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做塞王 > 第一百八十九一章 就是干!

第一百八十九一章 就是干!

作品:回到明朝做塞王 作者:梁公卓如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这名小旗官“啊!”地惨叫了一声,扑到在地上,疼得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按照军队不成文的规定,队友倒在你的跟前你必须去救,否则就会一辈子被人鄙视,别想在军队里混下去,你不救别人,等你倒在了地上,也不会有人救你。

    但这也得分时候,在这个全军冲锋的紧要关头,前锋营的将士们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冲上去,撕碎敌军的军阵,至于一两个队友倒在了他们身边,不好意思,自求多福,既然入了前锋营,就应该清楚这里的规矩,冲锋陷阵都是一刹那的事情,稍微一耽误就有可能陷入苦战甚至打败而归,这个时候谁还有心思管你。

    其余前锋营的将士像是没有看见这名小旗官受伤一样,纷纷从他身上跨过去,挥舞着兵器继续进攻,个别粗心大意的士兵根本没有看到地上躺着个人,甚至是看到了还以为他死了,直接一脚踩了上去,心无杂念的向前冲锋。

    这名小旗官被箭射了还不算,还要被队友踩,吃痛不已,为了不躺在这里影响大家冲锋,也为了自己不被队友踩死,这名小旗官挣扎着打了两个滚,滚到了壕沟里面,登时被摔了个七荤八素,在里面等待着队友的救援。

    “弟兄们!杀啊!你们当初通过层层选拔来到前锋营不就是为了今天吗?证明自己的时候到了,证明你们是肃国最勇猛的战士的时候到了!”冲在最前面的一名明军千户挥舞着双刀大叫着,他是王虎臣的得力部下,名叫张国栋,这次也是向王虎臣主动请缨担任先锋营里的先锋,誓要拿下这破营拔寨的第一功劳。

    转眼之间,张国栋已经率领着上百名部下冲到了石墙跟前,由于没有想到敌军会来这么一手,他们没有准备爬墙的器械。这道石墙足有一丈多高,而且墙壁外面很光滑,没有下手和下脚的地方。

    没有梯子,只能堆人梯了。好在这道石墙是敌军仓促建造的,无法堆太高,两个人叠起来,应该就可以够到了。

    “快!第一排给我蹲下!”张国栋一边用盾牌遮挡着敌方射来的箭矢,一边急躁的大声命令道。以目前这个距离,敌军应该算是抵近射击了,虽然有铁盾牌挡着,但是如此近的距离射过来的密集箭矢还是震得人手臂发麻。

    第一排前锋营的明军不暇多想,立即蹲在石墙跟前,双手撑在墙上,好让后面的队友借着自己的肩膀爬上去。

    这个时候,就没有办法拿盾牌了,回鹘军的士兵也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了明军的意图,纷纷掏出强弓硬弩冲着第一排的明军士兵抵近射击。明军处于一个被半圆形的石墙包围的圈子里,可以说是三面临敌,不管是正面,还有两翼的敌军都可以对他们进行交叉射击,因此十分的难受。

    如此近的距离的攻击下,回鹘军的一排箭下来,第一排的士兵基本没有活口。

    “放箭!快放箭!把手里的箭都给老子射光!”张国栋见到此等情景,气得目眦欲裂,这天杀的回鹘军,等老子越过这个石墙,非要把你们杀个鸡飞狗跳不可。

    肃国和哈密的弓箭手趁着回鹘军的士兵换箭矢的空档,纷纷扯开自己手里的硬弓朝着石墙上射去。虽然有石墙的保护,但是这么近的距离下,这些神箭手们还是给敌军造成了十分严重的杀伤。

    一名回鹘军弓箭手刚刚俯下身杀死了一名明军的士兵,还没来得及抽回身子来,就被明军的弓箭手射中,一头栽了下去。但是他的位置瞬间又有人顶替了他的位置,继续对明军发射着一支支地利箭。

    “那边!射那边的弓箭手!”负责保卫石墙的回鹘军万夫长一脸焦急的大喝道。这群怂货难道都是瞎子吗?没看到那边的弓箭手们威胁比较大吗?

    回鹘军的弓箭手们立即开始了和明军的弓箭手们对射,一时箭雨交错,互有伤亡。

    “大哥,我的箭壶里没箭了!”一名明军的弓箭手冲着他的小旗官大喊道。这名士兵和这位小旗官其实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军队里大家都是以兄弟相称,借此来增进感情。

    “你他妈怎么不省着点用?”那名小旗官恨铁不成钢地白了他一眼,虎着脸大骂道,这他妈才多大一会儿,你小子就把箭矢用光了,也太败家了吧。说罢,抽出几支利箭,给他递过去。

    “千户大人不是让我们都将箭射光吗?”这名士兵伸出右手接过箭支,一脸不解的问道。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超额完成了上级交待的任务,怎么还落了不好呢?

