户大雪天里面不在温暖的官署里歇息,跑来德州黄河边看雪景就更奇怪了。和这两件事一比,有人冬天渡河并不奇怪。

    然而官员当然不敢去抨击万户的问题,他只能愤愤的看着那些不长眼的人,并且尝试解释道:“万户,原本这里的河不过十几丈。上面还有桥呢。两岸百姓都是一家人。”

    “哦?原来如此!”郝仁万户就更有了兴趣,这种转瞬间亲人变敌国的事情他的确从未见过。他追问道:“宋国不是已经在那边派了官么?”

    官员索性把自己知道的讲出来,“离这里二百里就是济南,现在济南已经被屠的只剩下汉人。不过宋国不阻拦两边百姓互相往来。”

    郝仁没对这个发表看法,他沉默片刻之后指着船上的人说道:“把他们带过来,我想问他们点话。”

    官员见郝仁态度坚定,就与郝仁他们一起骑马向下游走。郝仁才发现他并非是唯一在这时候愿意到黄河边的。在一个被小土坡遮住的地方有一排茅草屋,那里都是百姓,等着渡船过黄河。

    本想对这边的百姓询问一下情况,郝仁万户却没有这么做。即便出现突发情况,只要没到彻底推翻原先计划的程度,郝仁也会坚持之前的旧有计划。不过郝仁问道:“为何有两个渡口?”

    官员解释起来。河水带着船向下走,从体力的角度来盘算,把满载的船送到靠下的渡口,再把空船撑到上游是个比较轻松的选择。

    说着说着就到了渡口。此时船只已经靠岸,郝仁就侍卫把船上的八个人给带过来。侍卫与官差上去把那些人围住,用兵器逼着搜了一下,搜出了几把匕首短刀之类的武器。郝仁没有很在意这种短兵器,往来河上,完全手无寸铁反倒让人讶异。

    那些人被带到郝仁面前,看着个个被吓的不轻,低着头不敢吭声。

    郝仁问道:“你们家是哪里的?”绝宠悍妃:腹黑少主无良妾

    见没人吭声,官员登时怒了,抽出鞭子给每个人都来了两下。这下其中一个开口了,“俺家就是六里屯的。”

    噼噼啪啪又对其他几个抽了几下,又有人回答了家住附近哪里。然而有三个低着头就是不开口,被很抽了几鞭子,才哼哼唧唧的说了个地名。然而一听他们的口音就不是当地人,郝仁听出了他们那腔调里面有些大都味道。

    再仔细一看,郝仁觉得为首那家伙有些眼熟。而为首那家伙也注意到了郝仁的视线,他突然大大方方抬起头,从衣领里面拉出一个大大的十字架紧在手里。行礼之后,那人给了郝仁一个灿烂的微笑,“哦,亲爱的殿下,愿主保佑您。”

    郝仁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面前这位和在京城的时候相比,衣服不再是十字教的道袍,胸前身上也没有了那亮闪闪的大把玩意。可那高鼻深目,那大舌音,那蓝色的眼睛,以及不羁的笑容。就是那位没错。郝仁万户一直很奇怪这位身上总是能有最新的宋国生产的十字架,现在他总算是明白,这位教士是亲自来做走私买卖的。想来旁边两位就是他的十字教教士同伙。

    再接下来,“啊……呃……”郝仁的侍卫发出了声音。却见血花飞溅,方才还微笑的三名十字教的教士已经开始行凶杀人。转瞬间放倒四名侍卫以及两名官差之后,三人每个都抢了一两件武器,直奔开始正准备离开渡口的渡船。

    郝仁的其他侍卫要么紧张的护住郝仁,要么对留在原地的五人痛下杀手。郝仁眼睁睁的看着那三名行凶的教士跑到河边,跃上船只,用武器逼着水手向河对岸航行。在记忆深处的一段话突然回响起来。

    “……新鲜出炉的掐丝珐琅十字架,烫手的,仁波切开过光。大家看这个十字架,八心八箭红宝石通透,自磨抛光,上口带三声道鹰犬哨,你按下宝石下面还弹出弹簧刀的……”

