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我的背后是地球 > 第394章 红梅

第394章 红梅

作品:我的背后是地球 作者:白色的橙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陈行从身上掏出了一条项链。

    项链看上去十分古朴,上面串着四颗狰狞的苍白獠牙,看上去就好像是野蛮部落才会佩戴的饰品。剽悍当中透着一丝神秘。

    正是史高飞的“天狗项链”。

    “那么问题就来了。”陈行手中把玩着项链,道:“为什么干脆不自己使用这项链,岂不是更方便。”

    史高飞看了陈行和知机一眼,道:“虽然不知道你觉醒的天赋是什么,但是显然不是嗅觉灵敏的那种。而旁边这位虽然觉醒的是大熊猫天赋,也算是嗅觉出众的动物,但是你这位朋友貌似没有怎么锻炼这个隐藏天赋吧?”

    “这个‘天狗之猎’的技能使用之后,先是需要依靠自身嗅觉,从无数气味分子当中锁定目标,然后在通过空气当中的残留进行追踪。恕我直言,如果是你的朋友来使用的话,基本超过一定距离就无法继续追踪了。”

    “更何况你们身上所能佩戴的特殊物品数量都是有限的,基本上一个人只能带两件特殊物品罢了。你们如果带上这天狗项链,遇上李牧的时候可就要以不完全的状态迎战了,不如交给我来使用。”

    史高飞面色严肃,语气诚恳:“请相信我,我不是想耍任何心机。我只是想当面找到李牧,问一问他为什么背叛我。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让他死!”

    史高飞说到最后四个字的时候,语气平淡,听不出丝毫波澜。但是陈行却是能从中感受到他的恨意。

    显然,这个家伙之前将自己的一切都托付给李牧,遭到的却是无情的背叛和抛弃。换做是谁,都无法接受,都会心怀憎恨。

    而史高飞这种情况,正是从一个极端到另外一个极端的典型。

    陈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给知机递了一个眼色,然后将项链扔给了史高飞。

    “谢谢!”

    史高飞因为四肢尽断,只能坐在地上。道:“施展‘天狗之猎’,需要以气味源为引。原本我是可以直接锁定到李牧的,但是因为这项链离了我的身,所以想要重新锁定他的话,还需要拥有他气味的物品才行......这样的气味源越多越好,气味越浓越好。”

    “你会得到充足的气味源......这几天你就先好好的休息,恢复一下伤势,毕竟接下来要跑的路,可会很长。”

    ......

    ......

    四天后。

    武当山下。

    丐帮购置的宅院里。

    知机背着木箱子,陈行站在旁边。

    桌面上,摆放枕头、床单、被子以及一些其他的日用品。这些都是当初在元大都的时候,李牧使用过物品。

    史高飞戴着天狗项链,低头在这些物品上面挨个嗅过,然后面色有些凝重,道:“这些东西都被清洗晾晒过,而且放置的时间太久,上面李牧的气味已经淡到微不可闻......虽然也能够施展技能进行追踪,但是恐怕效果不是太好。”

    “那你再试试这个吧。”陈行眯了眯眼睛,拍了拍手。

    房门打开,陈友谅抱着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东西进来,放在了桌子上。

    陈行挥手让他出去,然后一层一层揭开了包裹的缠绕。

    解到最后,一下子便闻到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充盈在整个房间里面。

    这包裹里面,赫然是一具已经开始腐烂的婴儿尸体。而且从大小来看,还是那种未出生的死婴!

    “李牧在元大都的时候,四处留情,元朝皇帝的妃子被他祸害了个遍。而这个家伙自然不可能做什么安全措施,所以有一个妃子不幸中标,怀了孽种。”

    陈行淡淡道:“这名妃子自然是十分惊恐,在发现自己怀有身孕之后,犹豫了两个月,还是决定私底下将这孽种处理掉,强行打胎,埋在了宫苑的花园里,不过却还是被元皇帝发现,直接赐死。”

    陈行指着那死婴道:“说起来,这还算是李牧的儿子,不知道能不能为你所用?”

    “没有什么比血脉至亲之间的牵引更牢固的东西了。”

    史高飞低下头,不顾那腐烂死婴身上的恶臭,仔细深嗅,几秒钟之后抬起头来,走出房门外,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露出一个难以形容的笑容:“天狗之猎已经启动,目标锁定......他在西方!”

    ......

    ......

    红梅山庄。

    今年的冬似乎格外严寒,甚至于连山庄里面的红梅,都尽数被冻死了。

    原本的朱武连环庄,现如今已经名存实亡。

    朱长龄死了,武烈死了,朱九真也死了。

    卫壁当初在李牧的一番殴打之下,虽说是保住了一条性命,但是却因连续受伤,外加这西域天寒地冻,从而染了风寒肺痨,终日卧床起身不得。

    但是相比之下,比他更惨的,是武青婴。

    烛火通明的房间当中,武青婴呈“大”字状被绑在床上,赤身果体,身上不着片缕。

    淡黄的烛光洒在她白皙的皮肤上面,却见到遍布粗目惊心的伤痕。

    鞭痕,勒痕,蜡痕......还有一些其他不可言说的痕迹。

    武青婴仰躺在那里,目光呆滞无神。天知道她这些天究竟受到了怎样的折磨。

    吱呀。

    房门开了。

    武青婴的身体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但是紧接着如同一团死肉一般,动也不动。

    来者反手关上了房门,然后走到床边。什么话也不说,就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骑在了武青婴的身上,开始耸动起来。

    “怎么不叫了?之前你不是叫的挺欢吗?”

    ......

    “怎么,还想着陈行那个家伙帮你出头?”

    ......

    “我想要干的女人,还没有一个逃出我的手掌心!”

    ......

    “贱人,当初是你帮陈行那个家伙送信的吧?我就说那天在花园里面怎么那么蹊跷......若不是你......”

    李牧快速的耸动着,整个床板都在剧烈的摇晃。

    对于这样的情况,武青婴早已习惯。因为她知道自己身上这个人,不过是把自己所遭受的不幸全部发泄在她的身上罢了。但是剧烈的疼痛还是让她下意识的叫了起来,声音都沙哑,仰面朝天,眼角流下泪痕湿透了下面的枕巾。

    李牧的兴致越来越高,面孔也越来越扭曲。眼看就要进一步达到那"gao chao",却突然面色大变,匆匆的从武青婴身体里面离开,操起了旁边桌子上的倚天剑,甚至来不及说上一句话就破门而出,一下子融进风雪当中见不到了踪影。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