    就在这时,“嗖!”地一声,一支利箭袭来,射穿了这名明军士兵的脖子,这名明军士兵还没来的及将刚从长官那里拿到的箭矢放到箭壶里,就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瞪着大大的眼睛,一脸不甘心和难以置信的表情就永远的僵在了那里。

    “二雷!”虽说那名小旗官上了不少次战场,也见惯了这种血腥的场面,但是亲眼看着自己刚刚还好好的好兄弟就倒在了那里,心中还是难免一动。昨天晚上还在一起烤肉喝酒,今天就永远的分别了。

    看着自己的二雷兄弟手里紧紧地握着射穿他脖子的那支利箭还躺在那里不停地抽搐,鲜血不停地从他的嘴里和脖子里冒出来,眼神是那么的惊恐、无助与不甘,就像是沉溺在茫茫大海里的人望着不远处的救生船一样,这名明军的小旗官内心不由自主地“腾!”地一阵火起,骂了句你爷爷的,顺手扯出自己箭壶里的利箭,刷刷刷地向敌军连射了三支连珠箭。

    那名射死明军士兵的回鹘弓箭手见自己一箭正中靶心,心中十分得意,正想着趁热打铁,射死他旁边的那位军官打扮的明军,却不想看见一直利箭正冲着自己的额头飞过来。那名回鹘军弓箭手大吃一惊,下意识地想要歪头躲避,但已经来不及,被这支箭贯穿眉心,直直地摔了下去!

    前方的战事胶着,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大明将士伤亡,这让站在后方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朱楧心头大为窝火,这些士兵也都是他费劲心思,花了大价钱培养出来的勇士啊,怎么能白白的死在这里,一挥手叫过来一个传令兵,虎着脸喝道:“去告诉李勉,如果他的火器营再压制不住敌军的火力,本王剥了他的皮!”

    这名传令兵被朱楧这暴怒的样子吓了一跳,浑身抖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冲朱楧行了一个军礼,立马扭头跑开了。

    负责指挥火器营的右将军李勉此时也很着急,其实以他的眼光看来,朱楧下达进攻的命令下的有点早了,自己这边的炮火准备还没有完全做充分,石墙还没有被严重破坏。这个时候前锋营冲过去肯定是要有麻烦的,而现在王虎臣和回鹘人离得这么近,自己手里的大炮已经分不出敌我了,这个时候不敢贸然开炮,万一误伤了友军,是一件很打击士气的行为。

    但他也不敢说什么,这毕竟是王爷下达的命令,说不定他有更深一层的考虑呢,毕竟这位王爷也是个心思深沉之人。

    接到这位传令兵的命令之后,李勉心中的杀气被噌地一声激发了出来,一张可以说是丑陋的脸被体内的血气涨的通红,冲着那名传令兵吼道:“你去告诉殿下,我要是压制不住鞑子的火力,用不着他来收拾我,我自己把脑袋拧下来去见他!”

    这名传令兵又被吓了一跳,心想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连着被怼了两次了,不过在这千钧一发,血肉横飞的战场之上,每个置身其中的人心中都不免有一股火气,冲着李勉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大声说道:“请左将军放心!小人一定把左将军的话带到,同时预祝左将军能够成功!”说完,转身跑开,去向朱楧复命去了。

    李勉没时间跟那名传令兵客套,抬着眼睛望了望前方的形势,十分的不乐观,先不说那道石墙给明军造成了多么大的麻烦,单说石墙附近还有不少没有清理的箭楼和敌台,回鹘的弓箭手可以很舒服的站在上面,向明军和哈密军发射一支又一支利箭。

    明朝初年的大炮没有那么犀利,朱楧携带的炮弹也不是特别充足,无法做到覆盖轰炸,将所有的障碍物全都炸平了再进攻,只能以炮火为掩护,边打边炸。

    李勉最后看了一眼战场上的形势,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色瞬间铁青了下来,一看就是刚才下了很大的决心,转过脸对自己的副手马德明喝道:“你指挥大将军炮继续轰敌军的敌台和箭楼,我带着铁臼炮和抬枪去前面!”