    郝仁万户曾经觉得这厮的吆喝乃是坑骗,现在他终于能确定,有关弹簧刀的那段并无夸张。

    正月二十日。大都进行了一系列的公开审判。此时春风与春日让地上的雪化了个干净,冬天的干冷空气中洋溢着湿润的感觉。在这样的日子里,出行也变得让人心情愉快。当看到大队穿着各色教派服装的人衣衫破烂绳捆索绑的串成大串,被官兵押着走在街上。百姓们指指点点间,就更开心起来。

    每个人背上都插了个标牌,上面写着“骗子xxx”。

    “那不是五道口的妖僧么?”

    “妖僧?他干过啥?”

    “高和尚。妖僧,骗子。他说自己能行走火上,可始终没有演示过。后来就被官府抓了!”

    ……

    “还有那个妖道!也姓高!”

    “高妖道,高妖僧。高家还真出人呢。”

    ……卿本平凡

    “那个十字教的教士,每天都说世界末日要来到,信天主保平安。也被抓了。”

    “白袍的不是明教的么,怎么也被抓了。”

    “明教也说世界末日。”

    “我们那边就有明教的,去年好多人闹世界末日的时候我还问过他们,他们解释说明教不讲世界末日。他们是说光明世界要摧毁黑暗世界。”

    ……

    “还有真神教的。他们怎么也被捆来?”

    “哦,牌子上写,不吃蒙古人杀的牛羊,是大罪。”

    这一大队人走街串巷,每到一处都引发了一阵争论。在提供话题的时候,有群众和小孩子就忍不住捡了东西丢他们。这帮人只能忍受,倒是几个没忍住的冲着丢东西人发狠,官兵上来兜头盖脸的就是几鞭子,登时打掉了他们的嚣张气焰,更是逗得大伙哈哈大笑起来。

    游街三天,就开始公审。京兆尹廉希宪接受郝仁万户的建议,这次公审倒也不至于真的要把这帮人如何。只是通过羞辱的方式让百姓知道宣传世界末日是个啥下场。所以整个审判是娱乐性大大高过威慑性的。

    “高和尚,这文书可是你画押的?”官员大声问道。

    “是。”高和尚赌气般的答道。

    “文书上写,你赌咒发誓,大元至元二年,世界要完。只要领了你手抄的经文,就能安然无恙。可是真的?”

    不等高和尚说话,下面听审判的百姓已经哄笑起来。虽然在大元至元元年的时候,他们当中90%以上的人都被各种世界末日的说法吓得不轻,到了大元至元三年正月二十三日,他们就带着愉悦和自信的心情对那些世纪末日贩子嘲笑起来。台下有些人更是又向高和尚扔出了几个小石子,于是气氛便更加活跃了。

    事实再次,高和尚也没办法辩解。而京兆尹廉希宪本来就下令不要伤他们性命,审判很快就给了结论。高和尚被当众掌嘴二十,并且处以三天枷刑示众。

    仁波切、妖僧、妖道、教士,凡是贩卖世界末日的都被教训一番,当众大大折损他们的面子,然后当众掌嘴二十,处以三天枷刑示众。

    轮到明教,情况就有点不同。明教教众被抓的理由是他们公然通过宗教宣布善恶对决要毁掉现在的世界,因为现在的世界被黑暗统治。

    虽然这帮人并无宣传世界末日,制造恐慌以谋取利益。但是大元当政,哪里会允许这种污蔑大元的存在。这些人的处罚就比较重,每个人先被抽二十鞭子。

    最后的就是真神教。这帮人是太子真金下令严惩的。廉希宪自然是非常上心。这帮人的罪行最初的时候百姓理解不了,蒙古人也没宣传这些人的宗教。只是告知百姓,卖牛羊肉的都是一样的。蒙古人杀的牛羊肉可以不卖,却不能说不干净。而真神教的之所以这样,就是乱说话。在大元,乱说话有罪!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