    前面当然是很危险的,李勉的副手马德明听到自己的顶头上司说这句话,心下吃了一惊,立即斩钉截铁的否决道:“不行!你是火器营主将,堂堂正一品左将军,万一要是有个什么闪失,那就是张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要去也是我去!”

    李勉的脸刷地一下子拉了下来,瞪着一双牛眼盯着马德明,就像是人家欠他钱似的,虎着脸喝道:“你少废话!要是再压制不住鞑子的火力,殿下砍的可是我的脑袋,我宁愿战死沙场,也不愿意死在作战不力的罪名之下!”

    到底是在战场上一步一个坑杀出来的正一品左将军,军人的荣誉感比谁都强。

    马德明一时愣在了那里,说实话他仍然认为身为一品武将的李勉亲自到前线很危险,但是李勉的心情他颇能理解,换做是他他也会这么做,当即不再反驳,抿了抿嘴,一脸语重心长地说道:“那你小心点。”

    李勉知道自己这位相交多年的老兄弟心里是为了他还,同样抿着嘴,十分感动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就鞑子那两下子还奈何不了我。这里就交给你了。”

    随即不再跟马德明客套,因为没时间,转身冲着火器营的将士们喝道:“小型铁臼炮手,抬枪手跟我走,其余人留在这里听马副将的指挥!”

    明军不愧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听到长官的命令后,没有一个人有废话,也没有一个人有多余的动作,纷纷将自己手里的家伙收拾好,整齐有序的跟着李勉上了前线。

    小型的铁臼炮可以越过回鹘军阵前的石墙,将炮弹打到回鹘军的阵地上,对石墙后面的回鹘军造成杀伤,使得他们守卫石墙的兵力难以为继,间接帮助前锋营突破围墙。抬枪的作用就更明显了,可以直接瞄准石墙上面的回鹘军进行射击。由于回鹘军站在一丈多高的石墙之上,抬枪还是很容易将他们和墙下面的友军区别开的,只要冲着上面打就行了,最多是手臭打飞了,不会出现误伤友军的现象。

    然而,小型的铁臼炮射程很近,只有几十步,这个距离弓箭也可以够得着了,所以马德明会认为这么多很危险。

    但此时李勉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只能硬着头皮愣上了,为了确保安全,他还带了一些战车和盾牌兵做保护,就直接将小型铁臼炮和抬枪的阵地按到了敌军的射程之内。

    其实抬枪的射程很远,至少有一百步,比弓箭要远很多,但在那么远的距离之下,准头真的就不好说了,打到哪都有可能,因此还是近一点靠谱,几十步的距离之内,抬枪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穿着盔甲都没用。

    “快!就这!把炮和枪都架起来!”李勉看准了距离,指着一片小树林大声说道。借着小树林作掩护可以抵挡住不少回鹘军射来的箭矢,而只要调整好角度,自己这边的射界基本上不会受到影响。

    这些明军的火器手也都是一些老炮儿,一看李勉选的这个地方就知道自己跟对了人,若是跟了一个只会无脑冲锋的长官,那自己怕是马上就会成为肃国的英雄了,一个个地立即进入阵地,自顾自地找好自己的位置,架枪的架枪,架炮的架炮,忙的不亦乐乎。

    他们大多数人都是选择靠着一棵树来建立自己的阵地,这样这颗小树就可以为他们遮挡来自侧翼的攻击,还会让人很有安全感,军心大定。

    盾牌兵和战车兵立即顶到前面,将基本没有披甲的火器手遮挡在自己坚硬的外壳里面,其实绝大部分战车都被征用到第一线用来抵挡回鹘军如下雨般的利箭,李勉这里只找到了很少的战车,还都集中在他这个一品将军的身边。小兵们的防护,基本上都是靠着盾牌兵来解决的。

    明军的盾牌兵和火器兵配合的很有章法,两名盾牌兵负责保护一组火器兵,将抬枪或者小型铁臼炮的炮管从两个盾牌的缝隙里伸出去打击敌人,其余人都躲在盾牌后面,很像后世的碉堡,人躲在里面,只留一个小口来打击敌军,对步兵的威胁相当大。

    早有眼尖的回鹘军士兵看见不远处的小树林里明军有异动,一名士兵指着正在小树林里架枪架炮的明军对着身边的一个千夫长大声说道:“大人,你看!”

    那名回鹘军的千夫长顺着这位小兵手指指着的方向一看,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我滴个乖乖,这要是让他们搞起来,自己这边可就要吃大亏了,立即用战刀指着小树林的方向,大喊大叫道:“那边,向那边射击,那边有威胁!万夫长!”

    随着他的这一声高喊,不少回鹘军弓箭手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那边,尤其是那名万夫长,顺着这么千夫长的手势一看,同样惊得菊花一紧,立即扯着嗓子大骂道:“都他妈愣着干什么?放箭!快冲那里放箭!”

    回鹘军的弓箭手这才反应过来,不少人拉起强弓硬弩,冲着小树林内还在架枪架炮的明军一顿招呼,还有传令兵挥着自己手里显眼的红旗,指示箭楼上的弓箭手优先攻击小树林里的明军。

    “当当当当!”地几声脆响传来,是一排利箭撞到明军铁制盾牌上发出的声音,十分悦耳动听,久经沙场的明军对此早已熟悉不过,不再感到害怕,反而尽情享受起来。

    “快点!敌人发现我们了!”火器营的一名千户拔起落在脚边泥土里的一直利箭,顺手仍在一边,站起身来,心急火燎的督促着手下道。

    就在这时候,只听“咔嚓”一声,随后又是“嗖!”地一声,一直利箭从斜上方射下来,直直地插入他的肩膀中。

    这名千户虽然身经百战,但饶是如此,在不经意间跟死神打交道时,还是被吓了一跳,本想本能地“啊!”地惨呼一声,却猛然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定盯一看才发现这支利箭没有穿破自己肩头上的盔甲,否则自己的这条胳膊算是要不成了。

    这位千户看了看刚刚掉下来的一根断了的细小树枝,再联想起刚才的“咔嚓”声,终于明白了是这根树枝兄为他挡了一下。

    千户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一座箭台,扭过身去指着箭台向李勉喊道:“将军,他们发现我们了。”

    “那就赶紧行动。”李勉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似乎对这件事好不在意,亦或者是早就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躲在小树林里的明军听到长官的命令,纷纷加紧行动,同时用红旗向后面的火器营发信号,让他们打掉威胁到自己的那个箭楼。

    “铁臼炮,目标石墙后面的鞑子阵地;抬枪,目标石墙上面的鞑子弓箭手。放!”眼见手下的人准备的差不多了,李勉虎目一扫敌军的阵地,沉着果断而不失威严地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咚咚咚!”地几声闷响,小树林里的铁臼炮和抬枪一齐开火了。铁臼炮弹纷纷绕过石墙,打到回鹘军阵地的腹地,至于效果怎么样,明军就看不见了,他们的任务是只管将炮弹送出去,打到谁算谁?

    抬枪的轰鸣则对石墙上的回鹘军造成了很大的威胁,本来他们仗着地利,在与明军的对射中占着优势,但这一排抬枪过来,顿时有不少士兵身上被打了个大血窟窿,纷纷从石墙上栽了下来,救都没法救。

    “快!铁盾牌!挡住那个方向的明军!”一名回鹘军的百夫长见自己的两个手下瞬间被明军的抬枪打倒,其中一个脖子还被打下来半块,立即着急忙慌的命令道。抬枪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不管怎么样,他都不敢直面这种威胁。

    几个拿着铁盾牌的回鹘军士兵纷纷赶来,想要遮蔽住抬枪射过来的方向。就在这时,只听“咚!”地一声,一枚铁臼炮的铅弹砸到了一名回鹘盾牌兵的脑袋上,登时将那名盾牌兵砸的脑浆迸裂,死的不能再死了。

    剩下的几名盾牌兵顾不上替他默哀,看都没看这个倒下的队友,拿着盾牌就向石墙的方向赶去。

    “这里,挡住这个方向!”那名回鹘军的百夫长指着小树林的方向大声喊道。话音刚落,一直利箭破空而过,射穿了他的脖子。这名回鹘军的百夫长浑身抽搐了一下,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似乎是想不到自己会这样死去,瞪着一双不甘的大眼睛,直直地倒了下去。

    回鹘军的盾牌兵顾不上理会他,自顾自地拿着盾牌冲到石墙上面,挡住明军抬枪的轰击,不过抬枪的威力实在是太大,只有铁制的盾牌才能挡得住,其他的盾牌被枪子碰到就会钻一个窟窿。

    由于大量的盾牌兵冲到了前面,致使攻击明军的弓箭手数量减少,回鹘的火力被暂时压制了下来。

    冲在最前面的千户张国栋见此情景十分感奋,认为攻破石墙的机会终于来了,挥着刀对自己的手下命令道:“快!接着堆人墙,冲上去!”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